_0x4478fc=''_第 22 部分阅读

得?鉴宁三雄则是他少年的写照,十年前他们发誓同生同死,十年后两人反目成仇,一人又要悄悄溜走,同样是理不清的沧桑,道不完的哀愁!
做出这样的决定对保良现在的生活,也将是一次重大的调整。他首先要放弃他在东富大酒店已经胜任愉快并已人脉成熟的工作,去寻找一个新的职位,还要在新的工作单位附近寻租一处合适的住房,之后还要落实雷雷转学的学校。学生转学据说比大人转业还要麻烦,但也必须转的,因为雷雷才是这次秘密迁徙的目的和理由。
决心即下,事不宜迟。保良决定下了夜班之后,先回家小睡一会儿,中午之前就出门去找工作。但在换好衣服尚未走出酒店专供职工出入的后门时,却被一个匆匆跑来的同事叫住。同事告诉他医院刚刚打来电话,说有急事让他马上过去一下。
保良有些慌,最先想到的可能又是姐姐病情恶化,或者医院做出什么重大治疗方案,需要亲属点头认可。他匆匆乘车赶往医院,赶到后看到省女子监狱的两位干警也赶过来了,才知道情况与所料完全不同。
姐姐死了。
保良哭了。
保良说我不信!
昨天下午,姐姐还那么清醒,还和他聊起了爸爸妈妈,还说想回老家看看,还说想去妈妈的墓地看看。保良走的时候她睡得十分平稳,呼吸均匀,怎么会一夜之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不幸?
但姐姐确实死了。
姐姐死于多种疾病并发,死于多个脏器衰竭。她昨日下午的忽然清醒,忽然大发思乡思亲之情,大体可用回光反照能够说明。何况姐姐昨天也确实说到了死亡,说到了她的后事,还说到了他们一家在天堂团聚的情景……
姐姐的离世,是保良一个梦的破碎,而姐姐反而显得鹤去如归。她可以到另一个世界去和母亲会合,那个世界也许就是姐姐昨天向往的仙境。而那个仙境在保良的想象当中,则更像一个炊烟袅袅的俗世,充满了人间的笑声。
医生们带着保良去了太平间,在那里保良见到了姐姐。姐姐的遗容平静安详,仿佛灵魂真的往去了极乐之乡。姐姐安详的时候和母亲很像很像,让保良那一刻充满了回顾与遐想。他没有放声大哭,只是含了清澈的眼泪,心里默默地向姐姐保证,一定要让雷雷好好成长。
据医生描述,姐姐死前出现过昏迷,昏迷前的痛苦比较短暂,昏迷后一直到医生放弃抢救宣告死亡,历时三个小时。其间姐姐没有苏醒,没有遗言。
也就是说,前一天下午姐姐关于想见母亲,想回老家看看的那些呢喃,就是她最后的遗言。
整整一个上午,保良都在医院处理姐姐的后事,又与女监的民警商量了丧事的安排。他的悲伤已经能够退守于灵魂的深处,而肉体表面的哀恸则隐忍不显。
下午离开医院,保良先给酒店行政俱乐部打了一个电话,找乔小鸥询问早上送雷雷上学的情形。想到雷雷保良的悲痛似乎被强烈诱发,这个失去母亲的孩子,在保良心里,竟是那么楚楚可怜。
乔小鸥刚刚上班,尚未交接工作,从电话中她听出保良话里的哽咽,不由诧异地先问保良:“保良你怎么了,是不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
“没有。”保良在街边的电话亭里,竭力让自己的呼吸平定,他说,“雷雷的妈妈死了。雷雷没事,雷雷不是你早上送到学校去的吗,他现在大概还没下课。”
乔小鸥似乎更加诧异:“没有啊,我早上去你家没有接到雷雷,听楼下的邻居说雷雷是让另一个女的接走的。你是不是同时托了两个人?”
保良惊住,立刻感觉不妙:“没有啊!什么样的女的,她把雷雷。接哪儿去了?”“不知道。我没见到那个女的,我还以为你又托了另外的人呢……”乔小鸥的话还没说完,保良已经扔了电话,冲出电话亭,冲到马路中央,拦了一辆出租车,向雷雷的学校奔去。
雷雷果然不在学校,班主任老师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