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 29 部分阅读

周铖给他倒了满杯雪碧,吃你的。
吃完火锅,周铖和小疯子组织服务员们去筹备明天的各项事宜,什么彩带啊,红包啊,鞭炮啊,诸如此类。我插不上手,便拉着花花到天台透气。
新店是个独门独栋的三层小楼,天台干净宽敞,租房的时候周铖就说这地方不错,将来可以弄个暖房养花养草什么的。小疯子不干,偏要露天烧烤。我觉得不用那么复杂,大夏天的,吹风乘凉多好。花花没发表意见,只是第二天这里就多了四把躺椅。
初夏已经有些热了,乍一离开空调房,额头便出了层薄汗。
我随意挑了把椅子躺下来,任由小风吹拂,没多久,汗便消了,只剩下舒坦。
花花躺在旁边,安静地看着天空。
我也学他那样
,仰望。
电视和小说里总会出现那样的台词:你看,这个云彩像不像牛?你看,那个云彩像不像羊?其实云彩就是云彩,天空就是天空,纯粹的白,纯粹的蓝,
广阔,无垠。
一阵风吹过,我轻轻闭上眼,觉得浑身轻松,仿佛自己也要化成一缕风。
以前想追求的东西很多,金钱,名望,美女……可绕了一大圈才发现,世间最美丽的景象,就是这夏日里若有若无的几丝凉风。
就是,此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