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 42 部分阅读

不来?”掏出手机再次拔号,心跳慌促,额上泌出了汗珠。
治安员叫着:“都上车。”一个人说:“我的单车怎么办?”治安员说:“放心,我们会给你们拉过去的。”红T恤的最先扭上,其它依贯而上,张永弟眼睛直往人群看,剩他最后一个,干警说:“快点上。”张永弟的脚步一踏车门,传来了期盼声音:“永哥。”
吕银凤拿着两证走上前,她一套黑裙,美妙身材和雪白的肌肤恰如其分的展示出,娇艳的面庞自然引得众人心底暗赞,张永弟连忙说:“我的暂住证拿来了。”干警接过对着张永弟看,又对银凤说:“你的暂住证?”她又拿出本人的来,对比后,还给说:“你们可以走了。”张永弟欣喜的牵上她的手,轻拍着她脸说:“走吧。”这动作不知引了多少人的羡慕?吕银凤心一喜,笑逐颜开。
扭头见到警车走了,张永弟松气说:“你再来晚一点,我就完了。”吕银凤笑摇着手说:“那你想怎么打算报答我呀?”张永弟才记起牵着她的手,轻松掉笑说:“你说吧?”吕银凤说:“那就陪我逛街,你不是让我买睡衣么?”跟女人逛街,张永弟头大,见她欣喜样,又不忍心拒绝,点头默许。
走过一家职业介绍所,大门外都立着各种招聘信息的木架子,许多人都在围看。出门打工,见最多的就是职业介绍所的传单,但有好多职业介绍所多数都是骗人为主,要去也要去那种一个星期举办三次现场招聘会的,一张月卡也就十五块。对于要求放三五十块钱押金的,绝对不要理它,它介绍的一定是烂厂,加班时间长,伙食极差,多数人都是顶不住一个星期就会自离。
吕银凤指着说:“唉,这么多人又要被骗了,永哥,听说勇唐的职业介绍所一个月可以骗几万块钱,是不是呀?”
勇唐只有一家职业介绍,不是正规的,是陈军罩的,它的欺骗性相对小一些,只需填表费十块,如果介绍进厂后,干满两个星期觉得可以,就再付五十至一百的介绍费,不行,就走人,一般找工的人谁也不会去在意这十块钱。
张永弟点头说:“权哥是这样说过。”
职业介绍所隔壁是一家相馆,吕银凤又说:“永哥,去照相吧?”张永弟摇头说:“我不上相的,不照了。”吕银凤拖着进去说:“照两张嘛?只要对着镜头喊茄子就行了。”张永弟说:“我真的不想照。”吕银凤嗔乞说:“朋友照张相留念都不行么,永哥?”张永弟沉默,老板迎上来说:“两位男才女貌,珠连璧合,一定是非常上像
的,先生,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真是幸福!”张永弟刚一开口:“她……”吕银凤抢断说:“老板,快点来帮我们照。”
走进,见到白色的婚纱时,吕银凤轻摸着感叹说:“能穿上这个跟自己心爱的男人结婚,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又一声叹息,继续说:“对我们而言,也许只是一个洁白的虚梦。”眼眸的向往,失落,哀怨尽收张永弟眼底,心底泛起无奈的怜悯酸味,不知如何安慰?
老板走进来见着,笑说:“是想要照婚妙照吗?我们还可以配歌,帮你们制作成光盘……”张永弟打断说:“不需要,就随便照两张。”感觉进来就是一个错误,老板听这语气不对,终于看出点异样,说:“那你们挑景吧?”
两人并肩照了两个镜头后,老板心说:“跟这么靓的女孩子照,也不笑,都不知道他怎么想?”吕银凤伸手侧抱,张永弟一惊,欲挣脱的低声说:“不行。”吕银凤仰头哀求说:“永哥……”见她眼眸蒙上水气,神情楚楚可怜,心便软了,她连摆三个镜头后便说:“再照最后一张,永哥,你抱住我吧?”说这话时,眼睛却望向那婚纱,张永弟也望过去,不再说话,而是从背后温柔的搂住她,低声说:“一起喊茄子。”吕银凤真心说:“谢谢你,永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