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 10 部分阅读

撸凳且郧暗囊桓鲂∶妹茫炖腈的此贡冉瞎郧杀痉忠簿痛鹩恕?br />
只是意外的到来总是让你措手不及。
就在宫殿完工的一个月后,因为宫殿里还有一些重要的东西没有安置好,音儿和离殇姬出去购买,理应是黄昏时分就回来的两个人到了第二日中午都不见踪影。
徐离娴宁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头,不说音儿,单说离殇姬也没几个人能够动他,当初如果徐离娴宁不是钻了小空子也不一定能在自身中毒的情况下将他收为镜衣。
她马上派人出去找,一个时辰以后一个下人回来说是在野外发现了晕倒在地的离殇姬,音儿不见踪影。
“阿左,你去调查一下发生了什么。”徐离娴宁沉着脸说道。
Chpter47。离殇琉
“阿宁,似乎离殇家族还有末裔。”从外面风尘仆仆回来的左彬以表情很是严肃,他一贯冰冷的脸上能够看到严肃也就说明这一次的事情非常的不同寻常。
那时候已经是黄昏了,徐离娴宁和他再去看了一下仍处于昏迷状态的离殇姬。
约莫晚上十点的时候,一封上面纹有红色流纹的信封突然出现在客厅的矮桌上,最先发现的是那个跟着他们一起来的小侍女,音儿的妹妹,新罗。
明天上午十点,无心禅寺院后山的小树林。
徐离娴宁和左彬以对望一眼,都看懂了对方眼里的意思。
“新罗今天的事谁也不要告诉,你只当做什么也不知道,明白吗?”名为新罗的小侍女怯怯的点头。
第二天。
“音儿怎么样了?”徐离娴宁和左彬以一到达就发现那里站着一个人,一身黑风衣,看个子和身材就知道是个女生,但是两人没有大意。
女子转过身来,再熟悉不过的面孔。
“奚珠?”徐离娴宁惊呼一声。随即摇摇头,虽然很像,但不是奚珠那样的温婉如水的模样,而且那个女子的眼瞳是红色的。
女子的脸上闪过一瞬的疑惑,不过很快脸上就荡起了邪笑和仇恨,“那个侍女在我手上,可是我不会把她交还给你,因为你今天会死在这里。”
女子话声一落,四周瞬间涌起一批黑衣人手持利器向他们袭来,两侧的树上也不时飞下来几个飞镖,丝丝的声音,似乎还有什么异样的东西在靠近。
徐离娴宁红色瞳孔显现出来,她眼色一凝,所有接近两人的黑衣人都倒地不动了,暗器也断成两截,她愤怒的望向陌生的女子。
“啊呀,公主殿下还有两下。”女子边说边从衣服里拿出一个小瓶子,打开塞子向空中撒去。
有过前车之鉴的徐离娴宁和左彬以被这小瓶子吸引了注意力,大叫一声:“小心!”然后捂住鼻子。
女子轻笑起来,嘴唇无声的动着:得逞了。
徐离娴宁疑惑的望着她,什么得逞了?然而来不及问,腿上传来的剧痛让她情不自禁的惨叫起来,她看向脚下,一只毒蛇正死咬着她脚腕处,看得见殷殷的血流出来,都是黑色的。
女子吹了吹口哨,毒蛇乖乖地松口朝着那女子爬过去。
徐离娴宁虚弱的将要倒在地,左彬以抱住了她。可恶,之前居然没有注意到还有一只蛇在靠近,明明听到了嘶嘶声。
就在这时候,那女子又拿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她打开瓶塞,朝着徐离娴宁的方向轻吹了一口气。
完全意识不到还有一招的左彬以吸入了那奇怪的气体,顿时浑身松软,没有力气再抱着徐离娴宁站立,他瘫坐在地但是将徐离娴宁抱得好好地。
“这个能够暂时抑制你体内的毒素,但是也能让你的小男宠虚软无力。准确的说,普通人闻了就会全身无力,而被蛇咬了的人可以抑制毒素。我可不想让你那么痛快的死去。”女子把手中的小瓶子摇了摇笑着对徐离娴宁说道。
“你是谁?为什么要置我于死地?”为什么你和奚珠那么像?她受不了一个陌生人顶着奚珠的脸对她说这样的话,不过如果真的是她也可能的吧,毕竟……她看了一眼抱着她的左彬以。
女子此刻已经背过身去,即将离开,“我是离殇琉,离殇家族的直系小姐。”
Chpter48。玉佩变红
一道光闪现,在女子离去了十几分钟后,万俟仑出现在两人面前。
此刻的徐离娴宁已经昏迷了过去。
他一眼就看到了徐离娴宁脚腕处的伤口,被毒蛇咬过后留下的两个孔还在不断向外面泛着黑血,眉间皱起,他质问一旁的左彬以:“左彬以你怎么搞的!居然让公主殿下受伤了,不过这个伤口也很可疑啊,按道理就算是毒蛇咬了,吸血鬼的自愈能力也可以将伤口复原哪……”
“这个之后在说,先把阿宁带回去,我现在浑身乏力只能由你来了。”左彬以把怀中的徐离娴宁托付给万俟仑后勉强的站起来走在前面。
“你们到底怎么了?以你们的能力不至于一个被毒蛇咬到一个浑身乏力啊。”万俟仑以公主抱的姿势抱起徐离娴宁,然后跟在左彬以的身后。
“被人阴了。不过你怎么会过来?”不是应该在另一个世界吗?
“我正在去学院的时候发现玉佩变红了就赶过来了,不过我不知道那两个人发现没有。”
“这次的事情似乎很严重。”左彬以回想起那个女人的话——
“我是离殇琉,离殇家族的直系小姐。”
“很有可能离殇家族还有人存活着。”
万俟仑听到这话很是惊讶,“还有人存活?除了离殇姬还有?”他清楚的看到走在前面的左彬以点了点头。之后两人谁也没说话,直到回到宫殿,对于此万俟仑也没问什么,成年了的子女在宫外生活很正常。
“公主殿下!”小侍女新罗第一时间发现了他们,她看到昏迷的徐离娴宁以及她脚腕处的伤口后惊讶的捂住嘴巴。
虽然徐离娴宁的脚腕处此时没有流血了,但是那伤口却很是触目惊心。
“新罗,快去通知上王这件事顺便带最好的治愈师过来。”
“是。”新罗应了一声就立马去行动了,这里离上王的宫殿并不远。
就在万俟仑把徐离娴宁放在她房间的床上的时候,司徒水泽和苏冀米也从一束光中出来了,玉佩的能力是将他们直接传输到主人所在的地方。
左彬以看到他们两个出现立马就说:“什么都别问,先治疗。”
片刻后新罗带着上王的亲信和最好的治愈师来了,左彬以示意治愈师来代替司徒水泽和苏冀米两人治愈,毕竟他是专业的。然后把万俟仑三人和上王的亲信叫道另一个房间内。
新罗递给左彬以那个信封。
“就在前几天,离殇姬和音儿外出时受到埋伏,音儿被拐走而离殇姬昏迷在地至今未醒。在昨天晚上,我和公主殿下受到了这个信封,我们就按照上面说的去赴约,结果被人暗算了。”左彬以简单的说明了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