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 7 部分阅读

李卫红看着江萍萍着急得样子,更是另一般的美丽,就故意逗她,慢慢的燃着了一支烟,悠闲的吸了两口。
“说啊,快点!急死人了!”
“嗯,那得有点表现吧,我舌干口渴的。”李卫红故意卖关子。
“好好好,”江萍萍忙着去泡茶倒水。
江萍萍用双手把水送到了李卫红的跟前。
“我不想喝这个水?太烫!”
江萍萍从李卫红的调皮的眼神中看出了丈夫的用意,就用拳头捣着李卫红说:“老不正经的,真坏,坏蛋!”然后,就和丈夫嘴对嘴的亲吻了一会儿。
“满意了吧,该接着说了吧!”
“好好好!既然婷婷在下班回的晚时,才发现此人,说明这个人一直在暗里跟踪婷婷,或是保护他,或是监视他,或是另有什么企图。婷婷的行踪他也掌握的很好,根据这些,我们不妨如此如此,他就没跑了。”
江萍萍听了丈夫的计策,高兴的夸奖说:“还是老公聪明!”说罢,又飞过去一个吻。
又一个月朗星稀的晚上。已经是10点多钟了,叶婷婷还在敲打着键盘算账,两只眼睛血红,打键盘的手指也在颤抖,但她还在继续着,必须把本月的帐结出来,明天职工还等着领工资呢?
收拾好之后,已经是晚上11点了。叶婷婷打着呵欠,下了楼,出了大门,看看街上,只有路灯眨巴着慵懒的眼睛,瞌睡人一般。几乎没有行人了,就放开脚步往回走,也顾不得回头。
就在叶婷婷下楼回家的这段过程中,李卫红和江萍萍隐藏在一个不易被人发觉的地方。
这天晚上,李卫红和江婷婷商量好,两个人来到那个监视叶婷婷的人经常出没的地方,躲在离这儿不远不近的一个拐角处,隐藏起来。他们提前就到了,他们知道今天是月底,叶婷婷肯定要晚回家的。到了晚上的9点半时分,那个人出现在离商城不远的地方,不时的抬眼望望四楼,然后就在原地来回走动。烟是一根接着一根,没有间断。一会儿抬眼望望四楼,一会儿低头看看底楼大门。李卫红想看看这人究竟长什么样子,可大檐帽低垂,把他的面全部遮住,只能看到头顶。他穿一身灰s的粗布大衣,和江萍萍叶婷婷她们看见的一样。
“就是这个人,和我见那个司机一模一样!”江萍萍趴在李卫红耳朵悄声说。
等到四楼灯熄了,这个人就匆匆向前走到离楼门不远处的一个卖货的亭子后边,躲藏起来。当叶婷婷走出大门时,他就探出了头,开始四处张望,并向前慢慢挪步,和叶婷婷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李卫红乘其注意力集中在叶婷婷身上的一瞬间,一个箭步冲上去,用两手紧紧搂住了这个人的腰和胳膊,然后紧紧抱离地面。这个人猛然,发现有人袭击,已经迟了。他被两只臂膊捆锁着抱起,脚离开了地,两只脚光踢腾,就是发不了力。此时,江萍萍已站在了他的面前,迅速地拿开了他头上的帽子。他昂起了头注目着萍萍,萍萍一眼就认出了他——宋子良。宋子良闷闷的说:“我知道迟早也会被你们发现的!没想到你们用这种方法!”江萍萍已哭出了声:
“哥,你咋成这样了?”
江萍萍也顾不得李卫红在眼前,就紧紧的抱着宋子良的腰,把头埋在宋子良的胸前,嚎啕大哭。
“我找你找的好苦啊!你咋回来也不说一声,你个木头!”
宋子良长长的泪,顺着脸爬下来,嘴唇哆嗦着,满脸抽搐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站在旁边的李卫红一下子懵了,木鸡般的呆呆看着,觉得有些尴尬,就假装咳嗽了两声,提醒他们说,这里还有个我呢?
“先回家再说吧!”李卫红说话了。
三人回到李卫红家,已经将近晚上12点了。江萍萍忙着找行李,开房间,为宋子良安排休息的地方。李卫红给他点燃了烟,倒好了一杯水。然后在电灯的光亮下,仔细的端详着宋子良,眼角的皱褶增添了不少,满面的灰尘,间或的油腻,两只失神的眼睛,几乎没一点光亮,穿一身破旧的帆布大衣,上面的水泥粉还在荡着尘埃。李卫红看看宋子良也没有大的变化,不同的地方就是额头上多了一块杏叶大的疤痕,是他身上唯一闪着亮光的地方,看上去苍老的多了。宋子良低着头,只顾吸烟,也不抬头看一眼李卫红,面部绷得紧紧得,严肃的怕人,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回答李卫红的问题。
“子良,冲个澡,休息吧!有啥话明天再说,好吗?”
“嗯”宋子良应了一声,就走进了洗澡间。
一夜无话,各自安歇。
第二十三章宋叶僵局
第二十三章宋叶僵局
第二天,宋子良早早起来,一个人坐在床上抽闷烟。江萍萍起得更早,院里家里早忙成了一堆。现在正在厨房做早饭。李卫红还在呼呼的睡觉。
吃完早饭,李卫红要去公司了:
“子良,你哪儿也不能去,先在这里住上几天,完后,我们再商量办法。等我回来!”李卫红说完就走出去了。
“嗯。”宋子良点了点头。
江萍萍真不知怎样才能把宋子良交给叶婷婷?别看婷婷还想着他,可他现在的这个样子,叶婷婷能接受的了吗?但不管如何也得想法把宋子良交给叶婷婷,让他们重归于好。于是,她来到了叶婷婷的办公室,见叶婷婷正忙着和一个女副经理商量事情,准备退出。
“萍萍,没事,先坐哪儿?我们一会儿就说完事了!是一点小事,不妨你也听听,帮助出个点子。”叶婷婷转了转沙皮椅子,“昨天晚上12点钟左右,有三个人撬开商城底楼,用刀子逼着收银台上的一个服务生,抢走了2000多元钱,还捅伤了一个保安。然后逃之夭夭,我已经报了案,至今没有结果。那个保安我已送医院了,只是伤了皮肤,没啥大事,住几天院就好了。我和乔经理正聊此事,看看以后怎样防范这种事情的再次发生!”
“昨晚,昨晚的事情,咋那么多呢?”江萍萍像是回答,又像是自言自语。
“怎么,昨晚还有其他事吗?”叶婷婷问。
“没有,没有,”江萍萍矢口否认。叶婷婷看到她心事重重的样子,和乔经理说了几句。乔经理打了招呼就出去了。
“萍萍,到底什么事,吞吞吐吐的?”别给她递水别问。
“其实,也没啥,不过你的有个思想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