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 14 部分阅读

我点着一支烟说:“跟你没有关系的,你要走也明天再走,你们都走了我都活不过今晚了。”
“我对你重要吗?”
“你自己觉得呢?”
“我觉得你对我的不是爱情。”
“那是什么?难道我把你当我女儿?”我一生气,一脚把桌子踢倒,说:“你别说了,我不想听。”我不知道哪里来的怒火。梅莓看我发火了,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样子的,就愣在那里,我把手机丢过去,说:“给一朵打个电话,问她到家了没有,号码在电话薄里面自己找。”说完我就在阳台上去,站在那里不想说话,一支一支地抽烟,抽得舌头都开始泛着苦味。梅莓不知道在屋子里都干什么,好半天才出来,说电话打了,她快到家了。梅莓说完又走开了。
一朵是我追求爱情的最后一根稻草,不抓住会被吹走,抓住会扯断……
我就在想着,难道一朵真的就愿意这样放弃?不给我最后一丝机会?我知道她说得有道理,她不希望拖累我,不管是精神上还是物质上,如果她真的再次病了,我又能忍受多长时间的那种痛苦?现实为什么这么残酷?我问着自己,我知道这些与爱情无关,可是它们还是撕裂了我的爱情。就像一朵告诉我的一样,我和梅莓在一起虽然没有不能确定的爱情,但绝对不会有那么大的痛苦在里面。可是我没有选择,我只能选择那根稻草。可是梅莓怎么办?并不能因为她这么说就以为她真心地愿意放弃,或者说不定她在给我将军在!
我头里面乱成一团麻,我走进来,看到梅莓正在给我泡着茶,我走过去,抱住她往床上一推,说:“我想Zuo爱!”
梅莓睁大眼睛说:“不要这样做,你会后悔的。你根本就不爱我。如果你要强迫,我是不会反抗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她一开口我就性趣全无,我说:“我该怎么办?”我抱住她,说:“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第七十章
梅莓说:“平时看你一副痞子像,不知道你还这看重感情。她真的狠心离开你?”
我点点头,一朵是个坚强的女孩,因为几次病痛早就让她的心能硬得像铁一样。也许她认为再来享受爱情不过是奢望了,她好像已经知足了。
“那我劝劝她吧。”梅莓握着我的手,说:“看你痛苦的样子真让人受不了。”
“算了吧!”我把头望着天花板,有气无力地说:“我想睡觉了,感觉好累好累的。”
我总认为这不是事实,虽然一朵从一开始交往就就断地强调她不会和我有什么结果,但是我总认为分手的这一天不会到来。上回在她家,我以为她说的是气话,可今天看来,的确是真的了。也许我心里做好了准备,可是这一天来到的时候,心里却一阵阵的悸动,然后一种疼痛的感觉冲击着神经,我知道这种痛只不过是一种生理上的假象,但这种非生理上的痛却比任何伤口来得更持久,更令人崩溃。晚上我起来洗了几次凉水澡,每次起来梅莓都要问我干什么,我知道她是在担心我,还好她的感冒比头一天强多了,只是鼻子有些塞。早上起来去上班,我叫梅莓不要离开我,我怕一个人承受不住。梅莓点点头,说失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想开些啊。我心里想,你试试?
上午我打给一朵打了一上午的电话,都打不通。我想即使她是说真的,也不应该这么绝情吧,我只是想听听她的声音,这样感觉会好一些。其间还装作笑脸去老陈那里交待了一下去宜昌的些事情,中午不想吃饭,梅莓还打电话过来,说了几句话。下午我继续打,虽然绝望,但是我还是一遍遍的按着手机的重拔键……其实就那几天里我一直做的就是这个事情。再加上单位的事我又脱不开身,我准备等到星期六去她家一次,不管怎样,我都想再见见她,希望奇迹出现。梅莓对我还好,我不停地打电话的事没有让她知道。她以为我已经放弃了,这样也好,我也不想让她担心什么。
星期六的,我对梅莓说我要回家去一趟,想家了。梅莓说她也要回家一次,那天早上我把她送到开往汉口的公共汽车后松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