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 156 部分阅读

化作一片柔情蜜意,终于要结婚了。
第六百零七章天伦
更新时间2013…6…3015:25:59字数:3400
村子里的婚礼热闹而红火,不会象城市中那样到饭店里去举办,隐村之中几乎所有人家都沾亲带故,所有的人都跑到了林扬家里,院子里,小巷里,甚至大道旁,摆开了一排排的流水席,每一个人脸上都带着笑,见面道一声恭喜,随上一份礼钱,平时关系好的多随一些,普通关系少随一些,然后男人们便坐下来,吃几口菜,呼朋唤友地喝酒,不喝到脸红脖子粗不会罢休,女人们则进到屋内,夸奖一番新娘子,恭喜一番林扬的娘有福气,然后带着孩子找个席面开始吃菜吃饭,不把桌面上的菜吃空,是会显得对主家不敬,不能显得主家做菜做饭不好吃不是?
婚礼是请老洪叔来主持的,当紫霞娇饶地与林扬一齐给林孝松夫妻磕头叫爹妈,双手捧着茶碗敬茶的时候,林孝松两口喜极而泣,儿子终于长大了,成家了,日后给老林家生下个一男半女,林孝松两口子就觉得这辈子值了!
等到闹洞房的时候,隐村的小伙子们傻眼了,紫霞就那么柔柔弱弱地坐在那里,村子里居然没有一个小伙子敢到紫霞身边去闹一闹,那个漂亮的跟仙女似的女孩坐在那里,不知道怎的就是让人生出无法亵渎的念头,别说凑过去,就是叫一声嫂子,都从心下里觉得自己似乎不配似的。
原本跟过来准备阻止这些小伙子闹洞房闹过份,惹得从国外回来的媳妇儿不高兴的李桂芳也没料到眼下的一幕,一边暗自得意自己儿媳妇有范,一边招呼着那些呆在洞房外有些尴尬的小伙子们到一边喝酒,林扬的婚礼就这么在一片喜庆中顺利举行了。
林扬的媳妇虽然漂亮到把全村的小伙子们都给镇了,但是更让全村男人挑着大指叫好的。是林扬的酒量,不知道林孝松家里的小子在国外是如何练出来的,人家那酒量,跟全村所有的爷们儿一人喝了一杯,喝的还不是水,是大家伙亲眼看着从酒瓶倒出来的酒,一圈下来虎头那小子居然还没倒,还能坐到主席之上又跟洪爷他们长辈们喝了半晌。怪不得都说虎头在外面出息了,就看人家练出来的酒量。就知道人家在外面的生意小不了。
婚礼之后,林扬与紫霞在家里陪着父母住了一个多月,这一个多月之中,林扬就象个普通的农家子弟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每天与父亲一起扛着锄头下地,紫霞则在家里与母亲一起收拾家务,然后做好饭等着父亲与林扬从地里回来。从外表看来,这就是最普通的一户农家,与隐村其他人家的生活看不出一丝一毫的差别。
期间无数次林扬想要将实情告诉父母,可是看到父亲母亲眼角眉梢的笑意。与邻里之间欢畅的笑声,林扬总是不忍心就此让父母离开家乡,所以事情也就这么一步步被拖了下来。
一天晚饭后,林扬与平常一样拉起紫霞准备回自己的房间。父亲叫住了林扬,让母亲沏了一壶浓茶,父亲坐在沙发上,对着对面的林扬与紫霞说道:“虎头啊。爹知道你出息了,在外面的身份不同了。这一个月来我跟你娘都看出来你有话要说。是不是放心不下外面的事业啊?放心,你爹你娘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孝顺我们都看在眼里,你能陪爹娘在家过了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就满足了。孩子大了,不能总守着爹娘,有事你就去忙吧,你不能象你爹一样一辈子都跟土坷垃锄头打交道啊。爹看出来了,你这个孩子没有忘本,只要没有忘本,就是好孩子,明天你跟紫霞就走吧,不用老惦记你爹你娘,我们好的很,我们还等着给你们两个带孩子呢。去吧,明天就走吧。”
林扬的母亲就坐在一边,虽然眼角有些湿润,显然也舍不得让林扬与紫霞离开,但是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就那么慈祥地望着林扬两人,似乎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林扬望着微笑的父亲慈爱的母亲,突然感觉嗓子有些发堵,稳定了一下情绪,这才笑着对父亲说道:“爹,娘,我给你们讲个故事,你们就知道你儿子现在究竟出息到什么样子了。”
说完,林扬没有从得到手表的时候说起,刻意避开了得到手表之前父亲曾经因病去世的事情,将得到手表的事情挪到了从他送外卖的时候开始,他如何与进入一部部的电影,如何学到一身本领,如何与曾道子争斗,如何进入修真界,如何寻找十大神器,一直讲到他如今已经达到大乘期飞升在即结束。
这奇幻的故事将林孝松夫妻两个人听傻了,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相信,自己的儿子如今已经与仙人一样,可以呼风唤雨,可以飞天遁地,可以长生不老。甚至他们两个也曾经吃过儿子拿回来的丹药,已经达到长生不死的地步。
看到父母不相信的眼神,林扬并没有给父母表演什么神通,只是让紫霞当着二老的面又重新变回了文瑞的样子,就这一下,让林孝松两人眼睛都瞪得比牛铃还大,张开的嘴巴半天都合不拢,直到林扬连连呼唤,两个人才回过神来。
林孝松与妻子相互对视了一眼,看到对方那满眼的迷惑与不相信,又一起扭过头望着林扬,异口同声地问道:“虎头,你已经是神仙了,是不是想着将你爹跟你娘一起接到仙界去过日子啊?”
林扬笑了,伸手指了指天上说道:“人家都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你们儿子现在马上就要白日飞升了,你们不想跟着儿子到天上去享福啊?”
一直到林扬催促父母去回房睡觉,林孝松与妻子都没有办法从儿子已经是个神仙的震憾中缓过神来,懵懵懂懂地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两人一时都没有了说话的心思,就那么静静地躺着,脑子里在想什么,恐怕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搞清楚。
第二天早上,一夜没有合眼的林孝松夫妇起来,李桂芳在多年的习惯驱使下,到厨房为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