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 4 部分阅读

林三妹把小学里的一棵杨桃树上的果子全都打了下来,她一边敲打,一边在心里暗骂着:有什么树,就结什么果,有钟美秀这样的出了名的淫婆,就有钟桂兰这样的小淫妇。她一个个地踩着那掉在地上的杨桃,好一会,她有些累了,才坐在地上嘤嘤地哭了起来。我为什么要跟她打架呢?她怎么也想不明白,过了很久才拖着有些疲倦的身子回去。
她远远就看到了守在家门口的丈夫。她的丈夫刘金无疑是得到了她跟桂兰打架的消息,无疑是在等她。她悄悄将头埋了下来。她想她这样做有可能消去刘金心中的怒火。
但是林三妹想用低头来抵抗丈夫的诘问的企图还是让刘金抓住了。她的右手被刘金反扳了起来。这个暴君,真的不放过我。林三妹闭上眼睛。她不打算反抗。
刘金说,你的手还真有劲呗,可是你扳倒了钟桂兰,你还不算什么?你要是真想在村中称王称霸,我再教你几招,让你找大雄老婆李嫂挑战去,如何?
林三妹嗤嗤地倒吸着气。她的右手给扳痛了。但刘金却并不打算松手,他说,我今天可是见识你的真本事了,可是我今天的好心情也全给你破坏了。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吗?
我不知道。林三妹断然说,你扳断了我的手,看你怎么医我?
刘金却不理会她。他用力一推,就让林三妹重重地跌在了院子里,但林三妹却并不哀嚎,也并不倒吸凉气。她赖在了地上,刘金于是砰地一声关上门,抬腿就飞去一脚,林三妹这才忍不住哎哟了一声。
刘金说,你怎么不装死?你哎什么哎?你打别人时怎么不想想给别人打的滋味?刘金蹲了下来。他咬着牙说,桂兰是什么人,按辈分,她是你大嫂。是不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是不是因为她的胸脯高?你妒忌她。是不是?
不是的。林三妹终于嘤嘤地哭出了声。她摇着脑袋,伤心致极地哭了。
第13章:狂笑着离去(1)
钟桂兰不是那种爱哭鼻子的女人。她披着一身泥浆,从村口晃然走过时,村里的许多人都看到了。有人说,林三妹将你这么打,你还给也赔磷肥?我看该她赔你才对。也有人说,林三妹从来不打人呀!这回她八成是疯了……
桂兰听出了同情,也听出了人们的气愤。她回家后冲了一个凉。从头到脚,痛痛快快,一盆水接一盆水地冲。两个儿子帮她抬水,孩子们转眼间懂事了许多,多少给桂兰带来了安慰。她冲凉后,手上和脸上的伤痕清晰可见。吃饭的时候,孩子们都看到了,但孩子们还小,他们用平静的眼光看着自己的母亲。桂兰跟往常那样――给他们一一夹了菜。他们吃饭后没有象平时那样要去串门看电视了,全留在了家里,连小儿子也格外的听话起来。
那时天渐渐黑了,关鸡,牵好牛,丈夫走后的这个晚上就这样平静地来到了身边。孩子们都往正屋玩去了。他们在打牌,似乎少了平时的争吵声。忽然全都变得温和起来了。大儿子不盛气凌人,小儿子不耍赖,祥和的家庭气氛久经不散。
浸好孩子们的衣服,撒下洗衣粉,备好牛的草料,她准备稍事休息一阵,然后洗干净孩子们的衣服,然后睡觉。她在月下坐下来了。半边月亮搁在围墙上,墙上的草轻轻地摇拽着夜晚的宁静。她抬了抬右臂,林三妹留给他她的伤痛还未消失。她想她的力气真大呀!我太小看她了,以为她并不敢跟她打架,没想到她臂力过人。
桂兰在月下自嘲般笑了一声。心想,林三妹怎么就知道刘金帮她绑稻子的事呢?当时那一带没有人影,不久就下起了大雨,根本没有人看到刘金是如何帮她。她怎么就说得有板有眼?是刘金告诉了她,让她心里早窝了火?林三妹平时不是那种爱惹事的人,也从来不跟别人打架。她这是第一次,在钟桂兰的印象里,林三妹不苟言笑,自命清高,孤僻的性格令人无法捉摸,这次算是打开天窗说亮话。一鸣惊人。
桂兰不着边际地想站一些事情的时候,忽然听到她的门楼门响了一声,可是跑去开门时却不见有人。开始她还以为是丈夫刘妙林突然回来了呢。门外静静的,只有风声在村巷中窜来窜去。桂兰关好门,准备洗衣服了。要是以往,妙林会帮她,让她感到生活的轻松和惬意,但是今晚,妙林是不可能回来了。他说不准现在还在车上卖票呢?还是歇了工,他吃饭了吗?跑客运的人有时是在半路上吃的。
钟桂兰想着想着,不由地回头看了看孩子们,孩子们都自觉地躺在了床上,他们似乎在说着话,但是她却一句也听不清。她用力擦着衣服,她感到到了手臂的疼痛。
她想她那时怎么就冲过去了呢?她一时想不清自己是为了什么。林三妹那时的嘴巴似一把锋利的小刀,每一句话都割得她生疼生疼。她忍不住。林三妹将积水踢到了她的身上,弄湿了她刚换上去的花格子衬衣。她咽不下这口气。林三妹一开始就捋下了她的红头绳,接着是她的头,还抓她的**,扳她的右手。她痛得倒在了地上。她爬起。继续。倒下。又爬起,抓住了林三妹的右手,后来就被目击者拉开了。林三妹象一条了疯的母狗,狂笑着,扬长而去。
现在,桂兰已经不想这样形容林三妹了。狭路相逢,仇人相见的日子还在后面。桂兰擦干净了衣服,晚上看不清楚,月光只是淡淡的投在洗衣台上,她随便用水冲了两下,然后拧水、抖顺、挂了起来。
第13章:狂笑着离去(2)
桂兰记得大雄老婆李嫂就是在这时前来敲门的,那时,她打着手电筒在门外大呼小叫的说,是怕狼呢,还是怕虎呀!这么早就闩起门来了,怎么放一瓶红花油在门边?
桂兰开了门,见她手里果真拿着一瓶红花油,立即笑着说,你也知道了。
有什么事我不知道?大雄老婆说,但是红花油可不是我送给你的,刚才它的的确确是放在门边的。
你是说林三妹自知理亏,悄悄给我送了红花油?
没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