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生被开疱_第790章 情敌再会

第五瞳轻轻拍着狐若的肩膀,却不屑的看着他,慢慢的走回鲤笙身边,“你的态度我们现在也知道了。看来,你我以后的确只能做陌路之人了。真遗憾,还想着跟你一起喝酒,看来只能是空想了。小鲤鱼,我们走,没必要跟这种人浪费时间……”
第五瞳说完,拉着鲤笙便要走,看起来不像随口说说。
鲤笙想要挣脱,但却被第五瞳死死的拉着,眼瞅着真被他拉着走……
狐若始终没有看二人,貌似第五瞳的话对他并没有什么作用。
第五瞳拉着鲤笙走到大门的时候,才无奈的松开了鲤笙。
回头,二人齐齐看着依然没有任何表示的狐若,大概……也只能死心了。
第五瞳感叹道:“小鲤鱼,看来这条路真的不好走啊。你确定还要继续?”
狐若如此,不难想象其他人的态度定然也相差无多。
鲤笙是千妖之主不假,但不买账的妖怪也不是没有,他们十个人,试问哪一个不是妖族中的翘楚?
能那么乖乖的听从鲤笙的话出山,那才奇怪。
鲤笙见到这种残酷的事实,不想承认也没办法。
挥袖,解除了结界。
看着匆匆冲到狐若身边的侍卫们,无比僵硬的道:“你说的对,是我想的太简单了……”
叹气,拂袖而去。
第五瞳看她单薄的背影,也是叹气,跟了上去。
当二人一出风月楼的大门,迎面便看到正前方已经站满了人,一眼扫过去,能有百十人。
看到鲤笙出来,这些人立马将手中武器对准了鲤笙,看他们满满敌意,不难发现是为了鲤笙而来。
不过,这些人貌似都是些小喽啰,虽说有些修为,但也就那样。只要鲤笙想的话,随时可以将群灭。
只是……
鲤笙拦住欲往前的第五瞳,示意不可:“且听他们说什么。”
鲤笙已经知道自己传了什么事,也知道正道打算抓她。
知道归知道,可如果没有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她也不打算乖乖束手就擒。
于是道:“真难得,竟然能见到这种架势……”
“妖女!!”
突然,尖锐的怒喝从人群中传来出来。
而只听到这个称呼,鲤笙的表情立马无比阴翳了下来。
看过去,只见挽虞骑着一匹白龙驹,十分得意的来到了最前面。
比之前见她时候不同,现在的挽虞容光焕发,眉眼间尽是春意不说,更是穿着一看就价值不菲,满是朱玉的粉红色罗裙。
她高兴的理由,猪都能知道是为什么。
第五瞳皱起眉头,“小鲤鱼,你确定不要我动手?”
“……嗯。”
鲤笙怎么能不懂他的意思?
情敌见面,尤其在这种情况下,挽虞怎么看都是来添油加醋的,目的么,怕是女人的直觉吧!
只是见过一回,洛爵对鲤笙的态度便足以令她嫉妒到,一抓到鲤笙的尾巴,便不远万里的亲自过来。
“挽虞公主小学生被开疱,我好像并没有得罪你吧?”鲤笙直言,冷着脸,“听闻你即将大婚,不在那宫中当你的待嫁新娘,来这里凑什么热闹?就不怕这刀剑无情,无意丢了性命?”
“大胆!!”
挽虞对上鲤笙,洛爵不在的情况下,自然脾气更加的火爆。
怒吼着,便从马上跳了下来,径自走到鲤笙身边,还是一脸的不屑:“不要以为你是什么妖主本公主就会怕了你,告诉你,九哀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鬼,你这妖女,休想打他的主意!”
“……”
是过来炫耀的么?
鲤笙翻了个白眼,“我说挽虞公主,既然你这么有把握他是你的人,现在又何苦大老远跑过来跟我说这些?呵,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哼!果然是个妖女,也难怪会做出那种惨无人道之事!”
挽虞说不过鲤笙,只好转移话题,“杀了那么多人,你竟然还这么悠然自得……”
“我没有杀人。”鲤笙道,很是淡定。
“通常凶手都不会承认自己杀了人。”挽虞瞪着鲤笙,要把她吃了一样。
这女人还真是……
鲤笙懒得跟废话,直接道:“你带这么多人来,不会只是跟我说这些的吧?”
“当然不是,你难道不知道自己已经上了凶恶榜?现在八荒人人都想抓你问罪!”
“所以你是来抓我的?”
鲤笙耸肩,不以为意:“你觉得你有那个本事?”
“……”
挽虞又不是没有见识过鲤笙的厉害,别的不说,千妖之主的名号也不是盖的。
“你觉得在人与妖即将达成和平共识之际,你闹出这种事情的最终结果是什么?本来形势就很紧张,你不打算做个解释,如果再对我们出手,你觉得这事还可能平息么?想必到时候人与妖的情势会紧张到又一层高度,任你再做什么努力也白费。”
“……”
鲤笙沉默了。
固然挽虞那得意的嘴脸令人不爽,但她说的又是实话,句句戳到了鲤笙的脊梁骨。
以为挽虞是个
花瓶,没想到果然也是长了脑子的。
之所以她一直心平气和的跟她对话,就是担心会给妖族留下更坏的印象,本来这事已经够复杂了,绝对不能再火上浇油。
“我说你……”
第五瞳说话了,走过来,将鲤笙往身后一拉,“你要抓她,就得先过我这关。”
“我们是来抓她的跟你没关系,她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你闪开。”挽虞又不是不知道第五瞳多么厉害,谁要跟他惹上关系啊?
“跟我没关系?”第五瞳就笑了:“真是,你这女人到底知道什么就在这胡说八道,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第五瞳作势就要给挽虞一巴掌。
挽虞也比较强硬,竟然沿着下巴,往前凑:“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第五瞳。”
鲤笙急忙制止他,“不要火上浇油了。这事我自己会看着办。眼下,若非必要,绝对不能跟他们正面对峙。本来我们就被扣上了‘恶魔’的帽子,一不小心,可能就再也摘不下来了。”
如此冷静的鲤笙,那眼底绽放的光芒,即使挽虞看了都觉得格外的引人入胜。
不由得看呆。
“我的确不会对你们怎么样,何况……”
鲤笙回头,与已经在后头观瞻多时的狐若对上视线,笑的很是淡然:“我可不会毁了狐若他好不容易得来的安稳生活。”
“!!!”
狐若愣了下小学生被开疱。
面前的画面突然很慢的飘过,一幕幕,汇成一幅一幅的话,像溪流一样,流入了记忆的大海。
鲤笙还是冲他笑,没有任何埋怨的意思。
她……?
“挽虞公主,你不就是想抓我么?那就别在这耗着耽误人家做生意,我跟你走就是。”
“喂,小鲤鱼!你这是在做什么?”
没等鲤笙说完,第五瞳愤愤的打断了她不说,生怕鲤笙有什么动作,急忙往后拉她。
可鲤笙好像预料到第五瞳会做什么,他刚伸过手来,鲤笙直接用斩碧空的剑柄挡开他的手:“我意已决,你什么都别说了小学生被开疱。你是没办法阻止我这么做的……”
“……“
第五瞳看着被弹开的手,上面还微微缠绕着张碧空的灵丝袅袅。
如同不相信般,看着鲤笙:“小鲤鱼,你……”
在打什么主意?
就算是为了妖族,也绝对不至于要悉听尊便,何况对方还是那个一贯找茬的挽虞,难道她想象不出来,一旦这么做了的结果?
“不行,你不能……”
“我现在可不是在询问你的意见。”
鲤笙直接挥袖制成一道结界,将第五瞳隔绝在另一边,摇了摇头:“别逼我对你动手。”
“!!!”
她竟然顽固到了这种地步?
第五瞳愣住了,但面对态度如此蛮横的鲤笙,只能握紧拳头,恨得牙根直痒。
他真的不懂她突然做出这种事情的用意,到底为什么要自投罗网????
“……”
这一波操作也是神了,看的挽虞都一愣一愣的。
真是……
早知道鲤笙这么好说话,她又何须找这么多人过来撑场?显得她好像白痴一样……
见挽虞不说话,鲤笙又往前凑了凑,“愣着做什么?不将我绑起来么?”
说着,竟然主动伸出手来,让挽虞绑她。
这女人真是疯子。
挽虞僵硬的笑了笑,“哈、哈……你觉得我们能绑得住你?”
“啊,好像是。”鲤笙笑出声来:“原来你知道啊!”
“……”
“那应该要表扬你一下了。明知道不是我的对手还带一群人来送死,小学生被开疱胆子很大呀……”
这可是赤果果的讽刺了。
“小学生被开疱……”
因为被戳中软肋,挽虞不悦的瞪了鲤笙一眼,冷哼一声,不予作答。
“你们…小学生被开疱…”
“这不关你的事。”
就在狐若打算说什么的时候,却被鲤笙正言直接拒绝。
就在一炷香之前,狐若还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巴不得鲤笙他们赶紧离开他的地盘,可现在,那双看着鲤笙的眼睛明显充斥了其他什么东西。
痛苦,纠结,恍然以及……后悔。
“我……”
张张嘴,狐若想说什么,但在鲤笙无情的注视下硬生生的憋了回去。
第五瞳看着二人,眯起眼睛;“……”
鲤笙最后看了二人一眼,再也没说什么,主动离开,留下一脸懵逼的众人。
挽虞看看鲤笙,再看看第五瞳,嗤笑起来:“她根本就不领你的情,你还这么热脸贴冷屁股,真替你觉得不值……”
“你信不信我一巴掌下去把你那张讨打的嘴打成三段……”第五瞳扬了扬手,眼神无比的冰冷。
挽虞看后,什么都不敢说了,急忙上了白马,赶紧离开,只是不停小声的嘟囔:“这个疯子,一看就不正常……”
她说的话,第五瞳当然听到了,毕竟妖怪的耳朵好使的很。
狐若看向第五瞳,如同同情似的,僵硬的扯了扯嘴角:“第五瞳,你现在应该不是在伤感吧?”
“……”
第五瞳抬眼看他,依然一副冷冷的样子。
狐若突然正色道:“也是,你怎么可能因为这种事情伤感?之前的你可是更烦人来着…
…”
“你说什……???”
第五瞳刚要上火,但突然反应过来后,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狐若。
手指着自己的脑袋,转了转,“你说……‘之前’我怎么着?”
着重加强了之前二字,确认他没有听错。
狐若点头:“我所认识的第五瞳,可是心里眼里全都只有鲤笙一个,怎么,这几年不见,你竟然变得这么怂了?”
“……”
果然,想起来了啊。
“哈哈……”
第五瞳看着笑得那么欠揍的狐若,却笑了起来。
原来鲤笙说的没错,记忆这种东西……的确是不会轻易消失的。
想来也是,鲤神再厉害,怎么可能那么简单的清楚天下所有人都记忆,她不得累死么?
只要稍加刺激,结合了某个点的话,记忆就一定会恢复。
“别在那傻笑了,眼下我们要考虑怎么把人救出来吧?”狐若的记忆开关,竟然是鲤笙当年第一次来这里时便救了风月楼这件事。
因此当历史再次重演,她将风月楼尽力从这场风波中剔除后,记忆的开关便打开了。
一幕一幕,那快速的画面所凝结成的线,在他脑海盘旋不停,最后堆积成了过往的无数碎片。
第五瞳激动所致,笑着拍着狐若的肩膀,嘴巴都合不上了:“i这么说的话就代表你全都想起来了吧?全部?都?”
这话说的……
狐若眯起眼睛,随后慢慢点头:“没错,从一开始到现在的这一刻,全部,都……想起来了。你干嘛开心成那个样子?好恶心……”
“哈哈,这样啊……”
“喂,你到底要不要救鲤笙?她这么被带走是很危险的吧?挽虞公主马上就要举行成亲大礼,在这么乱的时候,竟然……”
“等会!”
突然,第五瞳大喝一声,一把抓着狐若的衣服,:“你刚才说什么?”
狐若甩开她,对于外人的触碰,还是有些抵触,尤其男人。
推开还不算完,小学生被开疱狐若又急忙将方才第五瞳碰的地方拿手一一弹干净,然后又制成清除集结界,好一个‘消毒’……
第五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