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 14 部分阅读

』隼龅牡艚撕商痢?br />
咕嘟嘟--水面上冒了几个泡泡,就见韩小小像个秤砣似的沉了下去……
嫣然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名震大江南北的绝色女淫魔韩小小竟然是个不会水的旱鸭子!
“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把她捞上来!”
几个通水性的家丁扑通通跳入塘里,好一会才七手八脚的将韩小小打捞上岸,一人探了探她的鼻息脸色发白的说道:“少庄主,夫人没气儿了……”
这么容易就死了?嫣然不信邪的查探她的脉象,还有些微弱的跳动……
“啊!凝香凝香你这是怎么了?你不要死啊!!”凤啸天大喊大叫的冲上前来,一把将韩小小潮透了的身子抱在怀里,摩娑着她冰冷的脸颊,哀伤的表情让人动容。
“爹。”嫣然轻轻叫了一声,看到爹伤心成这个样子,有些不忍说出真相,但她也不愿爹一直被这个阴险的女人所蒙骗,她还是开口说道:“爹,凝香只是她的化名,她其实是韩小小。”她相信不必说出她的名号,爹也一定知道韩小小是何许人也。
“不可能……不可能……她是凝香……不是什么韩小小……”凤啸天连连摇头,凝香怎么会是那个几年前突然销声匿迹的绝色女淫魔呢……“凝香,你别死啊!你死了我可怎么活呀!!”他摇晃着夫人的身体,悲痛的嚎叫让人不忍再听。
嫣然错愕的看着真情流露的父亲,她从来也没想过爹会对这个女人有这么深的感情,她一心要报复韩小小,却忘了要考虑爹的心情……看到爹伤心难过,她有些后悔,或许根本就不该说出真相……
“咳咳咳……”韩小小被晃的一阵剧烈的咳嗽,咳出了气管里的水,呼吸顺畅了,脸色却是大变,推开转悲为喜的凤啸天到处东张西望,“我怎么会在这里?你……你们是谁?现在是拍戏吗?导演呢?摄影机呢?”
“凝香,你在说什么?”
“你谁啊?别动手动脚的!”
“他是你夫君!韩小小,你这又是玩的什么把戏?!”
“她不是韩小小,她是凝香!”
“……”
“什么啊?你们别乱给人起名字,本小姐姓黑,叫黑玫瑰!”
众人错愕的面面相觑,半晌一致得出一个结论,夫人受惊过渡,脑子被水泡糊涂了。
守得云开见月明 第十九章
夫人自从落水之后就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是飘扬山庄上下一致认同的事。
那天众人将自称是黑玫瑰的夫人送回房,夫人揽镜自照,突发惊呼,“好美啊!”其后上窜下跳的欢呼雀跃着“我穿了!我穿了!”。
众人都以为她这是中了邪,庄主还差点去请法师来降妖除魔,被少庄主拦下,命人煎了定神安睡的药,好在夫人吃了药就安静的睡着了。
小桥流水,晚霞秋风,傍晚的后花园凉亭里坐着两个人,奇怪的是没有人说话,一片枯黄的落叶飘到亭内,打破了怪异的气氛。
“韩小小,你还想装到什么时候?”嫣然拈起那片落叶放在手中把玩。
“跟你说了多少遍了,本小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黑玫瑰是也!至于那什么韩小小估计是魂飞魄散。“黑玫瑰不耐烦的挽起衣袖拍着石桌,然后呲牙咧嘴的直呼疼。
如果一开始嫣然还认为这是韩小小在玩诡计的话,在和这个自称叫黑玫瑰的女人相处了几天之后,她已经否定了原先的想法,之所以又这么问她,只不过是她还有些不死心就这么便宜了韩小小而已。
“你说的话实在是匪夷所思、什么灵魂穿越,简直闻所未闻。“据她说玫瑰是一种很普通的花儿,她却从未听过(这个时代中原还没有这种花),她还说了更多她听不懂的话,但是也恰恰证明了这个人真的已经不是韩小小了,爹却认定了她就是凝香,她也不知道该拿这个女人怎么办。
“现在不就让你见识到了~“黑玫瑰满不在乎的嘿嘿一笑。
“那你今后有何打算?别忘了,你现在可是顶着飘扬山庄庄主夫人的头衔,要是让外人知道了这件事,一定会把你当成妖怪让你烈火焚身的。“嫣然这是在吓唬她,黑玫瑰的真实来历只有她知道的最清楚,当然她是没打算将这件事宣扬出去的,就连山庄里的下人也都以为夫人受惊头脑糊涂了,她可不想弄的人心惶惶的,爹知道这件事却一直不肯面对现实。
“继续当这个庄主夫人呗!飘扬山庄这么有钱,应该养的起我吧!不过……我可不想陪你老爹睡……”
黑玫瑰眼中的亮光让嫣然想起了韩小小,面色不善的瞪着她恨恨的说道:“已经被你败去了十之五六!既然你想做庄主夫人就该行夫人之事,若是不行,就请你自行出庄!”嫣然嘴里说的干脆,心里知道爹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她走的,只不过是在拿话逼她。
“不是吧……那啥……我保证把该死的韩小小败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