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 215 部分阅读

地方吃饭?”
今天不是什么特别的日子,也不是与两女有什么纪念日之类。
徐天宇还是给自己安上了一个借口道:“实话跟你们说吧,我买彩票中奖了,而且数目不少噢!“买彩票?
于永芳与凌晓冰都懵了,她们两人相互望了望。
于永芳更是玩味地笑了,“难不成中了几亿不成?““这怎么可能。“
徐天宇罢了罢手,浅笑道:“我第一次买七星彩私彩就中两万元!“两万元,对于徐天宇来说算得了什么?
要知道飞扬集团是他的私有财产。
于永芳轻轻地摇了摇头,苦笑不语,开始夹起菜来吃。
一顿饭吃完,也就到了晚上八点多了。
由于吃地还算愉快,凌晓冰建议三人找个KTV包厢唱歌。
徐天宇嘛,口头上赞同,可却偷偷看着于永芳,当看她没什么反对,也就三人下楼去,打算去罗森经营的那一家娱乐城耍耍。
但是不凑巧,在酒店大堂当中,于永芳突然看到了一个熟人,对方鬼鬼祟祟地张望,似乎是怕看到熟人看见一样,又往楼梯方向走去,显然是怕坐电梯会碰到熟人,她由不得皱起眉头来了。
徐天宇则是故意关切道:“怎么了?““没什么,就是看到一个熟人,“
于永芳指着楼梯去,“她从楼梯走上去了。““什么?走楼梯?”
徐天宇故意嘀咕了,“有病啊,有电梯不走,还走楼梯,莫非是在躲避熟人吗?还是想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这一说,于永芳更猜疑了,“你们先去吧,我一会就来。”
见于永芳轻快地朝楼梯走去,徐天宇由不得暗暗奸笑了。
倒是凌晓冰没看出来,她还一个劲说道:“傻站什么呢?走啊!”
徐天宇瞥看了凌晓冰一眼,也不多说什么,大步流星地往外走去。
酒店二楼走廊处,于永芳小心翼翼地贴在墙壁偷听着不远处的两名中年人的谈话内容。并且伴随着谈话内容的深入,于永芳脸色突然大变,最终还是无法克制及保持冷静了,犹如箭鱼一样冲了上去。
轻快地脚步声引起了牧氏集团总经办主任冷琴的注意,她先是一惊,后来还是跟常人一样冷静了下来,平淡地笑道:“于副区长,这么巧啊!”
巧,确实太巧了。
于永芳盯着与冷琴交谈的男人一眼,又质问冷琴道:“你刚才说什么?”
“没说什么呀!”
冷琴的演戏功夫还不错,一副处事不惊地反问道:“怎么了?”
装,还给我装?
于永芳认为她听到的就是真相了,“你刚才说你看到我公公与我爸曾发生争执是么?而且两人还大大出手?”
尽管不知道罗森的目的何在,可冷琴还是照着要求,昧着良心向于永芳点了点头,一副坦白从宽的样子,“没错,我确实是看到于主席在出事之前跟董事长吵过一架,而且还吵得特别凶!”
难道真相就是我爸因知道什么秘密,最终被牧锦春给残忍杀害了么?
于永芳开始想入非非,并且露出怨恨的表情来,又全身软软无力地退了几步。
冷琴盯着于永芳,似乎意识到罗森的目的了,安抚道:“于副区长,尽管我看到了董事长跟于主席吵架,可杀害于主席的人不是董事长啊!”
若不是牧锦春,那为什么会在吵架之后父亲会死于非命?而且省公安厅又为什么要立案,还说幕后指使人是牧家?
一切一切的证据都指向了牧家,于永芳不可不信,她崩溃了,眼泪是哗啦哗啦地掉了下来,恨不得马上飞去找牧锦春质问,为什么要杀害她父亲?
第一百六十六章安个内奸
看时间差不多,徐天宇怕会出意外,赶紧下车溜入酒店,并往二楼去,当看到于永芳更蹲在地上咽哽,顿时扶起她人来,“怎么了?”
冷琴一看到徐天宇,顿时又意识到罗森的逼迫是带有某种目的,很有可能是针对牧家产业而来,由不得心生恐惧。
徐天宇瞥看了一冷琴一眼,一边指着冷琴,一边安抚着于永芳道:“是不是她欺负你了?“于永芳轻轻摇了摇头,“她说看见我爸跟…“后面的话,于永芳没法说出嘴来,只有咽哽了。
由于这是在酒店二楼走廊,徐天宇不想出现什么意外,也就搀扶着于永芳往楼下走,“走,有什么事,我们回去再说。“从酒店出来,一到车门跟前,坐在车上的凌晓冰从车上望下来,一看到于永芳满脸泪水,顿时以为出了什么事,赶紧下车搀扶在于永芳的胳膊上,并且诧异关切道:“怎么拉?出啥事了?“拉开车门,让于永芳上车,徐天宇倒不去娱乐城唱歌了,赶紧叫陈亮开车去了凌晓冰住处。
坐在客厅沙发上,于永芳还在咽哽。
凌晓冰不解了,“天宇哥,小芳怎么了?“徐天宇是知道事情经过,可是却不能说出来,也就摇了摇头。
于永芳咽哽道:“那个冷琴说看见我爸跟我公,不,是跟牧锦春吵架,还吵得很凶,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