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 8 部分阅读

馐停偌!?br />
“慢走啊,下次再来玩。”曼娟送他至大门口。
倩伦看着他走出大门的身影,随即放声说道:“解释?解释个屁!你知道我在气什么吗?不必了,本姑娘一清二楚啦。”说完,蹬蹬脚,扭扭屁股,一摇一摆地溜回自己的房间。
待曼娟关好大门,走回客厅,发现她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禁摇头叹气,想找这个女儿好好地说说话、问一问事情还真不容易,唉——另一个女儿到底现在人在哪里呢?
倩伦回到房间,马上就把自己抛在床上、裹着被,抽抽咽咽地哭了起来,哭了一阵子之后,她才慢慢坐起身。
一个晚上,她想了又想,她决定了她的人生不要再这么过下去了,她必须要改变。要让别人看得起自己,就必须从本身做起,首先要做的就是和过去二十五年来完全不一样的生活;唯一的方法就是离开目前安逸、舒适的家,一个人去闯、去吃苦,用自己的能力养活自己,不依靠任何人,趁机改掉那奢侈、懒散的坏习惯,她才有可能脱胎换骨,成为一个令人欣赏的女人。
好,就这么决定了,想到就要去做,不要再拖拖拉拉,拿出当初下定减肥的那种决心,不成功就绝不回来!情化在心底对自己发着誓。
说做就做的她,马上跳下床整理出一小袋的衣物,背了一个包包,一张海宁所剩不多的提款卡;就这样,在清晨五点多钟左右,她趁着家人还在睡梦中,留了一张纸条,即正式迈步离家出走去了。
一直到中午午饭的时候,曼娟才去敲倩伦房间的门。一推门进去不见女儿的人影,她初时的反应还以为女儿趁她出门买菜的时候,出门去了。一个转身,曼娟才发现桌上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
妈:
我走了,我要出外去奋斗一阵子。您不用担心我了,我会好好照顾自己,您也要记得按时吃药、看医生,别弄坏身子了。好好保重,再见
女儿伦伦敬上
纸条从曼娟的指间滑落,瘦弱的身体不停地地颤抖着,她现在才知道这几天在家里的这个女儿是伦伦不是海宁;因为她了解海宁,她不是个会不顾一切,没有做好任何安排就把家丢开的人。那么,离家出走的是伦伦,那海宁呢?海宁又在哪里呢?本来她还期望这个女儿能把另一个女儿带回来的,没想到现在两个女儿统统不见了,她要到哪里去找她们呢?
曼娟慌了,她像发了疯似的到处寻找海宁的下落,打遍海宁记事本上的电话,却没有任何人知道她的踪影,亲自到佳捷公司去打探,那些同事也是一问三不知。
曼娟实在无计可施了,这几天下来,她跑遍了大街小巷,为的只是那一点希望,可以和女儿来个不期而遇;可是,她连女儿们是不是还在台北她都不知道,总之,要找她们两人无疑是在大海里捞针,机会太渺小了。
奔波几天之后,曼娟开始病厌厌地躺在床上了,倒不是真的有什么重病复发,现在缠绕着她的是心病啊。一想到两个孩子没消没息,她的心就怎么也安定不下来;尤其是伦伦,她那样任性的行为真令人担忧,不知现在过得怎么样了?
“妈,你没事吧?”明武来到曼娟的床前。
“没事,只是天气凉了,妈的关节又犯疼了。”曼娟虚弱国说。
“你不用担心姊了,她都那么大的人了,而且搞不好过几天她就跑回来了。”
“你不懂一个做妈的心,她再大,我还是放不下,没有半点她的讯息怎能不令人着急呢?”
“你没有苏俊文的电话吗?”明武问。
“没有,你姊从来不把她任何朋友的电话告诉我,毕业纪念册我也翻过了,上头俊文的电话是他以前旧家的,根本找不到人。”沉默了一阵子之后,曼娟突然想到一个好方法,遂征取明武的意见。“明武,我们登报寻人好不好?”
“登报?!那要花不少钱吧?家里现在哪有钱啊,以前还有姊在工作,现在家里没收人了,能够这么挥霍吗?”明武以懂事的小大人姿态问道。
曼娟听了后、缓缓地取下手上的表,递给他说道:“把这个拿去当了吧。”
明武接了过来,左看右看。“这个值钱吗?上面的钻石是假的吧?”
“是真的,起码可以当个几十万。”
“哇!妈,这是贵妇人才戴得起的,你怎么……”明武惊讶地问。
“别问了,拿到钱后立后去登报,登在头版,你挑几个比较重要的报纸去登,愈快愈好。
“那,内容写什么呢?”
“就写……母病危吧。”
“什么?!”明武叫了起来。“妈!你咒自己啊?!”
“我没什么好忌讳的,最重要的是能让你姊姊回来就好。”
“好吧,那就写:杨倩伦,母病危,速返。这样可以了吧!”明武边思索边念着。
“不,应该是杨海宁……”
“妈,你是急傻了是不是?姊早就改名了。”明式感到有点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