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 2 部分阅读

W呃病?br />
冬夜紫涵无奈看书,看了一会觉得头明显变大了。然后就趴在桌子上躺尸。。。
“听闻王妃殿下书法很好,请问王妃可否为芷妍书写一张,芷妍拿去欣赏呢?”就在冬夜紫涵快要睡着之际,芷妍的声音又飘了过来。
“嗯?你想要?既然你这么看得起本宫写的字,那本宫就勉为其难写写吧。”冬夜紫涵爬起来。抽出一张纸铺在桌子上,缓缓的拿起毛笔,在纸上写出一个个字。
写完将笔一扔。众人齐齐看去,皆是一惊。
字体笔法俊逸,风骨奇秀,又有颜筋柳骨之韵。“这。。。这是你写的吗?”芷妍不敢相信的问。
“你不都看见了。”冬夜紫涵。
“嗯哼?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遥遥暗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落雪凌墨轻轻念道。
“《鹊桥仙》?难得你还有这份心思。小果子,把这个拿回去裱起来挂我房里。”落雪凌墨笑着说。
“为什么要挂你房里?不是要给芷妍的吗?”北寒洛不解。
“我女人写的情诗我为什么不收下?至于挂在我房里,这样就能天天看着啦。”落雪凌墨爱抚的看着字。
冬夜紫涵“。。。。”情诗?这算哪门子的情诗?要说情诗的话应该是“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这样的吧。
“你,你这个贱人,狐狸精,你就知道用你那些个手段去迷惑墨。”芷妍气愤地说。
“亲,天黑了,你麻麻桑叫你回家吃饭了,所以你就不要继续在这巴拉巴拉了,你这些话本宫听多了,已经有抗体了,你再说也没用了,你还是赶紧回家洗洗睡吧。”冬夜紫涵不屑的回她。一天到晚就知道跟她吵吵,你不嫌烦她还嫌呢。哎呀,掉价啊。。。。
众人“。。。。。”原来王妃真的是这么没风度,原本以为是谣传,没想到事实就是这样。。。殿下,以后有您受的啦。。。
“小涵,第一次发现你这么泼妇的样子。”落雪轩恋一本正经的说。哥哥,我看你以后就别想好过了。
“。。。。”北寒洛深入贯彻的落实了沉默是金的原则。其实内心:哈哈哈,终于有人可以帮我报复墨了。
冬夜紫涵“。。。”
“恩,我家涵儿这不是泼妇,这是霸气侧漏了。”落雪凌墨还是一脸平静的样子。不过嘴角的笑意又加重了几分。
“喂,谁是你家的啊!”
“你!”
“才不是!”
“不是你是谁?”
“嗯?”
“你跑不掉的。”
众人:果然,紫涵凌墨一相逢,除了吵就是打,没法想象啊。。。
芷妍半隐在袖中的手紧握成拳,:冬夜紫涵,看来我也该好好的收拾你一下了。。。
Prt012 遇刺
一夜平安无事,第二天
四人照常来到国子监,不知为何,冬夜紫涵心中格外烦闷。“墨,我想出去走走,好吗?”
“怎么了?”
“不知道,我总感觉很烦燥,想出去散散心。”
“哦,好吧。我陪你。”
“不用了,我自己去就好。”
“嗯。。。那好吧,你自己小心点。”
“嗯。”冬夜紫涵向外面走去。
“原来国子监也这么大嘛。”冬夜紫涵和浅兮走在后院花园中,不禁感叹。
“殿下,皇城太大,只是建了一个国子监而已,又有什么可惊讶的呢?”浅兮轻声说。
“是没什么。”冬夜紫涵低喃,又接着转移了话题。“浅兮,你看这花好看吗?”冬夜紫涵捏住一朵玫瑰问。
“好看,可是又有什么用?”浅兮略带伤感地说。
”花儿总有开败的一天,就像母后。刚入宫时父皇给了她无上的荣宠,三宫六院,三千佳丽,他独宠母后一人。直到母后生下我,父皇极为高兴,更是宠爱母后。可是不知为何母后总是不待见我,也很少再踏出凤仪殿。渐渐地父皇也疏远了母后,宠幸安嫔,最后竟将她打入冷宫,却不废除她的后位。”冬夜紫涵看着花,声音有些沙哑。
“花儿开败了,也会有重新开放的一天,殿下莫要担心皇后了。”
“怎能不担心?她到底是我的母亲啊。”冬夜紫涵采下玫瑰花,轻轻的别在浅兮的发髻上,静静地看着。“若是母后这样。。。”
“呵,浅兮,走吧。到前面去看看。”
两人走后,一个人影从树后走出来,阴险的笑着。
“殿下,这儿有个莲池呢。”浅兮欢快的走到池边,笑着说。
“恩,浅兮你去前面帮我折一柳枝来,再采些小花。”冬夜紫涵吩咐道。
“是。”浅兮急忙往前走去。
浅兮走远,一个人从后面窜出来,拔刀就刺向冬夜紫涵。
冬夜紫涵听到风声,微微侧身,避开了这一刀。顺势握住那个人的手腕,一个转身,人被甩了出去。
“你是谁?敢来刺杀本宫?”冬夜紫涵问。
人影冷笑一声,稳稳落地,来人是一个男人,身着一身黑衣,蒙面。“哼,你管我是谁。反正今天我只要杀了你。”说完又拔刀冲向冬夜紫涵。
冬夜紫涵无奈摇头,顺势握住了黑衣人的刀,照着黑衣人的肚子直踹一脚。
“想不到你这种高贵的公主竟然会武。”黑衣人揉着肚子盯着冬夜紫涵滴血的手,语气阴森。“手不疼吗?”
“疼不疼有用吗?”冬夜紫涵不屑的说。她可是自消除了通读四书五经外,还研究兵法呢。
“殿下。。。”浅兮跑回来,刚想开口喊,就发现冬夜紫涵和持刀黑衣人在打斗,手上还有血。
浅兮:怎么办啊怎么办,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