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 146 部分阅读

这是真的吗?
看着父亲……那个一向健壮,几乎从没生过病,一开口就叫自己“臭丫头,死丫头”,脸上却总是挂着温柔笑容的父亲此刻却睡在病床上,身上盖着一张白色的床单。这个场面对她来说竟然是如此的陌生!
这是……真的吗?
窗外,开始下起了淅沥小雨。雨声很单纯,既没有吵耳的雷鸣,也没有狂风的呼啸。可是,这些雨,却越来越大了……
第六篇 高中篇 ——甜蜜乐章 篇  钟声三十响 8月23日(1)
钟声三十响 8月23日(1)
8月……
23日……
这几天雨一直都没有停过,稀稀落落。软软的雨滴在空中毫无规律的降下,被风一吹,好像无根的野草般散乱一片。
窗外早已没有了行人,在这个与往日几乎没有任何不同的夜晚。人们甚至已经感受到了些秋的凉意。打起的雨伞屈指可数,偶尔路过的自行车上,也盖起了五颜六色的雨衣,将那些恐慌的四处逃避的雨水,遮挡在外。
“爸,今天天气稍微好了一点呢~~~”
宇文雨站在窗前,双目望着窗外。是啊……的确是好些了,比起前几夜,现在的雨变得更薄,更细,更无助了……
“哗啦”一声,宇文雨拉上窗帘。在她的身后,宇文松微笑的躺在病床上,眼中露出一丝倦容。他点了点头,从旁边的药柜上拿起一份案卷卷宗,就要低头细看,却被女儿一把夺过。
“爸,今天是你的生日,也是我的生日。你就休息休息,好吗?”
宇文松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将手中的笔放下,全身心的躺在病床上,笑着道:“这些当事人可是很急的呀,他们的老板欠了他们两年的工资没还……”
“爸!”
宇文松不说话了,他张开双目,静静凝视着这个女儿,笑了笑。
“爸,在你病好之前,这些东西全都不能再碰,知道吗?”
宇文雨的脸上浮现出一丝难得的笑容,抓起那些东西塞进自己的皮包。随后,她露出一个极为灿烂的笑容,看着宇文松,欢快的说道——
“所以,为了那些能够讨到工资的人着想,爸爸你也要快些……快些好起来,对不对?你说呢,爸~~~?”
宇文松呵呵笑了两声,轻轻点了点头。好像他从没从女儿的口中得知自己犯的是什么病,从没看过自己病床前挂着的那块病历表上写得是什么似的。他似乎只是得了一场稍微重一点的感冒,只要休息一会,很快就会好似的。
“傻丫头,别哭。”
“我没哭!爸!你答应我!你说过要给我办第二个生日的,你说过要给我一个新妈妈的!你答应我,您一定会好起来对不对,爸!”女孩不断伸手抹着眼角,这双早已哭红了的双眼此刻变得更为通红。那些本该渗出的液体,也在一次次的涂抹中消失……
宇文松依旧在笑着,看到女儿如此的痛苦,他反而更为难受。这位父亲伸出手,向着女儿招了招:“丫头,过来。”
等宇文雨坐在床边之后,父亲的手温柔的搭在女儿头上,就好像以往上千上万次一样轻轻抚摸着。女儿也只是乖乖坐在那里,感受着父亲手心的温暖。可她的手臂再也赶不上泪水的速度,奔涌着流了下来……
“呵呵,傻丫头,你还不是哭了?和你老爸逞什么强?”
“不!爸爸,你一点都不老,还很年轻的!你一点都不老!”
宇文松轻轻揉了揉女儿的头顶心,顺着她的长发缓缓下滑,拭去她眼角的一滴泪水。
“我的乖乖丫头,那么漂亮的女孩子如果只是哭,可就不好看了呀。来,快去把眼泪擦干净,爸爸还有很多时间可以陪你的,不是吗?”
宇文雨本没有答应的意思,可看着病床上得父亲,她还是轻轻点了点头,用纸巾将泪水擦去。也就是在这一时刻,病房门口传来一阵有序的敲门声。
“小雨,是我们……可以进来吗?”
门一开,乐点点,冯强,赵湘云,姬琉璃,琥珀,丹落枫六人相继进入,朝着宇文松问了声好。冯强手里捧着一篮水果,丹落枫手里捧着一只蛋糕,也将其放在一旁的柜子上。
“呵呵,那么多人啊?”宇文松想要起身,可长时间的卧床让他的身体显得有些僵硬,一时没有起得来。宇文雨急忙上前扶住,乐点点也紧随着走上去架住了宇文松的另一只胳膊,等冯强调整好床高之后,才好好的安放好宇文松的身体。
“哎呀呀,让各位见笑了。今天是我家那丫头的生日,反而让你们看到我这个不识趣的长辈在这里,各位一定会感到无聊吧?”
丹落枫默默想了一会,走上前,一个开朗的笑容立刻与他脸上绽放:“没事,宇文叔。反正我们也空闲,在帮小雨过生日的同时顺便来给您也办一个,同喜嘛!哈哈……”
“你这家伙!竟然还笑得出来!”
忽然间,冯强一把抓住丹落枫的领口将他顶在墙上!表情由于激动而显得有些扭曲。
“你到底是抱着怎样的心思过来的?难道你已经赚钱赚的昏了头,看不清楚现在的状况了!”
若是往常,丹落枫就算不对冯强反唇相讥,至少也不会给他好脸色看。但现在,被顶在墙上的他反而别过脸,神情木然的看着一旁的空床铺,一句话也没有说。
乐点点急忙上前将冯强拉开,低声了句:“你有病啊!现在这种时候还吵?”随后,她第一时间回过头望向小雨,脸上的笑容比丹落枫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