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 34 部分阅读

佟?br />
她作为他的老婆,就不该成天跟个男人不清不楚,更何况还是个明明对她有念想的。
白渌一愣,脸色跟着白了,嘴角猝然一歪,声色彻冷,“我有什么好丢人的,我光明正大的见朋友!”
“白,渌……”
他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字一顿的咬牙切齿,却只是叫了她的名字。白渌觉得全身都不由一颤,那狠厉森寒的眼神不止是警告,本身就是惩罚了。
故作镇定的扬了扬头,一把甩掉他箍住自己的手臂。手腕处,已经红了。
她的笑意更浓,好像喋血玫瑰似的,“你就更不用丢人了,不就珍藏个朋友的礼物,大家感动还来不及呢!”
白渌故意将“朋友”二字说得很重,看到池城额角的青筋都暴突出来,她狠狠咬合着牙龈,抑制住心中的情绪。
池城突然冷嗤,“彼此彼此。”
他又坐回了椅子上,重重的一声响。白渌一愣,转念才明白他说什么,连笑都僵了,“谁和你一样了?我至少没有惦记着有夫之妇本内容为小老公,请止步1章节文字内容!”
“起码我有的惦记。”池城立刻迎上。
这话,如同一串银针,全部射在了白渌胸口的一个位置上。
白渌的身子重重一震,眼中的恨意被一层薄雾给裹挟。
她盯着他,一动不动,她站着,他坐着,目光却几近是平视的。
好像一对兽,为了攻击彼此,便每每找准对方最为脆弱的脖颈,咬出深深的齿痕,喷薄出一串黑红色的血柱。如果自己痛,便拼了命让对方更痛。
池城的眼光微有躲闪,他意识到自己终是过分了,许多话,是禁忌,纵然气急,也是不应说的。他失言了。此时,却已容不得将说出的话收回来,如同墨已成画,修改不得。
也好,至少她今天是有情绪的,不像平时他面对的那张面具,那尊木偶。
他看到她眼底的清波渐渐干涸,好像露出碎石的溪底,却没有起到一览无余的作用,倒好像蒙上了一层看不清的屏风,挡住了所有汹涌的愤怒。
她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头也不回的丢下一句,“那你也比我可怜!”
至少,她的淮一是爱她的。永远。
白渌扬了扬头,觉得后脊背渗出层层冷汗,却强迫自己将后背挺得更直一些。门被重重关上,池城感觉脑中紧紧绷着的弦被人蓦地一弹,颤得疼了起来。
鼻息间,除了她突然带来的淡淡的油彩味道,还有一股温软却刺鼻的味儿。
池城眉峰拱起,瞥了眼还在肘边的白瓷杯子,他顿了半秒,目光停在已经没了雾气的液体上,应该没有刚才烫了。他看了眼紧闭的房门,才捏起杯耳朵端着慢慢向自己挪,还没拿到鼻尖就瞬间远离了。
温热的液体溅在虎口几滴,他厌恶的耸了耸鼻子。
最讨厌生姜的味道!她竟然让他喝?
池城看了眼桌上的精美盒子,瞬间怒从心来,顺手就将钢笔丢了出去。“啪”的一声落在大理石地面上,略有突兀,听起来又冷又硬。
**
今晚没了,明天正常更新,抱歉这几日比较忙~~
小老公,请止步1;章节目录 一池寒渌兽斗更新完毕!
正文 【一池寒渌】拿错的行李箱
小老公,请止步1;章节目录 一池寒渌拿错的行李箱
机场大厅的大理石地面总是光可鉴人,十寸黑色皮靴踩在地上“噔噔”作响,却依旧觉得腿脚发软本内容为小老公,请止步1章节文字内容。
温度骤降,窗外正下着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少有的大雪。
白渌随手扯了扯围在脖颈的橙色丝巾,仿佛是初冬时分的唯一一点鲜活色彩。懒
十个小时前她还在法国,那个集浪漫与奢华为一身的国度。那里有她最为幸福的时光,亦有她悲伤致死的记忆。她只是去参观了导师的画展,剩下的十几天的时间都帮着展厅忙里忙外。不用去想起,更不用去缅怀。是她不敢。
那个事故的街道她这辈子都不敢再踏足半步,好在画廊地址离那里很远。
而此时,她已经回到了这里,一个温婉缺失,冷硬霸气的城市。空间与时间的共同转换让白渌一时有些不知身在何处的错觉。
半个月的时间,让她几乎忘记了在这里,她已经嫁了人,而那个男人的面目在她的脑海里几乎没有留下什么痕迹。其实,不记得的又何止池城的样子,她的淮一不也一样?笑容必然是清俊优雅的,眼睛呢?喜欢轻轻眯着,好像一只阴险狡诈的狐狸。不对,这不是她的淮一,这又是谁?
白渌太阳|穴“突突”的疼,身体的燥热与战栗好像冰火两重天的较量,她索性一把扯掉了将脖子勒得喘不上气的丝巾,随手塞进手提包里。(看小说就到 。u。)虫
跟着人流去取行李,白渌低头看着大理石整齐的分割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