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班男生都上过我_第 21 部分阅读

可是,是什么时候对这个丫头转念的呢?是她一次次找她哭诉,说着锦方烬的冷酷无,说以后再也不要搭理他了,可是第二天还是悄悄地做好早餐送去他楼下?还是那次她笑着对她说他们的一度春风,那时候,林以琼看着她少女般娇俏的容貌,第一次却有了恻隐之心,还是拖拖好了,锦方烬已经离开的这个消息,她说不出口,太伤人。
林以琼轻轻地抚摸着苏西橙的额头,这个女孩儿,那么美好,有时候她自己也在想,要是当初她没有去怂恿她去倒追,现在的一切,是不是都会不一样。
苏西橙没有怀孕,陈橘白没有去刻意接近,她还是陈橘白最亲密的青梅。
昨晚的陈橘白伶仃大醉,一口一个我爱你,一口一个对不起。
林以琼明明知道,他口中爱的人是谁,他口中对不起的人是谁,可是心中却还是有点儿侥幸,会不会,是自己呢?
可是这一切一切,都在那张床上交代清楚了。
林以琼想着,昨天晚上,她看着摇晃的天花板,耳边是一个有一个的苏苏,苏苏,让她在那一刹那,世界一片茫茫白雪,找不到尽头。
酒店的门铃响了响,林以琼看了看苏西橙,却还是推醒了她,再自己去开门。
房门打开,门口站着的是一个穿着粉色衬衫的男子,领口那里开了两颗纽扣,露出精美的锁骨,林以琼想,很少有男人的锁骨能有这么漂亮的,再从锁骨往上看,只见一张宛若被细致美化过的脸,嘴角的一边升起,划过一道邪气的笑,而那双潋滟的桃花眼,却透着无尽的冷气,而这冷意,却一瞬间,春暖花开。
“哥?”
身后,苏西橙揉着眼睛,还未睡醒的嗓音,软软糯糯的一声叫。
------题外话------
这张我写得挺卡的,所以字数少了点,现在已经两点多了。没关系,今天少更点!明天万更怎么样!嗷嗷嗷!
=。=
听说卖萌有票子。所以,不管月票评价票,都向我砸来吧。(月底攥着票票会过期的哟~)
公子青城丶 投了1个月票(自己给自己投票什么的太厚脸皮了!)鲍小渝 投了1个月票、杜蘭舟 投了1个月票、生菜传说 投了1个月票。
【080】谎话精
“哥。***”
苏西橙这会儿也摇摇晃晃地起了身,朦朦胧胧地揉了揉眼睛。
“哟,还记得我,看来还没被那男人迷得荤荤素素的嘛。”妖孽男人倚在门边上,一番话说得那叫一个醋意横飞。
男人叫苏子颜,据说这小子从一出生开始,就艳压群芳,就是苏西橙的儿子一出生的时候,也和猴子没多大区别,那都是长了两天才好看一点的,所以啊,当时苏子颜可是他们家的一枝花,她妈妈也因为他的样貌,而想取名叫苏紫嫣,无奈他爸爸说太女气,才成了这个苏子颜。
小时候苏子颜家和苏西橙家关系很好,怎么个好法呢?那就是身为独生子女的苏西橙和苏子颜,两个人比亲兄妹还亲。
苏西橙从小就很黏苏子颜,而苏子颜从小也宠苏西橙宠得很,从小到大,苏子颜有一半的零用钱都是给苏西橙买零食用去的。
直到苏子颜十八岁高考之后,才去了美国留学,这一去,就到了现在。
这些年,苏子颜和苏西橙一直就没有断了联系,他们是表兄妹,却一直比亲兄妹还亲,只是当年对她如自己孩子般的舅舅舅妈,却在他们家没落之后,翻脸不认人。
小时候,苏西橙拉着苏子颜玩过家家的游戏,总说着长大之后要嫁给哥哥,那时候他们还小,也不明白血缘之间的联系,大人们也当他们是打打闹闹,却只有苏子颜特别认真地摸了摸苏西橙的头,道了一声“好”。
苏西橙一直没敢跟苏子颜说自己的事,苏子颜也一直以为,家里一切安好,只是有时候会想想,那个小时候黏他黏得死紧的小女孩,现在变成什么样儿了。
苏子颜这些年一直在美国
生活,自己开了间公司,白手起家,成为现在华尔街最炙手可热的新贵。
要不是这一次苏西橙在网上闹得很,也恰巧被苏子颜看到,他可能还不知道,自己的从小宠到大的小妹妹,已经为人母。
却一直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
“哥哥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十年未见,当初壮志酬筹的男生,已经成了一名事业有成的男人。
十年未见,当年跟在屁股后边的小尾巴,却成了一个孩子的母亲。
“我怎么能不回来呢?不回来还不知道我妹妹不把我当哥,出了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苏子颜一番话说得那是一个阴阳怪气。
苏西橙哪能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当年父母的离世,亲人一朝之间的翻脸,到底让她寒了心,可那时候,正是苏子颜事业上的关键时期,他们俩打电话的次数也少得可怜,苏西橙看着舅舅舅妈的态度,也不敢打扰他的生活,咬了咬牙,也撑了下来。
其实说到底,苏西橙心里也内疚,她爸妈对苏子颜的好,当年那是和他们的亲生女儿一样一样的,有她的吃的玩的,就不会漏了苏子颜。
“哥,我们找天去拜拜爸妈吧。”
苏西橙软了口气,走上前几步,彻彻底底把脑袋埋在了苏子颜的胸口上,身体颤抖,这么多年,她就知道,她的哥哥一定会回来的。
“小西,怎么不来找哥哥。”
“不知道你地址。”苏西橙从苏子颜的怀中撑起,笑得两颗小虎牙都露了出来。
知道这是这傻丫头的借口,但是苏子颜也只是揉了揉她的头,像很多年前那样,亲密无间。
而等这两人含脉脉地对视时,林以琼却十分适当地轻轻咳了几声。
“咳咳。”
苏西橙扭头看向林以琼,却看到站在他们不远处的……咳咳,锦方烬和小宝。
苏西橙下意识地就把苏子颜推开,往后退了几步,可是这感觉还是怎么来怎么怪。
就像是……被丈夫抓到妻子什么什么的。
小宝见到一天没见的妈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