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第 8 部分阅读

华静拍着掌赞道:“恭喜你答对了!”
陆飞神s尴尬地笑了笑,答对了这种问题,实在不值得恭喜什么。
“陆同学,请听题,《诗经》在内容上可分为哪三部分?”另外一名读书会的成员提出了问题,这个问题同样简单至极,通过高考的学生,应该都能答出来。
“风、雅、颂。”
“鲁迅先生的原名是?”
“周树人。”
“乐不思蜀这个成语指的是谁?”
“刘禅,r名阿斗。”
……
尽是一些简单至极的题目,陆飞一路过关斩将,顺畅无阻,五分钟不到,就只剩下李秋水和薛明宇没提问了。
“李老师,你先还是我先?”薛明宇问道。
“你先问吧。”李秋
水道。
薛明宇坐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道:“陆飞,前面那些问题太素,我估计不对你的胃口。来,你听听我这个。”
薛明宇装腔作势,对着桌上的字条,诵读起来:“‘历经沧桑已是满头银丝的拉尔夫神父最终在同样已是暮年的梅吉怀中死,死在德罗海达的庄园里。那是梅吉的地盘,他并没有死在上帝的怀里,但是在最后的那一刻,在他离的那一刻,在上帝的光辉中,他忘记了梅吉。’陆飞,请你告诉我,这段话出自哪本书?”
读书会的许多人都没听过这段话,从一本书中随便挑出一道话,然后让人出出处,这在她们看来,分明就是强人所难。
“薛明宇,我随便拎一句话出来,让你告诉我是哪本书里的,你能做到吗?出这种题目,你恶不恶心!”华静火冒三丈,站起来指着薛明宇的鼻子质问道。
薛明宇脸s变幻,阵青阵白,很是难看,华静几次三番为陆飞出头,他看在眼里,敢怒不敢言,强压着火气,只要能阻止陆飞加入读书会,挨几句骂又有什么关系。
“华静,我刚才念的那段话可是出自一部世界级的名著,大大的有名。我想陆飞应该看过的。再了,我的题目在范畴之内,没有违反规则吧?”薛明宇冷笑着反击。
薛明宇的这道题目虽然刁钻,但确实是没有违反李秋水制定的规则。众人虽然生气,却也拿他没有办法。
“从没见过像你这样小心眼的男人!”
华静的目光从满鄙夷,从薛明宇脸上一扫而过,转过身,心想如果陆飞因为这道题答不上来而无法加入读书会,她将永远都不搭理薛明宇。
一不小心成为众矢之的,薛明宇成了众人抨击的对象,心里愈加记恨陆飞,脸上的神s更加yn鸷,催问道:“陆同学,是不是没听清楚,要不要我再念一遍?”
陆飞微微一笑:“没那个必要,碰巧我读过这本被誉为澳大利亚的《飘》的经典著作。考琳麦卡洛的《荆棘鸟》,是一部值得人一读再读的不朽经典。”
薛明宇顿时愣住了,听到陆飞报出的答案,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jng心设计的题目就这样被他轻而易举地解了。
“这、这怎么可能?不都这家伙不学无术吗?以他的品味,他怎么可能会看过《荆棘鸟》?”
一时间,薛明宇的心里冒出了无数个问号,但事实摆在眼前,陆飞的的确确给出了正确答案,他想抵赖也不可能。
“李老师,该你提问了。”
薛明宇眼巴巴地看着李秋水,希望她的题目可以难倒陆飞。
李秋水站了起来,走到讲台上,道:“陆飞,你找位置坐下来。我有几句话要讲。”
陆飞就近找了张空座坐了下来,薛明宇依旧不依不饶,站了起来,对着讲台上的李秋水大声问道:“怎么回事?李老师,你怎么还不提问?”
“还需要我提问吗?”李秋水脸s一冷,“你的问题那么难,他也照样答了出来,我看我没必要再提问了。我宣布,陆飞同学即刻起正式成为星火读书会的一员,大家欢迎!”
话音未落,李秋水带头鼓起了掌,除了薛明宇之外,其他人都跟着鼓起了掌。
陆飞站了起来,躬身致谢。
机关算尽,还是没能阻止陆飞加入读书会,薛明宇气得牙根痒痒,咬紧了牙,愤恨地瞪着陆飞的后背,目光yn险而狠毒,心里闪过无数个歹毒的念头,恨不得将陆飞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