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被太监玩儿_第 6 部分阅读

重生的准备,全是为了你吗?”
“别这么说……我真的好害怕。”他胸前的疤痕深深的烙印在她心坎上,她真害怕自己
会让他又面临一次危险。
“我的美人儿……你活多久,我便会活多久。”顺了顺黑发,仇悠云不断的在她耳边呢
喃安抚。
“哇呜……你不能骗我。”再也忍不住激动,于美人放声在他怀里嚎啕大哭。
“时间会证明我方才说的是事实。”像是哄婴孩似的,他不断的拍着她的背部给予她安
全感。
唉……他可怜的美人儿,这些年来受了不少委屈。
米米米翌日早晨,马车在茶庄外等候,仇家一动一静皆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尤其于美人
的存在更造成轰动。
众村民们全忧心仲忡,生怕那出名的扫把星会书及仇家大少爷,同时也责怪天和师的法
术不灵,这烂桃花不但没斩去,反而愈开愈旺。
当仇悠云与于美人出现在大门时,顿时闹烘烘的场面遽然无声,然而百余道异样眼光全
说明了一切。
仇悠云握紧她的手给予力量,尔后微笑的对众人道:“各位乡亲父老早。”
“大少爷您要出远门啊?”老一辈的乡亲们纷纷的关心问候。
“只是想带着未来的女主人到茶园走一走。”他牵着于美人向众人介绍她的身分。
“吓!这这……”乡亲父老们吓得全都倒抽口气。
而三姑六婆们就嘴杂了,“哎唷!娶个煞星这怎么成……”
“时候不早,先与各位乡亲道别。”仇悠云有礼的道别阻断议论纷纷四起。
马车在人们失神的目光下走远,而段天佑与徐生和往常一样,骑着马紧紧的跟随在后。
过了久久,乡亲们才陆续散去,而且全不停的摇头替仇悠云喊命苦。
仍可见窗外人人摇头忧心的样子,于美人终于忍不住的开口问道:“为什么要带我去茶
园?为什么要对乡亲说……”
等待一会儿仍见她说不出口,仇悠云替她接话,“说你是我未来的妻子,这是事实。”
“我又没有说要嫁给你。”她挪挪身躯坐到旁边,噘起红唇的斥责他:心里却是惶恐与
欣喜。
“有,才隔一夜你就给忘记了。”他指着她手上的订情之物说道。
双手交叠遮掩住戒指,于美人垂下羞红的脸蛋,咕哝的埋怨,“你很奸诈耶,我只不过
是小住三天而已,又没有答应你什么。”
“事到如今,由不得你。”仇悠云伸手将她拦回怀里,霸道言语表明一切。
“你……”他的手指轻触唇办阻止话语,那黑眸眼底写满坚决,让她收起钻牛角尖的情
绪,乖乖的依偎在他怀里。
细闻他身上能安抚情绪的清香,于美人改口道:“那等我们七老八十再成亲好不好?”
“哈哈……真服了你的想法。”像呵护珍宝似的捧着精致脸蛋亲吻,仇悠云点头允诺,
“只要你时时刻刻伴着我,何时成亲都无妨。”
成亲不过只是个形式,如果省掉这仪式能让她安心,那有何不可呢。
“嘻……”芙蓉睑蛋漾起美艳笑容,于美人安心的靠在他怀里。
她心里很明白,谎言、仇敌……甚至孤煞命格的束缚,全部都在他给予爱情之后淡去,
此时此刻她只是他捧在掌心呵护的小女人。
窗外景致一幕幕掠过,经过绿林小桥流水,马车已经离远杭州城。
仇悠云指着远处青山,“悠云茶园在那座山里。”
颐洋洋的窝在他宽广的怀里,于美人抬起头来远望,“好远哪,是上次夜里你带我去的
地方吗?”
“嗯,有个小女人像个娃儿一路睡,然后还傻傻的将茶叶当成虫子。”忆起她刚睡醒没
有防备的傻样,仇悠云不禁咧嘴取笑。
“别笑我啊,整天烦恼营运赤字都累惨了,你还不让我休息。”自从爹娘去世之后,她
就从不曾好眠休息过。
以马车行进的缓慢速度来看,到达茶园恐怕已经黄昏之时,她还真佩服上一回他能抱着
自己在夜里奔驰这么远,也是她睡得最舒适的一回。
大手轻抚乌黑秀发,仇悠云宠溺道:“睡吧,什么都别想,好好休息。”
会安排此次出游,当然不是纯粹带着她游山玩水,最主要的目的,是让王一正有下手的
机会公主被太监玩儿。方才在茶庄瞥见那怨恨的眼神时,他已经预料鱼儿上了钩,就待他收竿捉鱼儿了。
而他的美人儿也该好好休憩,才有体力应付意外状况。
正午时分,马车停靠在阴凉树林里歇息,不远处王一正驾着马车与小九追赶而来。
“小姐。”小九下马车立刻飞奔至于美人的身边,小脸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呜…
…奴婢可想死你了。”
“你们怎么都来了?”于美人很讶异他们此刻跟随而来。
“小姐一夜未归,属下放心不下。”他依旧是那一板一眼的模样。
“悠云,你没有替我捎讯息回于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