裙子底下没穿裤子同桌_第 16 部分阅读

“我说过你会步肖灭的后尘!”刘子豪迈步上前,对着肖啸天灵盖一掌劈下后也没有在意肖啸是否死亡,他连忙提腿一闪跃入人群之中;
“现在才知道溜走,是不是晚了一些呢?”刘子豪跃进人群后,单手扣住周乾的喉咙询问道;
“鬼士大哥救命呀!他就是刘子豪,他手上有你需要的东西!”周乾没有回答刘子豪的话,而是偏头看向人群外另一边求救。。。。。。。。。。。。。
ps{将近花了五个小时刚刚才赶出来,太累了}
第5选8章 -另类的参选者
第58章-另类的参选者{ps;过度章节由太多东西要写,累呀!}
“鬼士大哥救命呀!他就是刘子豪,他手上有你需要的东西!”周乾见到肖啸倒地后第一时间迅速从人群中溜走,却不料还没有离开几步便被刘子豪发现并控制住,周乾心中慌乱当即对着人群另一个方向求救道;
“果然是你和贾元在暗地里耍手段,你们确实不能留了。”刘子豪最是厌恶暗地里耍yin谋手段的人,也裙子底下没穿裤子同桌不知道贾元和周乾在暗中使下了多少这样的手段,刘子豪决不能姑息养jin,要还于他们最为沉重的代价;
特别是贾元,此人秉xingyin险毒辣,做事不折手段,刘子豪对他记恨了好久,早就想将他杀之而后快,只不过贾元有云岚门入门弟子的参选资格这一身分刘子豪有忌惮,自从离开朝阳县后贾元又一直刻意和张宁、夏雨走得很近,刘子豪实在找不出对他下手的机会。
刘子豪现在完全明了自己在来到云岚城后为何会遇到的这么多麻烦,贾元和周乾这两根毒刺绝对不能留下的;既然已经逮住了周乾,哪么拔毒刺就先从周乾开始。
“鬼士大哥快救救我!救救我!刘子豪手上的宝贝若是鬼士大哥能够得到,取得内门选拔的第一名将轻轻松松。”周乾连唤几声救命都没有人出手救他,周乾当即就更慌乱害怕了,于是裙子底下没穿裤子同桌连忙再次利诱的喊道;
裙子底下没穿裤子同桌“狗一样的德行,死吧!”周乾这样的人多活一秒时间都是危害,刘子豪单手扣住周乾的脖子,五指微微用力,一声脆响过后,劲椎和喉管纷纷断裂,周乾眼睛大睁死不瞑目;
“阁下,不会听信他的话吧?”刘子豪随意扔掉周乾的尸体,侧脸对着周乾求救的那个方向淡淡地说道;
“既然你已经发现我了还敢大张旗鼓的将他杀掉,想必你还有底牌没有施展出来。”人群中一个皮肤黝黑、骨瘦如材的高个青年在听到刘子豪的话后表面镇定心里面却有些吃惊的向外走去。这个高个青年正是周乾嘴中所说的鬼士。
“难道你真的相信,或者要给他报仇?”当鬼士走出人群刘子豪见到他的第一眼心中便生出了一股强烈的危险信号,这个人是目前为止刘子豪见到实力修为最为强大的一个,肖啸绝对抵不过他的一招之力。
“我不想让他死,他绝对死不在你手上。给他报仇?他还没有这个资格!他所说的事情我只相信三分,即使你真有能够提升实力的东西我却也不稀罕。”鬼士脸上毫无表情,配同上他的身体特征将‘鬼士’这一名字呼应得淋漓尽致,他就一个十足的活死人样子。
“话未免说得太夸张了吧!即使你有裙子底下没穿裤子同桌聚气境四段的修为,但想要从我一个念头便可以决定他生死的手上救走他,你觉得可能吗?”刘子豪不相信鬼士有这种能力,除非他的实力有凝丹境,不然根本没有可能从自己手上就下周乾。
“聚气境四段当然救不下他,若是有聚气境五段实力,再加上如此的速度呢?”鬼士知道自己在周乾已经死亡的情况下说有能力就下他缺少信服力,也不多做辩解,直接将自身实力施展而出,身体一晃便消失于原地;
刘子豪见到鬼士消失于眼前条件反sh般的往后退走几步,可当他还没有退开两步时,鬼士的身影便鬼魅的出现在刘子豪的背后,
感觉到背后的鬼士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刘子豪心里面霎时间生出了极度危险的感觉;
出于本能反应刘子豪当即转身,五指一握,提臂便对着背后的身影一记铁拳攻去;
当刘子豪转身后入眼的第一视觉就是鬼士的一记掌法;
鬼士的一掌已经临近刘子豪不足一尺距离,所幸的是刘子豪的一记铁拳刚好迎接上去;
“啪~!”
刘子豪一记铁拳砸在鬼士的掌心仿佛砸在了钢板上一样,爆发出金属一般的锤击声;
刘子豪的拳头受到鬼士的劲力当即被震开,皮肉被震得裂开,流出滚滚鲜红的血液,刘于此同时刘子豪脚下不稳,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而反观鬼士,他无论动作还是站姿都没有一丝发生变化,整个人立在原地如同直松一样,这足以显示他的强大。
“住手!”
就在刘子豪刚刚显现势弱的时候,人群外立马传来一个苍老的叫喊声,叫喊声不大却极具威慑之力,非凝丹境不可为,所有人听到后的第一个反应出的人便是----云鹤长老;
“终于还是现身了,这样也好,足以证明他被云岚门十分看重,内门选拔开始后将会更jing彩!”鬼士丝毫没有被云鹤长老的声音所震慑住,一如开始表情没有一丝变化,但从鬼士的话中可以听出激动的变化;
“小子,云岚门入门弟子的选拔并不是你们可以捣乱的,听老夫一句话,赶快离开云岚山回你们该去的地方。”云鹤长老在面对鬼士时依旧是一副慈爱祥和的面容,仿佛鬼士也是云岚门弟子一样;
“我们是来参加云岚门内门测试的,离不离开你说的不算。”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乖乖地通知他们离开云岚门,否则出
了事情就晚了。”当鬼士做出回答后云鹤长老脸上的慈爱祥和霎时消失不见,与之替换的是一脸肃严。
“你吓不住我,你们也别想对我们做些什么事情,副门主和几位长老已经到了云岚城,我们
出了事,云岚门内门选拔的弟子也绝不会幸免!”鬼士虽然畏惧云鹤长老他们的实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