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同桌捏我胸很爽_第 25 部分阅读

“为什么要帮我?”我傻傻地问。
“以前老板娘对我很好,一直把我当作是她妹妹,而且如果不是你们,我和张凡不会有机会认识,我也很感激你对张凡那么照顾,你们都是好人,所以一直在想着怎么报答。”
我默默地点着头,沉吟了半天抬头问:“李冉,你说雨晴能原谅我吗?我想找回妃子,你觉得雨晴能答应吗?”
李冉轻笑了声:“老大,该说的我在网上都说了,其实有些观点我去你家和雨晴聊天的时候,提到了一些,她基本都能接受。我知道你没办法直接开口,所以给你准备了这个。”说着她把牛皮信封推到我面前:“你把这个给她,让她自己看了之后慢慢考虑,之前因为她怀孕,生了孩子之后也需要休息,不能有心事,所以我现在才和你坦白了这事。”
我半信半疑地拿起信封,打开一看,是一叠打印稿,我翻了翻,居然是我在网上发的那些忏悔和网友的漫骂质疑,包括“好女人伟大”的开导。
我犹豫地看着李冉上课同桌捏我胸很爽:“把这给她?”
李冉点了点头,胸有成竹地回道:“对,等她考虑清楚了,我再带你们去见老板娘。”
真是天降喜讯,我腾地挺直身子问:“你知道妃子在哪儿?快带我去。”
李冉态度坚决地摇着头:“不行,你现在还不能见她?”
我有点急了,忙问为什么,李冉解释道:“你现在去见了她,她还是会离开你的。她离开你是不想伤害雨晴,所以只有你和雨晴一起去见她,让她留下来,她也许才会留下来。”
李冉的一席话让我冷静不少,我点了点头,然后问:“你怎么妃子在哪儿的?”
“那天你冲出店之
后没多久,权小姐就急匆匆的出了店,我担心你出什么事,所以也跟了出去,却看到权小姐在一个角落里和老板娘在说着什么。”
这么说当天我狂奔出店的情上课同桌捏我胸很爽形妃子是看在眼里了,她心里一定也很伤心,我叹了口气问道:“你是跟着妃子回去的?原来她一直在苏州,我还以为她回日本去了。”
“恩。”她点头回了声,然后喝了口咖啡,抿了抿嘴像是想到了什么,轻咳了声说道:“你放心,这段时间我偷偷去看过她,她挺好的,还推着婴儿车在附近的公园散步。”
我欣喜之余忙追问:“男的还是女的?”
李冉笑了笑:“隔着那么远我怎么知道?现在你知道她一切多好,应该放心了吧?”
“李冉,我真不知道该什么谢你。”
“都是朋友,这些都是应该做的,希望你们能幸福。”
知道妃子的情况后我心里平静了很多,我感激地对李冉再三表示感谢,然后上课同桌捏我胸很爽看着手上的这叠纸,心里乞求能获得雨晴的谅解和支持。

我和日文女外教(二百零三)
第二天上班之前,我把牛皮信封放床边,走到门口时对雨晴说:“老婆,我有点东西放在床边,你要是觉得闷就看看。”
“什么东西啊?”萧雨晴笑着问。
我看了她一眼,不知该说什么,只得笑了笑,然后出了门。
这整整一天心里都像吊了块大石头,就等着萧雨晴给我打电话,质问我什么要欺骗她,可直到下班都没动静。
张凡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提醒道:“宋总,还不回去吗?下班时间到了。”
我愣了数秒回神点头:“哦,回去,这就回去。”
车子开到离家不远的地方我停下来。
我下车抽着烟上课同桌捏我胸很爽,看着那幢灯火通明的别墅,心里有些胆怯,不敢面对雨晴。
来回踱了几步之后,我掏出打了个电话:“喂,胡哥,我现在去你那。”
胡哥骂咧咧地说道:“要啊,还打什么电话,和我还用客气吗?”
我笑了笑说马上来,然后发动汽车往市区开去。
见了面胡哥就问我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摆了摆手,让他帮我上几个苏北特色菜。
胡哥打量着我,问:“喝酒吗?我陪你喝点。”
我摇了摇头,说:“不了,来点茶吧。”
“来壶碧螺春。”胡哥吩咐了声,然后笑着问:“什么时候改喝茶了?”
我接过胡哥递来的烟,点上头吸了口回道:“喝酒怕误事,喝茶还能养神静气。”
胡哥笑了笑,然后向我讨教起如何推广他这家店的新菜系,这一聊下去就是几小时,眼看着已经快十一点了,要在平时,萧雨晴电话都催几回了。
“呦,今天这时间过得怎么这么快?”胡哥看了看时间,然后抬头对我说:“你早点回去吧,免得老婆担心。”
我点了点头,和胡哥道别后回到车上。
雨晴这会该是睡了吧?我又看了下时间,然后慢悠悠地开车回家。
客厅茶几上的台灯亮着,我感觉萧雨晴似乎在沙发上做了很久,我蹑手蹑脚地走到卧室门口,门稀着缝,在地板上留下一条昏黄的光线。
我轻轻推开门,见萧雨晴正半躺在床上,看着一旁的婴儿床。我下意识地又瞄了眼早上放牛皮信封的位置,见牛皮信封还在那搁着。
我心里嘀咕:难道她没看信封里的东西?
她头低着轻声问道:“回来了?”
我尴尬地应了声,然后走到婴儿床边,看着正熟睡的儿子,抬眼打量着萧雨晴。
“你先去洗澡吧?”她又说道。
我心神不宁地到浴室冲了个澡,然后回到卧室,慢悠悠地上了床。
“啪”,萧雨晴关了灯。
我没勇气开口问信封里的东西她是看过了还是没看过,我侧着身躺着,只能自己在心里琢磨:如果看过了,她怎么会这么平静;如果没看过,今天的她为什么会这么反常……
就在我忐忑不安的时候,萧雨晴翻了下身,我顿时一紧张,然后背上一热,是萧雨晴贴着我的背,搂住了我。
我感觉到睡衣被泪水沾湿,心里怜惜,再也顾不得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