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带罩被同桌玩了一天_第 24 部分阅读

燕弘真去了前院练武,苏慧娘便到了花厅中,吩咐木香把府里的下人们都叫到了一起。
燕府中正经的主子只有她与小七两个,然而,伺候的下人却是不少,粗粗数下,竟有二十之数,这些都是燕弘真后来添置的,苏慧娘得一一熟悉才是。拿了花名册,木香立在她身边挨个叫着,先说姓名出身,而后说对方擅长什么,以前是否在别处当过值。众人听得自个的大致生平都被一一记录在册,心下便是一凛,又忆起新主子爷可是锦衣卫的出身,立时便生出了三分惧怕,对苏慧娘也越发恭敬起来。
苏慧娘在管家上可谓是一把好手,上辈子偌大的侯爵府在她手里也是整整序序的,如今自然也不列外,明确职责,定下规矩,说明赏罚制度,一番软硬间施之下,众人对夫人更加敬服起来。
“从今天开始木香便是府里的大丫鬟,负责内院的事情,小顺子便是府邸里的大总管负责外院的事情。”苏慧娘轻饮了口杯中清茶,缓缓说道:“至于其他人,就要看你们的表现了,若是能力强,又忠心的,本夫人自然不会亏待她。”众人听了心里更加火热起来,谁不想争个管事当当,那负责采买的,负责马匹车辆的,都是极好的活计,自然人人愿当。
如此,苏慧娘还待在于众人吩咐些事情,那边的燕弘真却大步走了进来。
“不是去前院练武了吗?”苏慧娘见到他脸上汗珠一颗也无,不禁好奇地问道。
燕弘真昨日刚刚开了晕,现在脑里眼前的都是苏慧娘的影子,还哪里能够练什么武,怕是一运内功,顷刻间就得走火入魔。
“自然是想念姐姐了。”燕弘真握了她的手,肉麻兮兮地说道。
苏慧娘脸色一红,示意他周围还有旁人,不要乱说话。
燕弘真便环视一圈,见众下人都低垂着脑袋,没一个敢抬眼的,不禁重重地哼了声:“慧姐姐只管放手施为就是,若是有那不听管教的,男的就挑断四肢扔出门外,女的就毁了容貌丢进勾栏院,我看有谁敢反抗。”这般血腥的言论,立时就让底下众人青了脸色,对于男主人手段的狠辣,有了最直接的认识。
苏慧娘轻瞪了他一眼,可到底不好在下人面前说他,只挥了挥手,让众人散去了。
没了旁人,燕弘真便更是大胆,对着苏慧娘拉拉扯扯,搂搂抱抱的,好像怎么稀罕都稀罕不够似的,苏慧娘受不了他这粘人劲儿,只好挑了话题道:“对了,我有一事问你,你那个妹妹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果然,这个话头成功浇灭了他三分兴奋,皱了皱眉头道:“你指的是燕如兰?”
这事苏慧娘确实好奇,只是从永平侯府回来后,先是准备和陆双影相交,后又是自个的婚姻大事忙忙乎乎下,倒真没跟燕弘真提过。把那只不老实的贼手从自己腰上拿下,苏慧娘不着痕迹地把对方按坐在了椅子上。
“切,还不是戚氏那老女人使的手段,她眼见燕弘博承爵已是定数,便琢磨起了其他念头,让燕如兰与皇太孙在云乐寺中来了场巧遇……”燕弘真嘴角扬起,眉宇间有种说不出的讽刺:“往她总是摆出副道德模范的架势,说穿了也不过是让自个闺女去行那勾引之事罢了和那些青楼娼妇有什么不同。”
燕弘真速来与戚氏母女有怨,所以这话也不能全信,不过事情的大致苏慧娘却然已经明了,她不禁有些担忧的说道:“若燕如兰真的成为了皇太孙侧妃,会不会对你不利。”
燕弘真怨恨戚氏母女,那戚氏母女又何尝不是这样想他。如今人家一招得势,若真要报复起来皇太孙和一个锦衣卫百户,谁胜谁败,自然一目了然。
燕弘真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