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放学后叫我爸打你_第 19 部分阅读

,李辰翼
微笑说,“说出来也许你不会相信,但你今天的出现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我诚心邀请你到我家做客。”
接着李辰翼开怀一笑,他想起自己之前对杨璟说过的一句信口胡诌的话。——
李辰翼房间,冉龙兴致高昂的赏玩着屋里的一切。
“屋子里的东西全是你的?”冉龙问。
“嗯,从小到大。”李辰翼躺在床上将手枕在脑后。
“drem…………”冉龙兴奋的说了句英文,李辰翼没有听的太清楚。再次贪念的环视屋子一周冉龙走过去轻托起李辰翼的头斜躺在床上,李辰翼的头枕在他的身上。
“为什么突然消失?”冉龙的手在李辰翼颈间。
“我有些慌,心里。”李辰翼说,“四年,我以为自己习惯了一个人,却原来不得不习惯。心里放不下一些事情,以为再接纳一个人需要时间,心悸却突如其来。也是害怕,关于你是谁,关于你的一切。恰如,你想知道我的心里怎么想。”
“你希望我是什么身份?”
“能希望吗?可以希望吗?希望是就能是吗?”
“we cn try。”
“i try。”李辰翼微笑。
“you hve such pretty brown eyes。”冉龙由衷的说。
“thnks。”李辰翼说,“以前我一直认为它是黑色,因为中国的歌词里总是写——黑色的眼。也许,是它看多了太多故事,渐渐的变了颜色。我想相信,我真的想相信kv,我的人生中我一直在选择相信。可是,——在我相信自己足够坚强,在我曾经最无助,最需要依靠的时候,生活给我的却是一场又一场的风暴。在心里最无法承受的时候是身边所有人都在彷徨,倾诉成了找不到出口压抑在心中最痛的伤口。自己的爱情在如履薄冰,朋友的死亡在顷刻之间。明明爱是人世间最美好的事物,却偏偏变成了伤害,你知道我的生日收到的最震撼的礼物是什么吗?——
“————好朋友一起殉情的消息。”
冉龙紧紧握住李辰翼的手十指相交将李辰翼紧紧抱在怀里,李辰翼不住的凄笑,“我看见了的,我清清楚楚的看见他们就那样深陷在痛苦的边缘。我想要帮忙,我真的希望自己可以告诉他们应该怎么做,可是我真的没有办法,我一点忙都帮不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以为亲情可战胜一切,在最后一次通话的时候我对他说,——自己的父母只有自己去爱,谁也无法代替他在他父母心中位置。他听了,他试图尝试最后一次和父母沟通,可是他的爸爸说,——我宁愿你去死。——
“他们本来是要离开的你知道吗,为什么一定要选择伤害,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局?——”李辰翼无声的哭泣。
“shh,shh,shh。it's ok。it's ok。”冉龙轻声说,把李辰翼抱得更紧。——
那一个下午,李辰翼就被冉龙这么一直抱着直到沉沉的睡去,温暖、安心是他的感觉,再一次选择相信的感觉。………
43
“‘hp放学后叫我爸打你我这一辈子都在拼斗,小孩欺负他,我在他身边。法院决定狗屁抚养权,我在他身边。当我冰箱空空身无分文的时候,我甚至为了他去抢。所以别跟我说什么叫斗!……’
他是我的儿子,我要让他为自己而活,虽然在知道他是个gy(同性恋),我会伤心,我会难过,但我不会责怪他,因为他是我的儿子。所以,我轻描淡写的对挚友说:也许我永远都不能抱孙子了。所以,在儿子和他爱人拥抱在温暖阳光下起舞时,我随着他们一起起舞,对着那些投来的蔑视眼光,我傲然回视:‘这就是我的儿子,我爱他,倾其所有的爱他,无论他爱男爱女,他都是世界上最好的孩子。你呢,你的孩子为自己活过吗?’”——《美好事物 beutiful thing》.
醒来,在一片安宁之中,一个人——身边没了冉龙的踪影。李辰翼没有急切的寻找而是打开电脑,是自己的总归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所谓强求也是徒劳。
三个小时不到,《留给记忆》有了结局,彻底完本。带着微笑,李辰翼把文件打包发给了大涛、方薇、祝天擎、以及所有出现在这本书里他想要一起分享的任何人,邮件上附带着一句话:——这是我们的故事。
随即他给大涛打了一通电话,“看邮件,冉龙的事回去我再找你算账。”
挂上电话一只手出现在他肩膀,一个吻印在脸上,是冉龙,原来他没走。
“下楼吃饭。”冉龙说。——
一顿饭,五个人,一张圆桌。——
这是李辰翼不曾奢望的画面,挺温馨——场面似乎还很融洽。
“冉龙,阿姨的手艺怎么样?”
“嗯。”冉龙竖起大拇指,看得出他很习惯中国菜。辰翼爸爸老神在在的吃着,辰翼外婆一双眼睛猫眼似得亮着让李辰翼有些心怯。
“所以你的父母是成都人。”
“嗯,美籍华人,我妈妈不能生育,出国后一家人在家里都讲汉语。”冉龙轻快的说,似乎不能生育对他们家人来说是一件微不足道的事。
“你妈妈不难过?”听见妈妈哪壶不开提哪壶,李辰翼无语,虽然知道自己小睡的时候他们聊了很多,但也不至于什么都问啊。
“我爸不在意,他说我妈第一我第二,孩子养大了孝不孝顺,还看教育,亲不亲生无所谓。我妈自己伤心也不是办法几个星期就领养了我。”
“听见没有这才是真爱。”辰翼妈妈“啪”的就在老公背上重重一巴掌,看得李辰翼一咳嗽。
“经常回国?”辰翼妈妈又问。
“不经常,有事才回。”
“有对象了吗?”
“再追,追了四年了。”
“这么难搞啊。”辰翼妈妈感叹说,李辰翼猛地呛住咳嗽连连,冉龙赶紧给他捶背。
“有人跟你抢吗?”辰翼妈妈责问一句,继续问,“哪个国家的?”
“中国。”冉龙盛给李辰翼一碗汤,说话时顺便意味深长的看李辰翼一眼,李辰翼再度捂嘴轻咳汗流浃背。
“那你还不经常回国,不怕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