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桌摸得很舒服_第 21 部分阅读

我把三种致病菌嫁接,并培育出新型细菌。我想这毒性一定非常大,结果真如我所料。我想让他死,让他不得好死,让他痛苦地慢慢死去!  那一天,我带着成功的喜悦来到上海。在法院开庭之前,我和他单独谈话,就在那一刻我还希望他能回心转意。可他不肯正面看着我,就连我和他讲话,他的脸都是偏向一侧的。我非常失望,终于把经过浸泡的茶叶梗放到他的杯子里,他喝了。开庭的时候,我看到了他有些不适的感觉,我抑制胸中的激动,暗自高兴——我只用了一微升的新型细菌,他就如此了。我计算着,他身上细菌繁殖的速度,不出五天,他必死无疑!这五天的时间里,我每时每刻都在想着,我亲手造就的病菌在替我一口一口地吞噬着他,比一刀一刀地剐他还畅快无比!  结果,他真的死了,成了我的陪葬品,我要带他走,让他先行一步,在那边的世界里等着我。  我走了,把我的女儿留在人世间。她是多么的无辜!对于她来说,她的父亲杀了她的母亲,她的母亲又杀了她的父亲;对于她的外公、外婆、爷爷、奶奶,他们彼此之间都是仇敌,不论她归谁抚养,都有一半的仇恨在她的血液里奔腾咆哮着!  我求您,高教授,您是这个世界上我最敬重的人,您是个正直、正派、品行高尚的好男人,我这一生没有嫁给您这样的男人是我的不幸!我只祈求您,抚养我的女儿吧,我留下她来,想让她活得好,可我无能为力,这一切,您会给予她的。千万不要把她交给我的父母或他的父母养,我不想让我们的阴影纠缠我的女儿的一生!  我求求您,我在这里先给您跪下,我求您了!来,女儿,快叫“师爷”!  我——涂颖祎在九泉之下,跪拜着感激您了!  涂颖祎绝笔,上路了!  最后一页纸上写着:  我把我创造的这个世界没有的新型病菌用掉了一半,直接注射在我的血液里,我把我的血液放出来,提供给研究所做科学实验,就算我对研究所微薄的贡献吧!  对不起!  实验记录:  1.静脉注射一毫升;  2.半分钟后面部发热,立刻放血到标号1的试剂瓶;  3.一分钟后,耳鸣,头开始发昏,眼花,心跳加速,手脚麻木;  4.我什么都听不到了……看不见了……  后面的字东倒西歪,勉强能辨认出来,可见她已经到了死亡的边缘,她还挣扎着记录最后的感觉。  高教授和120医生和刑警几乎同一时间到达。警察封锁现场的同时,孟雪把涂颖祎的遗书交给了高教授。高教授看到中途,突然对勘查现场的警察大叫一声:“都别动!马上带上防毒面具,灭菌!”  孟雪猛然醒悟,涂颖祎制造的新型病菌有如此的毒性,比砒霜还厉害那么多倍,它会不会具有传染性?如果有,问题可就大了,幸亏高教授及时赶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然而,她的心灵深处,别样滋味在萦绕,看着眼前这一幕凄惨而可怕的景象,孟雪仿佛看到了坐在咖啡厅里的方国豪喝下去浸泡过的咖啡,倒地身亡的情景……悲哀的泪水和心底惊恐的痉挛,一并冲到头顶,她大汗淋漓,脸色惨白,泪水和着汗水哗哗地流淌,她几乎要晕倒了……&nbsp&nbsp
二十三 未来未卜(3)
基因研究所除了学术会议从来不开别的会议。每被同桌摸得很舒服一次的课题研究进展所遇到的问题,不是在餐桌上就是在每个月的生日会上解决。这个月的生日会迟迟未举办,因为涂颖祎的死让人们震惊,心有余悸,伤感连绵。这些天,整个所都笼罩在一种阴郁的气氛中,少了许多欢声笑语,多了很多叹气惋惜,直到到了本月的最后一天,十二月三十一日,也就是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杨博士和孟雪商量,决定还是继续举办生日会。走的人毕竟已经走了,活着的人还要活着,悲哀都埋在心底随着时间而淡化。  高教授和三个研究生都是这个月出生的,都坐到了大会议室里寿星的专位上,沿墙三周的位置上坐满了基因所工作人员和老师们。在开始切蛋糕之前,非寿星照例要“折磨”一下寿星,绞尽脑汁地出难题给他们。  “我有个问题,”坐在寿星位置对面的孟雪说,“是前不久……”孟雪顿了一下,她想说的是涂颖祎去世的那几天,但不愿此种悲哀影响生日气氛和情趣,她避开了涂颖祎的名字,说,“有个研究生问我这样一个问题,我现在想请高教授回答,可以吗?”  “可以。”高教授微笑着点头示意。  “就是,”孟雪大声地说,“那个学生问我:‘孟雪,到了你这个年龄,还相信世界上有真正的爱情存在吗?’我想,我现在三十多岁,而高教授四十多岁,回答这个问题比我更具有权威性,那么,高教授,到了你这个年龄还相信世界上有真正的爱情存在吗?”  研究生们和年轻老师以及房间里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高教授身上,高教授望着这些期盼的、渴求的、疑惑的、迷惘的目光,一种无形被同桌摸得很舒服的沉重笼罩着他的身心。他仿佛看到浓雾中的大海上,无数只漂泊的船不知道开向何方,突然,一个航标灯塔亮了起来,群船定向而趋之;他好似又看到硝烟纷飞的战场上,分不清敌我之时,突然,一面战旗高高飘扬起来;他好似看到纷飞的萤火虫,突然朝一片灯光飞去……是的,他想,现在的社会,变革的年代,人们的思想已经脱胎于传统的文化,仿佛一只刚出壳的小鸡,还不知道向哪个方向走,这就需要一个正确的导向。是的,一个正确的导向……  “在我做出我的结论之前,”高教授紧紧揽住众人希冀的目光,“我想举实例。首先,我讲讲我自己的婚姻。大家也都知道,我的爱人能够从英国嫁到中国,来到我们馨城,肯定不是为了钱财了,否则,她不会放弃英国的优越生活。还有,我们的爱情硕果——我的儿子,她若不爱我,不会给我生儿子的。现在,我们为各自的事业两国分居,但我们并没有因为海洋地域之遥而离婚。我曾经客串了一首诗:‘我住太平洋西,你住太平洋东,日日思君不见君,共度日月光辉’……我们每年的两次聚会,既欢乐又和谐,也许我们的爱情该是现代人欣赏的标本了,可是爱和被爱永远是人类最主要的基因……”  一片掌声响起来,那掌声已经宣布了答案。此时高教授又说道:  “哦……虽然是生日会,可我一直想开个会,今天借此机会,我就把最近一直困扰我的担忧分给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