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在卫生间添我尿尿的地方_第 266 部分阅读

下当场解决。有些实权官员,当即被韩波打入冷宫。
南湖水榭花园,沈斌看着李晓晓转来的每日汇报,沈斌同桌在卫生间添我尿尿的地方发现韩波拿下的大员,不光是方系,其中更多的居然是韩系官员。从这一点上,到显示出韩波的公正之处。
当晚,沈斌吃完饭,在门外草坪上悠闲的跟女儿天心聊着天。天啸等人都在北京上学,本来天心也到了入学的年龄,只是沈斌有点不舍,故意让她晚入学一年。
“爸爸,昨天跟金山哥哥通话,他说又在学校跟人打架了。”小女儿天心,偷偷的给父亲打着小报告。
沈斌开心的看着女儿,他最喜欢听天心给她的哥哥姐姐告黑状。那副认真的样子,颇有国安特工的遗传。有了这个小密探,天啸他们什么秘密都保不住。
“天心,你哥哥姐姐干什么坏事,你可要及时告诉爸爸。回头去北京的时候,看我怎么修理他们。”沈斌爱抚的摸着女儿的脑袋。
父女俩正聊着,沈斌耳朵一动,看到一辆黑色轿车开了过来。山风站在不远处,耳麦里传来前方的报告,走过来轻声说道。
“斌哥,是省委一号车。”
“哦?霍书记来了?天心,去屋里找妈妈吧,爸爸要接待客人。”沈斌说着从躺椅上站了起来。
天心听话的点了点头,向别墅跑去。黑色轿车直接开到沈斌跟前,看着压坏的草坪,沈斌都有点心疼。
车门一开,刘封走了下来。沈斌一怔,笑呵呵的迎了上去。
“吆喝,刘大总管驾到,稀客啊。”沈斌笑着调侃道。
刘封看了看沈斌,没有说话,走到后门轻轻拉开了车门。韩波一探身,从车上走了下来。
“韩副主席?”沈斌一愣,赶紧上前走了两步,“韩副主席,您怎么不提前打个招呼,我好准备准备。”沈斌热情的说道。
“你小子真有能耐,我都来了一周的时间,居然躲着不见。怎么,非让我上门来拜访是不是。”韩波哼声说道。
“不敢不敢,我这级别太低,怕排不上号。头,咱们进去聊吧。”沈斌伸着左手,请韩波去别墅。
韩波看了看沈斌空荡荡的右臂,摇头说道,“算了,这里风景不错,就坐这里聊会吧。难得抽出一点时间,看看你小子变样了没有。”
“这里这么空旷,您就不怕遭人暗算啊。”沈斌调侃着看着韩波。
韩波背着手微微一笑,“刘封说了,你这里的安全系数,比省委大院都高。怎么,几年不见,怕死了?”
沈斌瞟了刘封一眼,估计白天的时候他找人探过路,“头,别忘了咱是有家室的人,得罪了这么多人,还是小心点为好。”
沈斌说着,赶紧让山风搬几把软椅。刘欣等人得知韩波驾到,纷纷走过来打着招呼。
韩波与众人寒暄了一番,同桌在卫生间添我尿尿的地方笑着说道,“你们都忙去吧,我和沈斌说说话就走。”
刘欣看了看沈斌,客气的说道,“韩副主席,那你们先聊,我去给你煮点咖啡。”
刘欣等人知道韩波有私事要谈,客气的打了声招呼,返回到别墅中。山风搬来一个小方桌,放了两盘水果和两杯清茶,悄悄的向远处走去。大约二十米的距离,山风停了下来,警觉的目视着周围。大志也带着人,迅速在四周布防起来。
韩波赞叹的点了点头,“沈斌,手下的人不错嘛,素质不比中南海警卫局差。”
沈斌笑了笑,看了看韩波问道,
“头,是不是有什么指示?”
韩波坐在软椅上遥望着远处,轻声说道,“沈斌,还有一年时间就到了大选届,你现在是旁观者清,有什么看法?”
沈斌心中一动,故意漫不经心的说道,“我已经很久不问政事了,这让我从何说起。”
“你小子别跟我装,我知道你不回北京的用意。你放心,我和浩然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都会站在国家的大局上考虑问题。”
“部长,那你觉得,你俩谁占优?”沈斌反问道。
沈斌本以为韩波不会回答这个问题,没想到,韩波却是坦然的回答了他。
“沈斌,这四年来,我与浩然无时无刻都在盯着对方,可以说在这种互相监督之下,相互之间改变了自身不少毛病。管理一个国家不容易,这四年我觉得非常累。如果说优缺点,在细节问题的处理上,浩然不如我果断。但在大局观上,他比我强。特别是这次铁腕治军,浩然显示出非凡的魄力。”
沈斌一愣,吃惊的看着韩波,“头,要这么说,你也认为老方比你更适合掌印?”
“站在人民的福祉上,可以这么认为。”
“那您是准备放弃?”沈斌愕然的问道。
“谁说我要放弃,你小子别忘了,我才是国家副主席。”韩波神秘的笑道。
沈斌挠了挠头,对于这些政客的心思,很少人能揣摩透彻。沈斌也不想去猜测,不过有些话,他的表达出来。
“头,反正我是置身事外,等岳父退下来之后,我打算彻底离开政坛。如果不是顾及孩子们上学,我都打算移居国外了。”沈斌轻声说道。
韩波轻微摇了摇头,“你走不了,你的身份早已经被打上了政治烙印。如果你还为孩子的安全着想,没有比国内更安全了。只要你的政治身份还在,加上观察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