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突然咬我 学长h_第 36 部分阅读

包赟喊道:“Andy,你怎么在这儿?不打声招呼就来香港了?”
包赟冲Jack“嗨”了一声,便自然为什么突然咬我 学长h地接过陈朗手里的东西,努嘴道:“我专门来找她的。”
陈朗算是被扎扎实实地惊着了,完全不敢相信,“你,你怎么知道我住这儿的?”
包赟尽量表现得轻描淡写,“我怕你跑掉再也不回来,去问了你父亲。”
陈朗嗫嚅道:“怎么写?其实我明天就回去了。”
包赟愣了一下,小声嘟囔了一句脏话,不过大家都没有听清。
Jack看出其中端倪,笑眯眯地道:“我先去接Mavis了,你们俩自便吧。”
包赟基本将重色轻友发挥到极致,完全顾不上和Jack寒暄,只是用眼睛瞄到Jack的确已经进去,慢吞吞地对陈朗道:“Jack怎么也在这儿?”
陈朗不敢与包赟对视,“今年二月的时候,他和Mavis在新加坡又碰见了,据说第二次见面感觉很投机,于是两个人决定拍拖。”
“哦,原来如此,那Jack的保密工作做和不错,他从来都没有告诉我。”
朗看了一下面前若有所思的包赟,“其实Jack都告诉我了,原来他跳槽的新公司就是那个和博文口腔谈合作的海外融资集团,是他发现了里面的蹊跷,然后偷偷告诉你,让皓康齿科小心些。”接着又补充了一句,“当然你同时也帮了博文口腔,虽然你从来都没和我说过。”
这些都不重要,包赟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终于还是决定把话题拉到自己最关心的部门,“我来其实就是想问你,那张纸条上的内容,是真的吗?”
陈朗有些慌乱,但还是鼓足勇气道:“是真的。”
包赟一把将陈朗揽在怀里,甚至把头埋进陈朗的颈窝,“为什么?”
2783
陈朗觉得自己被包赟抱得双脚离地,而且紧得几乎不能呼吸,想推也推不开,于是干脆放弃,慢慢地道:“我想你一定是给我下了什么蛊吧,我压根就舍不得让你受苦。”
包赟还是维持着那个姿势,不肯放手,“你这叫同情。”
陈朗“嗯”了一声,“也许一开始是吧,可是后来你每次难过的时候为什么突然咬我 学长h,我也并不比你好受。”
包赟还是不肯抬头,喃喃道:“其实那天我还有一句话忘记告诉你了,你知道偷偷喜欢一个人的滋味么?如果没有贪恋的话,那就是天堂。有了贪恋,那就坠入地狱。”
陈朗浑身哆嗦了一下,轻声道:“我知道那个滋味,上帝后来惩罚我了,因为我也开始有了贪恋,我居然开始嫉妒别的和你关系亲密的女生。”
包赟埋在陈朗的肩头嗤嗤发笑,好半天才抬起头来,“原来那天你真的吃醋了?”
“当然,我气死了。”
“可是我去机场接你的时候,看见俞天野和你一同出来,我也气死了。”
“啊,那天你去了?那你怎么没有看见王鑫和陆絮呢?我们是一起回来的。”
“我眼里哪里看得见他们。”
“那你就活该了。不过你也太不像话了,居然冲我发那么大一通脾气,太幼稚了。”
“哼,谁叫你说话又不说清楚,吞吞吐吐地只知道说对不起,我哪里知道你心里到底怎么想的。”
“那你现在想知道么?”
“想。”
“唉,我就勉为其难地告诉你吧。”
“快说。”
“我总得酝酿一下情绪。”
包赟一脸坏笑地逼过来,张张脸陡然在陈朗眼前放大,近得几乎能感受到包赟的鼻息,“你再不说,我就直接亲过来了。”
陈朗看见的却是包赟依然青紫的眼角,忍不住抬起手轻碰了一下,“我明明
2785
记得酒会那天看见你的时候这伤都快好了啊,怎么现在看着又严重了呢?”
包赟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也有这么一天,可以享受到来自陈朗的温柔和体贴,因此在这样意乱情迷的时刻,还是明智地隐瞒了自己旧伤未愈再添新伤的事实,嘴里含混地道:“别管那个,你快点儿告诉我。”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