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把我拉回家按到床上_第652章 计划

“亲爱的,我觉得周末我们需要做出一个度假的安排。”看到梅丽莎洗完澡回到卧室,张大为立刻开口说道,“我觉得我们需要策划一次野营,我们在山里野营,度过一个有趣的周末,体验秋天的森林带来的乐趣。”
梅丽莎不置可否,看着张大为问道,“你确定只是想要野营,不是因为你和小白觉得在山里更舒适?”
张大为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山里不可能更加舒适,我还是喜欢待在家里。吃的好、睡的香,我的骨子里就是一个懒散的人,我会希望过上舒适、简单的生活。但是,我觉得这一次我们必须要进山。”
梅丽莎笑眯眯的看着张大为,问道,“所以你肯定还有同桌把我拉回家按到床上其他的原因,虽然我知道野营很有趣,但是我们也可以有其他选择。”
“抓鱼,我想要抓鱼。”张大为摊开双手,他摊牌了,“我可不希望从其他地方买来几百条、几千条小鱼。我也希望孩子们更加开心,这是他们为金翅准备的过冬食物,是孩子们通过他们的劳动取得的成果,他们会很骄傲、开心。”
梅丽莎想了想,才说道,“我承认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但是如果我们去山里野营,我不会太担心安全的问题。但是如果我们要抓鱼,我们必须要考虑到溪水的温度。你知道我的意思,现在已经是秋天,不是夏天。”
张大为自然明白梅丽莎的意思,就是担心现在的水温比较低,担心孩子们会因此感冒,这很正常。
虽然宝宝一直没有生过病,以诺也就是刚出生没多久有过感冒、起疹子的经历。孩子们很健康,孩子们几乎是不生病的,这是张大为和梅丽莎骄傲的事情。但是这不代表他们就很马虎、大意,他们可不想冒险让孩子们生病。
张大为当然考虑过这些,所以他赶紧说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但是这一次抓鱼,孩子们重在参与,我们并不会真正的下水。我们会筑一个小堤坝,孩子们可以拿着抄网来捕鱼。筑坝的事情,我和小白、维尼负责。”
听到张大为这么说,梅丽莎自然也放心了,她觉得张大为这样的安排肯定是没有多少问题的。只要不是让孩子们在溪水里扑腾,梅丽莎就认为抓鱼这样的活动安排没有问题,她现在确实没有更多的反对理由。
张大为不管这些,他继续说道,“我带着小白去了一次蒙大拿,小白很开心。但是维尼、鲁道夫,它们肯定会失望。我一直不希望孩子们认为我们偏心,虽然我可能确实更喜欢小白。但是我会努力做好,我会关心我的孩子们。”
“你终于承认你最喜欢小白了!”梅丽莎盯着张大为,戏谑的说道,“所有人都知道你最喜欢小白,所有人都知道你很溺爱小白。但是你从来都不愿意在语言上承认这些,你只是一次次用你的行动让我们明白这个事实。”
怎么又扯到偏心这件事情上来了呢,这肯定是张大为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同桌把我拉回家按到床上对他没有什么好处。
所以张大为看着梅丽莎,没好气的说道,“难道只是我一个人有着这样的表现吗?我想哪怕是以诺,他也更喜欢小白,虽然他和维尼看起来如同一对双胞胎。所有人都是这样的表现,包括你和宝宝,你们也很偏心。”
“但是我们尽量做到了公平,你显然没有!”梅丽莎算是默认偏心的事实,但是她辩驳道,“我和甜心会很注意公平,你根本不是这样。维尼和鲁道夫肯定也会感受到这些同桌把我拉回家按到床上,只是它们是好孩子,它们不愿意表达出来自己的委屈!”
有些事情虽然是事实,张大为知道、梅丽莎也清楚,但是说出来就不好了。
这件事情就没办法说理了,因为现在看来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张大为的一些错误,所以这个话题肯定不能再继续。
更何况在斗嘴这件事情上,张大为不是梅丽莎的对手;所以张大为有些时候觉得宝宝的嘴炮属性很出色,这是一个喜欢强词夺理、死鸭子嘴硬的小家伙。
很明显,张大为觉得宝宝喜欢抠字眼,这是跟她的妈妈学的,甚至可能就是遗传的因素。
张大为不想和梅丽莎斗嘴,因为他知道自己没有赢的可能;作为一个聪明人,张
大为知道怎么样处理这样的局面。
不是因为好男不跟女斗,而是实力根本不在一个级别。更何况梅丽莎要是胡搅蛮缠起来,张大为也只能束手无策。
既然没有赢的可能,那么这一场比赛也就没有必要开始。这不是求生欲,而是好胜心;作为一个不太合格的运动员,张大为认为他还是很有好胜心的,哪怕是斗嘴他也不愿意输!
张大为在认真的和梅丽莎讨论着野营的事情,如果是张大为和小白进山,自然没有那么细致的计划。就算是有计划,到时候会不会按照计划来其实大家心里都没底,那样的计划更多的是例行公事,以及列出来一个梗概而已。
但是这一次是带着孩子们进山,需要考虑到的事情自然就需要更加全面了,也是张大为和梅丽莎根本不会有任何马虎的地方。哪怕以前带着孩子们进山过,哪怕张大为对于自己的实力、对于小白、维尼很有信心。
可是该准备的事情还是要准备,该考虑到的细节自然也需要考虑到;小白、维尼几个更多的是执行,它们很明显考虑不到准备事项,这都是需要张大为和梅丽莎考虑齐全的,这也是他们的工作和责任。
虽然聊到了深夜,只是讨论出来了大概的一些方案,还有很多的细节需要补充完整,还有很多的工作需要具体的执行;但是这一点都不影响张大为和梅丽莎的好心情,因为他们对于这一次的野营充满着期待。
说到底就是一家人进山玩耍,这样的事情
张大为和梅丽莎可不会觉得多;他们也有十足的自信,孩子们肯定会喜欢这样的安排,孩子们肯定会热烈的鼓掌、赞同。
实际上就是这样,稍微有点赖床的宝宝有些着急;虽然宝宝喜欢待在家里,虽然这个小家伙对于去学校没有太多的热情。但是宝宝是一个乖学生,她可不喜欢迟到,她很遵守课堂纪律的。
看到宝宝着急的在催促着,张大为和梅丽莎其实不算着急;宝宝对于时间的概念有,这个小家伙也知道看看时间表。但是这一次就是宝宝在自己吓自己,如果真的赶时间,张大为和梅丽莎也不会任由这个小家伙赖床了。
“宝宝,我们周末要进山去野营,你说好不好?”看到宝宝大口的喝着牛奶,张大为开口说道,“我们都去山里玩,去找蘑菇、爬树,我们还要抓很多可爱、漂同桌把我拉回家按到床上亮、好吃的小鱼。”
宝宝放下杯子,立刻说道,“抓金翅吃的鱼,不是我们吃的鱼。可是爸爸,小鱼如果离开了水就会死。你把大鱼缸背着,我们就可以把小鱼存起来,这样的小鱼是最新鲜的。”
张大为瞬间无语,哭笑不得;他不知道该夸奖宝宝聪明,还是觉得这个小家伙很幼稚的在异想天开,反正这一刻的张大为觉得情绪无比的复杂,以至于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么,听听宝宝的那些言论,张大为就瞬间失去了思考的能力,大脑有些宕机了。
宝宝对她的爸爸很有信心,所以认为即使是巨大的鱼缸也没问题;只要是背东西,宝宝就认为她的爸爸肯定会将那些东西背起来。至于鱼缸是不是太重了,这显然就不是宝宝需要考虑的事情,她对她的爸爸很有信心。
宝宝也知道那些小鱼不好养,如果离开了水肯定会死;这不是说只是离开了水,宝宝知道小鱼在水桶里不能活太久,她或许不知道那些水桶里的水氧气太少之类的,她也不知道鱼缸是有换气设施的。
至于说‘新鲜’,这没问题;宝宝喜欢吃新鲜的鱼,金翅也只吃新鲜的鱼,这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宝宝的说法自然是正确的。
只是将小鱼给‘存起来’,看来宝宝是真的将这些小鱼当做了零食,只不过是给金翅准备的零食而已。
梅丽莎觉得还是不要再说什么了,有些事情可以和宝宝沟通,可以去咨询宝宝的一些建议。但是有些时候,真的不需要和这个小家伙讨论太多,要不然这个小家伙的想法太多、脑洞太大,很是让人头疼的。
更何况宝宝的好奇心也很重,如果这个小家伙好奇心发作,基本上是十万个为什么级别。想要帮助宝宝解决这些疑惑,梅丽莎自认为也做不到。
聪明的梅丽莎知道怎么样应付这样的局面,该开口的时候她不会客气;只是不适合引起注意的时候,梅丽莎会很注意削弱存在感。
“甜心,如果你的早餐结束了,我要送你去学校了。”梅丽莎擦了擦嘴,站起来说道,“希望你检查了你的书包,希望你这一次没有忘记带上什么东西。”
宝宝立刻开心回答,小丫头莫名自信的说道,“妈咪,我昨天没有打开书包。以诺没有拿我的东西,就全都在里面!”
这难道是值得骄傲的理由吗?
虽然美国这边的一些小学基本上没有什么家庭作业,可是宝宝这个小家伙是明摆着的回家只是在玩、只是在想着游戏,书包扔哪里去了可能都不太清楚。但是有些事情一旦说出来,真的会让人觉得影响不好。
要不是宝宝按时上学、遵守课堂纪律,以及学习成绩真的挺不错,这真的会让人怀疑这个小家伙就是不折不扣的小学渣,这是一个不喜欢去学校的小刺头。
宝宝擦好嘴,抱着早就嘟着小嘴的以诺亲了一口,“你在家里要乖乖听话,你今天要和爸爸去放牛,还要给懒羊羊准备许多的牧草。”
“姐姐,我和鲁道夫一起找牧草,鲁道夫知道牧草,爸爸不知道。”以诺立刻开心的回答,小家伙是很自信的,“姐姐,拜拜。”
张大为不需要失落,因为宝宝是一个贴心小棉袄;这个小丫头开心的嘟着小嘴在张大为的同桌把我拉回家按到床上脸上狠狠的啵了一下,这也是宝宝的习惯了。不管是她出门或者张大为出门,都会用这样的方式来说拜拜。
“妈咪,我今天要坐兰博基尼。”牵着梅丽莎的手,宝宝有想法了,“我就要迟到了,所以蓝比基尼的速度最快,这样我就不会迟到了。”
梅丽莎没有反对,既然买了车,当然是用来驾乘的。至于说炫富不炫富的,那要看情况了;家里有足够的财力,总不能说开着二手奥拓才合适吧。
张大为从来都不刻意富养、穷养,家里有什么样的经济条件就怎么照顾孩子,就是这么简单。
宝宝去上学了,张大为现在就要留在家里照顾孩子。比如说以诺,这个小家伙是最早开始吃早餐的;可是饭量大、年龄小,吃饭的速度比较一般,所以还得耐心的等一等。
不过张大为也是比较欣慰的,虽然以诺很能吃,但是这个小家伙还是很讲餐桌礼仪的。狼吞虎咽这样的事情确实发生过,但是这样的频率很少;小同桌把我拉回家按到床上家伙很讲风度,这也是他的妈妈和姐姐无数次教育的成果。
张大为自然是很有耐心,他可以有足够的时间等着以诺不慌不忙的解决早餐;顺便自己也继续吃点早餐,张大为吃饭的速度不算慢,可是陪着胖儿子多吃一些早餐,这其实也是非常美好、温馨的时刻。
“爸爸,你不可以再吃鸡蛋了!”以诺忽然开口,指着餐盘说道,“你吃了三个鸡蛋,太多了!你把我的鸡蛋都吃了!”
张大为有些不好意思,他原本只是觉得餐盘还有一个煎蛋没解决,所以自然的想要‘清盘’。可是他显然不知道这是以诺的鸡蛋,这差点就抢了胖儿子的早餐了。
该道歉的时候,自然需要道歉;比如说差点抢了同桌把我拉回家按到床上胖儿子的早餐,这件事情必须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