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两腿中间被同桌摸出水_第 18 部分阅读

师傅平日里无悲无喜,怎的近日情绪频频外露,莫非,是更年期?
他暗自点点头,小师妹描述的更年期就是这种情况,心情反复无常。
徐月雪看着自家师傅不悦的脸色,怎会不明白师傅的心思,心中略微苦涩,随后更是拉着顾杉天南海北的聊,两个女子还颇为投缘。
偶尔看师傅吃瘪,何乐而不为。
日暮。
“师傅”顾杉目瞪口呆的看着自家师傅,她不就是去小解,前前后后不到一炷香,怎得师傅已脱光,正斜斜的靠在床上。
顾杉心中暗叹一声“感尤物”这个成语,套用在师傅身上再合适不过,察觉到身下有异常,她紧双,踌躇不决,到底要不要过去。
徐谦观将她的神色尽收眼底,眉梢轻弧,感漂亮的唇瓣微微弯起”徒儿,怕为师?“嗓音轻缓而磁,犹如情人间的呢喃,却成功的传达到顾杉耳畔,她顿觉浑身一,一股湿润的热流蜂拥而出,因着她只穿了一条裤,水羞耻的穿透布料,这下她更不敢过去了,她羞红了脸,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
徐谦观突然低低的叹息,语带忧伤道“徒儿真的害怕为师?昨夜的一幕,历历在目”
那一声无限放大,索绕在她耳畔,顾杉心中一紧,脚步慌乱的走到床边,徐谦观大手一伸,把她压在床褥上,漆黑如夜空的眸里溢满笑意,亮得惊人。
“徒儿,喜欢看小倌?“
顾杉眨了眨眼儿,这才醒过神,她被自家的师傅骗了,她嘟嘟柔软红润的嘴儿,底气不足道“师傅,我没有,只是好奇”
徐谦观也不计较她的口不对心,他用修长结实的,分开顾杉并拢在一起的两,然后挤身入内,用胯间的抵住她的,语气轻缓如风“喔?想看,他们有的为师也有,以后想看,就看为师可好?”
顾杉软绵绵的瘫在床上,懵懵懂懂的点头,敏的处被硬如烙铁的棒顶着,细细快意蔓延着全身,犹如高热般,阵阵热量涌上脑袋,她神志混沌。
徐谦观低下头,凑在她耳畔,轻声喃喃“徒儿,与为师结为道侣可好?为师的身体,你每日可以看,可以摸,可以为所为“
顾杉心中一动,不确定的问道”真的?“
徐谦观嘴角轻扬”真的“
听到师傅的确定的话语,她绽颜一笑,眼波盈盈,玫瑰般的樱唇翘弯,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徐谦观心头一震,熟悉的悸动涌上头脑,他低下头,用唇齿轻轻的啃咬顾杉诱人的红唇,然后分开,深暗的双眸紧锁着身下的少女,神色柔得可以滴出水来。
徐谦观爱恋的摸摸她柔软的发,哑声道”杉杉,跟着为师念,我两的名字对换“
“我徐谦观,今日与顾杉结为道侣,直到生命终结“
”我顾杉,今日愿与徐谦观结为道侣,直到生命终结“
一道白光笼罩着两人,然后缓缓消失在夜空中。
顾杉好奇的看着自家的师傅,问道”师傅,那道光就是天地契约?“
”“徐谦观淡淡的应了声,身下的棒却是越涨越大。
”师傅,咱们结为道侣,大师兄还不知道呢,你。。。“她未尽的话语,被徐谦观堵在口中,关键时刻,小家伙又提起自家大徒弟,他心中很是不悦。
其实,早在白昼,徐谦观已传音众位同门,再由掌门通传整个清月界。
“。。。师傅。。。”顾杉整个人都晕乎乎的,男人一口吸着她的尖,一手抓着另一边房把玩,舌尖灵活的来来回回划过尖,熟悉的快慰令她不由的弓起背,将更多的雪送入他口中。
“以后除了为师,不许提别人,可好”徐谦观俊美绝伦的脸埋在她前,炽热的气息一下下扫过她敏的雪,直教顾杉浑身颤抖,完全不知道男人在说些什么,只是凭着感觉回应他“好。。。师傅。女生两腿中间被同桌摸出水。。不要吸那么用力。。。啊。。。”
徐谦观抬起头,幽暗的眸凝视着因情而通红了脸蛋的徒儿,嗓音沙哑道”不喜欢为师吸?“
内的瘙得不到缓解,顾杉水眸似张似闭的看着自家师傅,晶莹柔软的唇瓣微张,细细的喘息”师傅。。。怎的老是误解杉杉,杉杉只是叫师傅不要太用力,用力吸会痛“
徐谦观好看的眉梢微挑,他的力度把握有度,要是平日,他定不会计较,今日他难得压下蠢蠢动的源头,势要让小家伙有个不一样的房之夜。
至于元观仙君怎会知道房这个词,偶有一次,看了民间的话本子,暂且略过不提。
“,徒儿说的有理,安寝吧女生两腿中间被同桌摸出水”徐谦观从她身上翻身而下,有力的手臂一勾,将她紧紧搂在怀里,胯间的巨龙抵着她的,幽暗的眸渐渐合上。
“。。。”顾杉愣愣的看着自家师傅,完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