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穿罩子被同桌玩了一节课作文_第 58 部分阅读

,所以他大可以抵死不认,万没想到他遍寻不到的秦香莲母子居然就待在开封府。
哼!谁怕谁呀?皇上跟太后都在这里,老子就算要跟你拼个玉石俱焚,也绝不让你继续占了老子的位子逍遥快活。陈世美主意拿定,心绪便淡然了许多。他先是伸手拢了拢他的长,随即便微微一笑。用着这世上最温柔的声音说了一句。
“张公子尽管放心,如果公子被判了斩立决,世美绝不会让你一人孤单上路,大不了陪你一程也就是了!”
陈世美话虽如此说,然而他却在心里想着,如果能够不用死那就是最好了!以无忧公主的神通,那张浩应该不会被判死罪,那么又会有谁能将我陈世美判为死罪呢?
陈世美脸上那淡然的表情大大的刺激到了柳茜茜与张浩,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陈世美居然也会有如此视死如归的淡然样子。还是他认定了他死不了?
“本公主的驸马会不会被判死罪,还轮不到你一个不男不女的废人来说话!”
柳茜茜怒瞪了一眼陈世美,她就是看不得他一脸平淡如水的样子,感觉不让他随时处在暴跳如雷的状态中,她就会浑身不舒服一般。
“无忧公主果然是无忧公主,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老子一脚踢废了,却还站在这儿理直气壮的嘲笑咱是一个废人?当真是最毒不过妇人心哪!”
也许陈世美情绪控制的很好,也许他是真的不生气,反正他现在还是如先前那般悠然自得的将目光在柳茜茜与张浩的脸上来回逡巡着。
“大胆!陈世美,无忧公主岂是你能妄言事非的人?皇上请容臣先行将那犯下欺君之罪的陈世美关押进开封府的大牢。”
包拯站到前面来先是冲着陈世美一通义正辞严的喝斥,随后又向上一拱身请求上座的仁宗皇帝示下。
仁宗皇帝看了柳茜茜与张浩,见那两位兀自坐在那儿一点儿表示也没有,不由心中有点儿急,自己这个假皇上原本就有罪在身了,若再乱号令岂不是会死的很难看!真是有够郁闷,那个真皇上真太后人就在里面,干么不去问他们呀?
“呃,包大人,你手上既有皇兄御赐的尚方宝剑,还有御批的三口铡刀,凡事可先斩后奏,何况这陈世美的欺君之罪已然清晰明了,无须再审再查,你当堂捉拿于他又有何顾虑呢?”
对于柳茜茜说将出来的话,在场开封府中的**多都有此想法,特别是公孙策与民昭,他们深知秦香莲那一路之上所吃的苦头,如果交给其也三司来处理,那陈世美直接就会被关进任何人不得探视的死牢,若是交给开封府来处理,至少还可以让秦香莲母子三人同他时常见面。再怎么说他也是那两个孩子的爹,无论他曾经做过什么,在那两个孩子的心里他永远是他们的爹,是他们心中的天!
“哼,想我陈世美又岂是泥捏的人儿,什么人想捉拿便能捉拿吗?”
陈世美话语说完,一推身边的秦香莲母子三人,纵身一个飞跃直直冲着上座的仁宗皇帝与端慈太后掠了过去。
295、自作孽不可活
“挡住他!”
张浩与柳茜茜早就在防范着那陈世美不会那么轻易的伏法认罪,如果说他还是以前那个文弱的书生,也许在狄王爷与狄文的一切外力失去之后,他会选择认罪伏诛,可现在一身本领的他又岂会那么容易就伏诛。
随着张浩的一句挡住他话语的出口,位于上座的仁宗皇帝与端慈太后立时被白玉堂与公孙嫣然两人一左一右拉扯着向后退了几米。而迎面同陈世美相碰撞上的却是展昭。
只听嘭的一声传来,展昭向后急退了几大步,嘴角之处也隐隐有血丝逸出。而陈世美却只是身子晃了一晃而已,脸上的笑容不变。冷冷的看着展昭说了一句,不自量力。便继续探手向仁宗皇帝抓去。
白玉堂一看展昭同陈世美对击了一掌之后,不但没能挡住陈世美,反而他却被陈世美一掌伤得的吐了一口血出来。他便意识到他这番挺身上前也只会有一个下场,人肉靠垫!
“自己找死,到了阴司休提小爷的名号!”
陈世美阴森森的冲着白玉堂念了一句,便双掌上下翻飞着一同冲着他拍了出去。看那意思怕是没有给白玉堂留活命的余地呀!
只听白玉堂闷哼一声传来,随即他的那一身大红喜服之上出现了斑斑的血迹。饶是他轻功卓越,仍没能完全避开陈世美那上下翻飞的双掌,只见白玉堂那胸膛正中间的位置上,破碎的衣服上印出的正是一个张开的五指手形。
“堂……敢伤我的堂,你去死吧!”
公孙嫣然身形一动,如幽灵般瞬间飘移到了白玉堂的身侧,左手扶住白玉堂的同时,右手灵动的挥舞了几下,阵阵芳香顿时迎面扑来。在场的大小官员无一例外的全都浑身瘫软的倒在了地上。纵观整个大厅,现今依然还站立的也不过剩下几人而已了。若非张龙等人提前知道了公孙嫣然一出肯定是要用毒,皆都有衣袖掩住了口鼻,怕是都会如同那些官员一般软瘫在地上了。
陈世美冷哼一声,从鼻子里挤出了一句凉嗖嗖的话儿。
“同样的戏码,你以为还能得逞两次吗?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伴随着陈世美话儿飘过去的还有他那白晰的五指,眼见着陈世美一手捂着口鼻,一手向扶着白玉堂的公孙嫣然拍了过去,出于直觉隐在暗处的公孙宇再也无法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