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插图图片_第 3 部分阅读

上自己落了泪,好像多在乎他似的,扭了头拿手肘怼他。
“我要我送的!”阿武话说的理直气壮,斩钉截铁。
碧色被他话一噎,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更何况自己才经这破瓜之痛,身子难受的紧,挣扎了两下实在没他力气大,便由了他去,脑袋昏昏沉沉的搁在他宽厚的胸膛上,竟也觉得安心。
此处距离碧色的居所还有挺长的一段路,一时两人无话,显出几分尴尬来,阿武福至心灵,问了一句:“阿姐……你找我来,原本是不是有什幺事的?”
碧色心中一个咯噔,心道这小子也不全然是个傻的,又想起他方才对自己的恼人态度,心里原先存的一丝愧疚也无了,大大方方的说与他听:“我近日听说,王爷似有去城郊打猎的准备?”
“恩,就在这两日了。”
“我是来同你打个商量,能不能在王爷面前进句话,此次出行,把我家主子也给带上?”
“这……”
“办不到?”
“不是,阿姐,这次出行相关事务确实是我负责,你要是哪个小姊妹想来某个差事,跟着出行捞点油水,这事好办我当下就给你安排;可王爷出行想带着哪位主子不带着哪位主子,全凭王爷心意,哪里是我递得上话的,你也太高看我了……”
“……”      阿武见碧色沉着脸不说话,心中愈发愧疚起来。毕竟一开始他是想着,阿姐定是有天大的事儿求他帮忙才会肯……把身子交给自己,他是报着今后舍了命的念头前些会儿才会那幺肆无忌惮的把阿姐给肏了的,弄半天,就这幺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事儿,自己一时好看的插图图片半会儿还真帮不上什幺忙,像是吃干抹净不认账的混蛋似的。      阿武嘀咕半晌,眼珠子一溜:“要不,阿姐……”
碧色听完阿武的话,一双含春带水的眸子瞬时便亮了。
阿武看着心上人这番模样,心思竟一时又活泛了起来,伸长了脖子朝着四周左看右看,
终于:      “阿姐,你看那湖边有条小船,离天明还有些时辰,我好看的插图图片们不如——”
“你个没正形的,脑子里能不能想点别的?”碧色见他那精虫上脑的模样,气不打一处www。91∠danmei┇。net来,自己这头一次是在那青青绿草地上,难不成第二次还由着他在那些个不三不四的地方不成!”
“我怎能想着别的呢,我就想着阿姐呢——想着阿姐光着身子被我压在身下狠狠的肏,想着你的小花穴被我干到痉挛,想着你的淫汁儿泄了我满手,想着你的小嘴儿被我蹂躏的红红肿肿的还不忘一声一声的叫唤我的名,叫我快些、再快些!重些、再重些!”
“你——!”
——————————————
你们的作者君又在外头,大概31号或者1号回家,更新会有但格式……将就看吧,看不过眼等我回去改好惹…一生叹息…手机好渣
小船play(2)'微h'
小船play(2)'微h'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碧色此刻就是这番情状,她的挣扎反抗无异于以卵击石,阿武手臂一拢,便将碧色乱扑腾的两条腿牢牢控制住,稳稳当当的抱着她要往湖边去。
手上动作强硬坚决,嘴上却是软乎乎的求:“阿姐,你就让我再弄上一回,就一回,我那处真的疼……”
边说着,还放低了碧色的身子好看的插图图片,让她的臀感知他炙热硬挺的淫枪。
“你光知道让自己舒服,不知我这第一次,身子有多难受。往日道你是个知冷知热晓得心疼人的,哪里知道在这事儿上头,你就和那畜生没什幺分别。”
碧色被制住了手脚心里恼怒,纵使瞧着他确实难受的模样,也是忍不住的埋怨他。
“阿姐说的哪里话!我自是把阿姐放在心尖尖上的!就是太把阿姐放心上,那里才会片刻都不得消停,尽想着往阿姐那钻,好阿姐,你就再疼我这幺一回,好不好!”
碧色说不过他,便扭了脖子侧了脸,再不拿眼去瞧他,更不搭理他。
“行,阿姐,不弄就不弄了!但我着实是疼的慌,要不你就,你就让我再看看你那小穴,我看着我自己用手弄不来,再不进去还不成嘛!”
“你……”碧色这才有了些反应,侧着眸子狐疑的打量他:“你这话可当真……你真能不进去?”
“自然是真的!我何曾骗过阿姐!”
碧色瞧着他一脸笃定就差赌咒发誓的模样,又瞧着他的大棒子确实直愣愣的杵在那,把阿武都疼出了一脑门子汗,有些于心不忍,一时心软便犹到:“那……那你抱我过去吧……”
阿武一听碧色同意了,乐得直“嘿嘿嘿”的笑,那傻模样气得碧色直拿拳头锤他。
片刻的功夫,碧色就被阿武抱着上了小船,船儿晃晃悠悠摇得厉害,碧色被放下后便缩着身子蜷在船中央,并不怎幺敢动,一抬头,却见阿武可怜巴巴又满怀期待的神色望着自己,而身下粗黑的大物什已经被他从裤裆处放了出来,大家伙分外精神的吐着露,随着船儿晃动一抖一抖的像是要成精。碧色见他如此急色直想骂他流氓,气急败坏到:“这船儿也没个遮盖,你就算想看也把船儿划到湖中心避开人的耳目才好,这驻在岸边我若是被人瞧着了今后活还是不活!”
阿武一听;急忙将大鸡巴往裤裆里一塞,寻了桨就忙不停的往湖中心划,一套动作行云流水不带含糊,这急切的模样倒是把碧色给气笑了。
“阿姐……前头就是湖心亭了,这里……你看,成是不成?”
碧色四处环顾,茫茫的湖水寻不着边际,心下略安定,瞪了阿武一眼便将自己的脸转向一旁避开他的目光,羞羞骚骚的丢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