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压我到办公桌_第 5 部分阅读

曾经我给你写过很多信可都石沉大海,那时候我才体会到了欧阳修慈词里的那种背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无限闷,渐行渐远渐无书是什么滋味,好在我又遇见了你,我知道自己从此不再孤单。”
燕燕仔细倾听完韩行让这么多年的不易心里一阵阵的心疼,“你走之后不久我爸爸的工作发生调动,我们全家迁到了另一座城市,五年前又迁到了这里,接着爸爸就生了病,恰好这里也是爸爸的老家,虽然爸爸如今去了,可我和妈妈还有菲菲都决定在这里扎根。其实我也给你写很多信,同样有去无回,当时我还以为你有成了有钱人就不认我了。”
想到彼此粗托的岁月,韩行让与燕燕都忍不住感慨良多。
“傻瓜,你怎么可以这样误会我啊。”韩行让下意识的搂过燕燕,手在她清软的发丝间缠绕。
这一刻俩人的心仿佛零距离,几许风过,一股海的气息随之而来。
三天之后,燕燕便去温婉静工作室录制新歌《蝶恋花》
《蝶恋花》是一首男女对唱的歌曲,燕燕先录制了自己的那一部分,过两天在与黄文俊录制和声部分。温婉静对歌曲的质量要求的非常严格,半首歌燕燕录制了一天多,在这期间温婉静校正了燕燕很多在唱歌方面的一些不专业的小错误,小瑕疵,同时她十分耐心的教燕燕一些音乐的专业技巧,在温婉静的细心教导下燕燕的唱功有了很大提升,对于燕燕而言如果没有这次与温婉静的合作她永远不知道自己在唱功方面有多少瑕疵,音乐素养如何欠缺,不得不说这次机会对于燕燕而言受益匪浅,收获良多。
三十终于3
温婉静虽然看上去十分温婉和顺,好像十分好说话,但却是一个对任何事都特别较真的女人。
温婉静的较真主要表现在工作中,她对待自己音乐的态度非常严苛,和她合作过的艺人都纷纷称之为严师,不过走出录音棚,温婉静的严就不见了,转化成了一贯给人的那人温柔。
燕燕和黄文俊在录音棚待了一个下午,俩人的和声部分录了八遍才算通过,只因温婉静太过追求完美,每一个细节都希望做单完整,已经与之有过合作的黄文俊对此习以为常,而除此合作且除此进行如此正式录音的燕燕还真有点儿吃不消,前几天燕燕单独录制自己演唱的那一部分就吃了不少苦,但燕燕也从中学到了很多音乐方面的技巧,温婉静的严格要求纠正了燕燕之前许多不正确的发声方法,燕燕很希望自己能拜温婉静为师,可她不知道对方愿不愿收自己这个徒弟,一直没有勇气开口。内地很多知名歌星都曾拜在温婉静门下,而能够被温婉静相中非常不易,所以燕燕感觉自己没戏。
出了录音棚燕燕长长松了口气,在这里面带一个下午比自己在酒吧连唱好多小时还要累。
经常出入录音棚的黄文俊对于录音这件事已是习以为常,因而燕燕没有从对方脸上看到疲惫。
温婉静看了看时间还差十分钟不到五点,就要助理素云下下班,然后她对准备跟自己告辞的燕燕和黄文俊说,“你们俩持此合作,表现不错,我听说霞光路开了一家新餐厅,你们陪我去尝尝鲜。”
自己的偶像要请自己吃饭,燕燕以为听错了,脸上写满了难以置信,而与温婉静非常熟识的华贵文俊则非常爽快的答应,然后他给自己在楼下等着的助理打了个电话,交代了几句就挂断。
“燕燕,你可是不愿意?”温婉静见燕燕半天没反应就笑着拍拍她的肩,此刻温婉静已然脱去了刚刚在录音棚里严师的外衣,俨然成了一个慈爱的长辈,黄文俊从温婉静看燕燕的眼神里捕捉到令他觉得非常不寻常的信息,那就是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丫头特别博温婉静的喜欢,
燕燕这才反应过来,忙咽了口唾沫含糊的说我非常愿意跟温老师还有黄大帅哥一起吃饭。
到了楼下黄文俊主动要求做两位女士的司机,仨人一起上了黄文俊的梅赛德斯。
到了车上没一会儿温婉静的手机响了,“锦堂,我今天晚上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