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用振动棒放我裙子小说_第 9 部分阅读

之中的剧痛像是被一根烧红的铁棍插进了身体一般,齐洁的身体猛地抽搐着,搂着小璐的双手用力上拉,想要抬起自己的屁股。然而被前后夹击犹如三明治一样的她哪里还有多少逃避的空间,那根巨物毫不留情地刺进了肛门深处。与此同时,小璐原本放缓的动作又加快了,两根异物在齐洁体内有节奏的一前一后轮番抽插起来。
【不……身体好奇怪……那里怎么……嗯……这种感觉……为什么会这样……】当疼痛渐渐褪去之后,一股奇异的快感渐渐升起,前穴的酥痒和后庭的满胀交织在了一起,偶尔间前后两根长物隔着体内的横膜挤在了一块,似乎是想要将身体撑爆了,这样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蚀入骨髓的快意令齐洁渐渐失去了反抗,开始享受了起来。
“啊……噢……好热……好胀……不行了……要死了……”
当小璐松开红唇之时,憋了许久的呻吟声终于从齐洁的嘴里喊了出来。只见此时的她双手揽着小璐的脖子,被举着的双腿不知在何时也盘在了小璐的腰间,而屁股则努力的向后撅起,想要承受更多的冲击。小璐的双手扶着齐洁的大腿,另外一双大手从齐洁双臂下穿过,覆在了她丰腴的玉乳上,三个人紧紧靠在一起,身体犹如大海的浪涛此起彼伏。
“快……呃……要来了……好激烈……飞起来了……”
欲望之花完全绽放的齐洁一反常态的淫言浪语叫个不停,此时的她脑子里只剩下了熊熊欲火,根本没心思察觉在自己前后两穴内进进出出的长物有何不同。其实在她身后的兰姐早就被换了下来,为她肛门开苞的人是我。
“姐姐你叫得好淫荡呀,被肏得很爽吗?是骚屄爽一点呢还是屁眼更爽?”
在绝顶前夕,耳边响起的似曾相识却绝对不是唐逸的男声令齐洁顿时如遭电殛,仿佛是一道炸雷在脑门响起,战栗的娇躯又如堕冰窟,满腔的欲火犹如潮水般消退。
“你……是你……小璐、兰姐你们在干什么!”
齐洁扭头望去,发现身后的男人居然是先前的那个司机,立即知道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一个阴谋。然而她接下来的反应却有些出人意料了,最先怒斥的并不是我,而是小璐和兰姐,她根本无法想象,这两个女人胆敢背叛唐逸。
“干什么?当然是干你咯。”
干字被我加重了音调,齐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正被唐逸以外的男人奸淫着,而且还是唐逸都没开发过的菊蕾,巨大
的屈辱感笼上心头,可是春情勃发的她哪还有力气挣脱男人有力的双臂,反而因为剧烈的扭动加强的秘处的摩擦,暂时平息的欲火再次被点燃。
【不行……我不能背叛唐逸……不可以这样……】齐洁竭力抗拒着肉体的快感,身体脏了已经是既成事实,不能连心灵和思想也被污染掉。然而成熟的,被春药侵蚀的肉体根本无视主人的意志,随着前后一波接着一波的浪潮冲击,将忠实的快感反馈给了主人。
【为什么……不能……快忍不住了……永别了,唐逸……】屈辱的泪水顺着齐洁白嫩的脸庞滑落,她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终究将无法抗拒男人的奸淫,趁着现在还未丧失理智的时候,她做出了一个绝然的决定,银牙狠狠地朝舌头咬去。
然而希望是美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男人似乎知道她心中的念头,闪电般的伸出强而有力的大手犹如一只钢钳夹住她的双颊,那股力量不是她可以抗拒的,连咬舌自尽都做不到了。
“姐姐你还真绝情呀,我还没好好享受姐姐成熟的肉体,怎么舍得让你死呢……”
我在齐洁的耳边发出宛如恶魔般的呢喃,同时示意身边的兰姐将一副网眼口塞固定在齐洁的嘴里,这下子别说是咬舌,她连说话都含糊不清了。这还不算完,接着我又取出了几样小玩意儿,是三个环状物体,比耳环要大一些。
“姐姐你知道这些是什么东西吗?这对是电殛乳环,这一个是电殛阴蒂环,作用是侦测女性性爱时的生理状态,我给你戴上去之后每当你快要达到绝顶的时候,它们就会释放出强烈的电流强制中断你的高潮……姐姐你刚才不是一直在压抑自己的快感吗?弟弟就成全你,对你很好吧?”
“唔……唔……”
齐洁根本无法想象居然有如此邪恶的道具,骇得双目暴睁,脑袋像是拨浪鼓一样摇个不停,不知道是在哀求还是怒斥,却只能发出沉闷的呜咽。
兰姐两指捏住齐洁左乳顶端的蓓蕾,用力揉搓拉扯着,当膨胀到极致的时候,乳环上的钢针狠狠地刺穿这点娇嫩,将其固定在了上面。剧痛激得齐洁猛地哆嗦,嘴里“呜呜”不停,但兰姐却没有怜香惜玉之心,如法炮制在她的右乳和阴蒂上穿环。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绝望的阴影笼罩在齐洁的心头,她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遭遇这般悲惨的命运,而自己不但无力抵抗,娇媚的肉体还不受控制的性奋起来。蜜穴被小璐攻占,菊蕾遭到我的侵犯,兰姐轮番拉扯着她双乳和阴蒂上的电击环,一时间快感、屈辱、疼痛等各种感觉缤纷而至,交织在了一起,快要将她的意识搅成一团浆糊。
技能发动?直捣黄龙?菊花残!
粗大火热的肉棒顶入了齐洁的肠道深处,与贯穿她阴道的双头龙隔着横膜撞在了一块,前后交加的快感使得她感到一股火热由前后两穴直冲脑海,两处腔道内开始剧烈抽搐收缩着,眼看就要抵达绝顶的高潮。
“呜呜呜呜呜……”
就在这一刹那,电击环突然发出强烈的电流,电脉冲犹如钢针般的刺同桌用振动棒放我裙子小说穿女性娇嫩的敏感部位,剧烈的疼痛一下子让齐洁从刚刚开始高潮却立即堕入地狱,娇躯激烈的颤抖着,被堵住的嘴里发出沉默的呜咽,大量的口水顺着口塞的网孔流了出来。
【好痛啊……好残忍……谁来救救我……】齐洁此时此刻也只能祈求上天的垂怜,然而现实对她来说是残酷的,电击仅仅只是短暂的打断她的高潮,随着前后男女不停的活塞运动,欲火立即被再次点燃,而且燃烧得愈加猛烈,很快的她再一次到达了高潮的边缘。
“呃呃呃呃呃……”
邪恶的电击环再一次开始放电,再一次将齐洁打入痛苦的深渊。这种折磨实在太残酷了,不仅是对肉体的折磨,更是对意志的蹂躏。一个成熟的女人,被春药侵蚀的肉体,正在强烈发情中,而且还不断地刺激着她的性感带,却要她强忍着不要达到高潮,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即使她是被强奸的。
就这样,齐洁被春药催情,前穴是同性百合的双头龙,后庭是男人火热的肉棒,不时又被电击的刺痛,她已经被折磨得几乎疯同桌用振动棒放我裙子小说狂,反反复复的临近高潮,再被刺痛而堕入地狱。下体的淫液和后庭的肠油甚至分泌至浮出了水面,口塞处亦是一滩白沫,口蜒已经流到乳房,双眼失神,机械的随着抽插上下起伏着身体。
“姐姐,爽不爽啊?现在想不想要高潮啊?”
朦胧间,齐洁仿佛是听到了上帝的福音,所有的坚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