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让我坐他身上_第 35 部分阅读

老者的身份,他一定就是大师兄称说过的那陶柏海,也就是前幽云宫的左护法。在秦观和李云凤进入时,那老者就察觉到了有人进入,他先前还以为又是柳残月等人,也就没作理会,不过现在听到两人脚步声走近,才觉得这两人的脚步声有些异常,于是,他抬起头来,把目光投向了入口。
当见到来者是两个蒙面人时,老者吃老师让我坐他身上了一惊,他轻喝一声,“什么人?”
李云凤忙向那老者做了一个安静的手势,然后快步走了过来,问道:“敢问前辈可是陶柏海陶前辈?”
那老者听来者是一个女子,又见她能够叫出自己名字,心中暗吃了一惊,他目光落在李云凤身上,将其粗约的打量了一翻,问道:老师让我坐他身上“你不是纯阳教的人?”
这时,秦观也跟着走了过来,他站到李云凤旁边,细细的打量起了这个老者。这老者的头发已经全白,蓬乱的披散在头上,把那满是皱纹的脸庞遮挡了大半。他的脸上除了皱纹外,似乎还有很多巴痕,身上的衣服更是破烂不堪,显然被关在这里了很长一段时间,并在这期间受到了很多折磨。秦观从这老者的容容貌可以判断,这老者年岁至少是**十岁了,而且,从他气质上来看,他还应该是个内力高强的人。
“陶护法,我非是纯阳教人,而和你一样,乃是幽云宫人。”李云凤此话一出,秦观和陶护法都大吃了一惊。秦观心中暗道,“真没有想到,云凤竟然和我干娘是同门。”秦观除了想到自己干娘潘莹是幽云宫的人外,还想到了幽云宫宫主蒋腾龙,当日,正是这恶人把自己和玉兰逼下了悬崖,所以,秦观对幽云宫既谈不上好感也谈不上厌恶。
“你是幽云宫人。”那老者惊喜的笑了笑,又阴沉下脸来老师让我坐他身上,“我怎么知道你不会是那姓柳的卑鄙小人派来接近我的?你怎么证明你是幽云宫的人?”
李云凤取下了脸上蒙布,然后从怀中取出一个手镯,说道:“这是我姥姥的东西,她说这镯子是她小的时候你送给她的。”
陶柏海仔细把李云凤的手镯打量一番,哈哈大笑起来:“哈哈,你的姥姥是怀玉,没想到她还记得我这把老骨头。”陶柏海似乎回到了过去,“当年我离开幽云宫时,怀玉还是一个小女孩,真没有想到,她现在已经成了你的姥姥。”说着说着,两行浊泪便从陶柏海脸庞上滑落了下来。
“是呀,姜姥姥这次派我到纯阳教来,就是为了见陶护法你一面。”李云凤道。
陶柏海点了点头,感激道:“很好,怀玉能够如此挂念我,我这把老骨头已经心满意足了。”陶柏海侧目望了秦观一眼,问道:“不知道这位是?”
秦观忙道:“陶前辈,实不相瞒,我乃姜姥姥女儿的义子,也算是幽云宫的人。”
李云凤愣了一下,心中暗道,我虽然听说姥姥有过一个女儿,但那女儿已经失踪,怎么会是大侠的干娘,难道大侠是随口而说。虽然心中怀疑,但口上却答道,“是的,他乃我姥姥女儿的义子。”
陶柏海没有怀疑秦观,说道:“恩,既然如此,那我也用不着和你们隐瞒什么了。”他顿了顿,问道:“纯阳教戒备森严,却不知道你们是怎样进入这里的。”
李云凤把当初上纯阳教,又认李元宵为义父的经过粗约给陶柏海讲了一遍,陶柏海听罢,心中很是感动,老师让我坐他身上“真没有想到,你为了进入这里,竟然花费了如此多的苦心。”
“陶护法,我看这里并不是久留之地,我想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在说吧,我先想办法给你把这铁链解开。”秦观说着,就要过去为陶柏海解开铁链。
陶柏海
赶忙阻止道:“不用如此了,这铁链乃嵌到了这石壁里面,你是不可能把它解开的,而且,就算能把它解开,我们也不能轻易离开这里。”“他叹了一口气,说道:”我这把老骨头,就算死在了这里,也没有什么,只要你们能够完成我的心愿。”
李云凤过去查看了一下那铁链,见实在不可能解开,便道:“那陶护法请说出你的心愿,只要我们能够完成,定会尽力为你完成。”
陶柏海道:“这里是个危险之地,你们也不宜在这里久呆,我就长话断说吧。”他沉思半晌,继续道:“这还得从三十多年前说起,当时,我幽云宫宫主姜越天由于和无量门门主龚剑锋战死,我幽云宫不但因此很快衰落,宫里的兄弟还为争夺姜宫主从少林寺抢来的〈洗髓经〉而明争暗斗了起来。最后,这本经书被我幸运得到,为了避免右护法的争抢,我悄然离开了幽云宫,但离开幽云宫后不久,我就给丹阳真人遇见,并被他抓回了纯阳教。哎,现在想起来,我真是愧对幽云宫呀,不但和兄弟们自斗,还把《洗髓经》丢了。”
姜怀玉派李云凤到纯阳教来,除了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