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久没有做了会不会紧一些_第 45 部分阅读

就要你这个老同志来协调。”
以于周炎彬的这番话,马大柱与林华完全是两个极端,“周市长放心,我们乡党委一定会做好配合工作,请您放心,也请市委市政府放心。”
听了马大柱这番话,林华差点就冷笑出声,不过虽然林华忍住了,但脸色却直接冷了下来。
送走周炎彬一行车队,马大柱跟林华差不多是同时转身上了楼,两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两人各自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对于两人的关系,现在整个下河乡差不多都应当知道了,不过也因为如此,周炎彬走后,整个乡政府里依然是鸦雀无声,两人算是完全撕破脸了。
走进自己的办公室,老陈很快便跟了进来,“乡长,马书记这次实在是太过分了,他带周市长去鸿运煤矿不是故意给你难堪吗,这么一来,乡里的工作人员更不敢对鸿运煤矿怎么样了。”
“怕什么,周市长去了鸿运煤矿又怎么了,鸿运矿就给抓死了。今后它由你亲自负责,只要他敢违反乡里的政策,我们就别跟他讲客气,我就不信了,他一个证件都没有办齐的黑窑还能飞上天了不成。”
‘‘‘‘‘‘‘‘‘‘‘‘
刘波最近几天十分的烦,他一直找不到该由谁来签属林华交给他的那份股权转让书。
老婆?这显然不可能的,签上老婆的名字跟签上他的又有什么不同。
子女?这显然也不行,原因自然跟上面是一样。
但除了这些人之外,刘波却再也找不出能够让他放心的人了,毕竟风华建筑公司百分之五的股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如果所托非人,不但这些股份会打水漂,弄不好还会成为自己最大的把柄。
‘‘‘‘‘‘‘‘‘‘‘‘‘‘
下河乡的煤矿整顿工作进行得十分顺利,最少明面上,绝没有人敢在这样的大是大非的问题上给林华上眼药,不过私底下,林华却是一日比一日不快。
“林乡长,最近情况有些不太好啊,局里好几位领导给我来电话了,说让我们矿从这次的清理整顿中退出来。”
听着庄蒙的抱怨,林华不由有些头大。如果下河煤矿退出了这次清理整顿工作,那他去哪找专业的检查人员。
“是你们矿务局的哪些领导?”
庄蒙见林华这么问,不由的弄出一脸的苦笑,“林乡长,已经不是一位两位了。”
显然有人想通过清江矿务局向下河煤矿施压,而一旦他们将人手收回去,剩下的一批门外汉自然就只能抓瞎了。
送走庄蒙,林华不由的想到了刘天浩,这时候不能不让刘天浩帮忙出面做做清江矿务局那边的工作了,不然庄蒙这边的压力就实在是太大了。
拔通了刘天浩的私人电话,电话那头的刘天浩显然有些精神不振,说话也没了往日的风风火火。
“小林啊,有什么事啊。”
刘天浩最近的日子其实也不好过,清江作为光华地区最大的工业区,市里的企业比光华这边还多,原本企业多是好事,但这只能放在几年前,这两年,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国营企业是一日不如一日,特别是一些劳动密集,科技含量低的企业,直接就被改革开放的春风吹了个七零八落。
而随着这些企业的没落,发不出工资,报不了医药费,甚至有些单位连基本生活费都发不出,这些问题集中一爆发,市政府的日子立马就难过了几天,上仿的。拉着横幅围堵市政府的,甚至有人干脆拦截交通要道逼市领导出面的,这些问题差不多将刘天浩这个新任常务副市长弄得头都快炸了。
一听刘天浩精神有些不好,林华连忙关心的道:“刘哥,你这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电话那头传来刘天浩的苦笑声,“别说身体了,我现在哪都不舒服,特别是头,简直都快炸了。”
林华没有多问,总之刘天浩那个层面的事情,他也帮不上忙,他直接将下河乡的情况说了一遍,之后才接着道:“刘哥,你可不可以帮我给清江矿务局的那位杨局长打声招呼,让下河煤矿这边再帮我一段时间。”
听完林华的话,刘天浩那边沉默了好一会,他虽然之前没有在地方呆过,但对于地方上的了解却也并不少,“小林,你难道真想把你们乡的小煤矿关掉一批?”
林华自然知道刘天浩担心什么,“刘哥,你放心。我只是想整顿整顿乡里的环境,并没有想与人为难的意思。”
林华的目的其实真的很简单,就是希望在下河乡树立一点威信,同时也做好高速公路建设的保障工作,毕竟这也是他来到下河乡的主要工作,至于下河乡那些小煤矿后面的人,林华并不想太过得罪,毕竟牵涉的面实在是太广了,他不是海瑞,也没有作海瑞的打算,所以只要大家都过得去。林华并没有为难他们的想法,毕竟这年头,谁都得找一门发财的路子,不然靠那点工资别说老婆孩子了,就连自己都养不活。
电话那头的刘天浩听了林华这话,似乎也放心了不少,“那好,这两天我就找机会去一趟清江矿务局,不过你下河乡的事情也得把握好度,别太过分。”
挂断电话,林华不由的沉思起了这个度的问题,说起来,林华也不是第一次考虑这个问题了,只不过他一直都没有找到这个度,也不知道别人心目中的这个度到底是在哪个位置。
转眼又过了半个月,在林华跟庄蒙的互相配合下,整个下河乡除了下河煤矿之外硬是没有任何一家煤矿通过了各项检查。
其实啊,像这类小煤窑,特别是那类证件都不齐全的黑窑,那问题只要想找,实在是太好找了,总之不管是井下设备,还是工人的安全培训,拿着下河煤矿的安全条例,从头画到尾,是想找出几条就能找出几条,半个月下来,别说是庄蒙了,就连林华都能随手的指出这类煤矿中存在了安全问题了。
将下河乡的问题放到一边,林华再一次回了光华,这段时间他实在是忙得有些够呛,干脆趁机会回去休息两天,也正好躲一躲来自各方面的压力。
回到光华,林华先是回了趟家,其实现在家里也没什么人,林华母亲自从上次为城东拆迁的事情去了一趟源山之后,似乎也适应了那边的生活。之后便干脆的在源山那边呆了下来,毕竟林华父亲在那边也需要人照顾,而且林华母亲跟林华父亲在一起呆了一辈子,哪怕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