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桌摸作文800_第 37 部分阅读

声?
乔冠华的挚友、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胡乔木,在乔冠华逝世的当天下午,从外地发来 了唁电。 章含之当时读着电文,禁不住泪如雨下。那些年当乔冠华处于逆境时,他从未去找 过这位身居高位的 老友。 但他们毕竟是半个多世纪的战友,同喝家乡水,同出清华园,同用“乔木”名,胡乔木是深 知乔冠华 的。他的唁电是这样的: 炳南同志并转含之同志; 惊悉冠华同志于今日逝世,不胜痛悼。冠华同志投身革命近半个世纪,对党和国家的贡献不可磨灭。晚年遭遇坎坷,方庆重新工作,得以博学英才,再为人民服务,不幸被病魔夺 去生命。 这固然是党的一大损失,也使我个人失一良友。惜因在外地,未能作最后的诀别, 实深憾恨。谨希含 之同志和全体家属节哀。    胡乔木9月22日15时    在如
何办理乔冠华的丧事上,发生了意想不到的风波。对此,章含之后来回忆说:  后来的丧事一言难尽。尽管半年前,习仲勋、陈丕显两同志已代表中央当 面与冠华谈过话,讲清了一 切,某些有关部门及某些人却仍在悼词评价、登报是否发表照片 以及骨灰安放位置等等方面,一再想 要制造困难,压低规格被同桌摸作文800。当时,对外友协的领导还是力 争按原则办,但却僵持不下。我对这场争议感 觉麻木。冠华的逝世已使我痛不欲生。对于这 身后的一切,我已看得很淡。我也不懂为什么活着的人 对一位已作古的逝者还要如此纠缠。 最后友协领导征求我的意见,我只是说:“冠华一生,无需他人 在他身后评说,历史和人民 是最好的见证。”章含之:《风雨情》,上海文艺 出版社1994年12月版,第122页。    为此,章含之建议: 一、取消官方的遗体告别仪式,改为家属自办的遗体告别,乔冠华生前的朋友可自愿参加;  二、不必去搞悼词和评价这类书面东西,因而正式公告也就暂不登报; 三、骨灰不存八宝山,由自己保存。 有些好心的朋友劝章含之,别的还可以按她说的办,只是报纸还是要登的,因为那是“政治 待遇”, 登了对她今后有利。章含之说:“当初与冠华结婚时,面对那么多流言蜚语,我 们两人就说过如果能 当平民百姓,多么自由!如今冠华已去,我今后是一介平民,不需要‘ 高干遗孀’的头衔,更不想凭 借冠华逝世登报纸这点余辉度我余生。今后的路由我自己来走 ,我会活得无愧于冠华的。”经过一番 周折,她的意见被采纳了。因此乔冠华的逝世只在9 月22日当天由新华社发布了一个四十字的通告,当 日对外广播,23日见
报,以后的正式新闻 稿由于意见不一和章含之的坚持没有刊登。   向乔冠华遗体告别的仪式,10月25日在北京医院举行,此时乔冠华已逝世一个月零三天,遗 体已略有 变形。这是一个低调的向遗体告别仪式,由中国人民对外友好协会会长王炳 南主持。灵堂里挂着的横 幅称乔冠华为“外交战线优秀战士”,两侧没有挽联,花圈也不多 ,只有右侧墙上贴着文天祥《过零 丁洋》的名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格外引人注目。被同桌摸作文800 前来瞻仰乔冠华遗容的都是乔冠华的亲属和生前好友,共六百多人。因为免去了官方的仪式 ,因此来 者大多是自愿来向他告别的,气氛真挚、悲切。北京的10月本应是金秋时节,而这 一天一场秋雨不期 而至,从清晨起,就淅淅沥沥阴雨 霏霏,天人同悲,更增添了心头万般凄楚。   告别仪式之后,章含之和亲友护送乔冠华遗体去八宝山火化。送的人很少,除了家属和友协 的人员, 大概只有一位很特殊的送灵客人,那是陈毅的女儿从军。 当时,章含之没有想到她会去,但她说她哥哥陈昊苏因重要会议不能去送,关照她务必送乔 冠华到八 宝山,因为冠华和陈老总生前的友谊是不寻常的。这当然使章含之十分感动,自然 也想起乔冠华生前 多次讲过的他与陈老总的情谊。   10月29日,章含之去领回乔冠华的骨灰,存放在黑色大理石骨灰盒内。这个骨灰盒是北京大 理石厂工 人连夜赶制的,正面是馏金字:“冠华安息1被同桌摸作文800913…1983”,背面是乔冠华生前最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