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光着身子的4位女生_第 8 部分阅读

想把整个纤美的秀足都塞进云追月的口中。
云追月的身体下意识的挣扎着,口中呜咽的声音也加大了不少,但是他的嘴巴几乎被娇妻的如玉美足塞满,四肢亦被灵器固定的死死的,不但完全说不出话来,就连想有什么释放动作都做不到。
眼前的画面和声音使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云追月这小子的兴奋和欢愉,但是这却被我下意识的给忽略了过去,在我的眼中剩下的只是云追月这小子那欲求不满的挣扎和难耐,因为只有这小子难受了,我的心情才会好些。
「云公子……哦……不……云奴……来……看这里……你上次……哦……哦……不就是很想舔吗……哦……嗯……现在妾身……妾身就让你……嗯……好好看看……啊……」
娇妻的美目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有些激动的大声说道。
我的心顿时感到了一股撕裂般的痛楚,因为娇妻竟然一只手撩起了衣衫,一只手非常干脆的扯碎了那遮住双腿之间妙处的亵裤,并且用手她那纤长的手指拨开了的花唇,将那蕴含着花露蜜汁的完全的呈现在了云追月的面前。
「哥哥!琼姐姐在说什么啊!她看起来好兴奋哦!」
就在这时,靠在我身上的含烟突然的开口问道,同时一只柔软温暖的小手也探入了我的裤中,握住了我那不知不觉间亦硬挺起来的之上。
「没……没说什么……嘶……」
我舒服的了一体,但是却没有办法回答含烟的问题。
「哼!不想说就算了!」
含烟嘟着嘴娇哼了一声,然后用力的握住了我的开始大力的了起来。
我心中一阵的烦乱,一只手却不自觉的探入了含烟的衣襟,熟练的抓住了含烟淑|乳|,下意识的揉搓了起来,此时的我完全是痛并快乐着,雪琼和云追月的亲昵调情让我心中愤恨痛苦,但是上含烟的小手却又让我舒服的不断抽气,但是奇异的是,这样看着雪琼和云追月亲热,而我自己却又和含烟厮磨,心里却是有股说不出的刺激和兴奋。
「哦!妾身忘了……嗯……你现在可是……哦……可是说不出话呢……哦……啊……」
雪琼说着把玉足从云追月的口中拔出:「妾身的下……嗯……下面美吗……啊……」
「美!真是……啊……太美了!」
云追月喘着气说道。
「那你想不想……尝尝呢?」
雪琼说着话竟然骑跨在了云追月的脸上,将那粉嫩美丽的妙处凑到了云追月的脸前,蜜汁般的花露点点滴滴的滴落在了云追月的口中。
「啊……好甜……好香啊!我要!……呼呼……当然要……」
「呵呵!你想的美!」
娇妻吃吃笑着,再次的站了起来,将一只白嫩纤美的玉足伸到了云追月的唇上,目光迷离的说道:「来……哦……伸出你的舌头,舔我的足底……哦……啊……好舒服……啊……」
云追月顺从的伸出了长舌,摆动着脑袋贪婪的舔舐起娇妻的柔嫩足底。
「哈……」
云追月突然发出了痛苦的叫声,我仔细看去,原来娇妻的纤长玉趾竟然夹住了云追月的长舌在用力的拔拽,云追月想要挣脱娇妻的玉趾,但偏偏双手都动不了,脑袋越挣扎反而越痛,最后只好乖乖的顺着娇妻的美足向上抬起。
看着云追月那即是疼痛有是享受的摸样,我不由的暗骂了一声贱人。
「哈哈!哥哥!云公子的样子好可笑哦!」
含烟忍不住的笑出来声来。
我倒是被含烟的笑声吓了一跳,连忙说道:「你小点声……」
「知道啦!不过琼姐姐倒是真的很会玩弄人呀!」
我没有接话,而是把注意力再次的集中在了水幕之上。
「哦……这样的感……哦啊……感觉如何……啊……哦……」
娇妻松开了玉趾媚笑着说道。
「呼呼……有点痛……不过很过瘾啊……琼儿子继续啊……哦……快要……嗷……」
云追月再次抬头咬住了娇妻的足尖,大力的吸吮了起了。
「哼!想射……嗯……啊……你想到倒美……」
娇妻说着将伸在云追月脸上的玉足收回,转过身去,背对着云追月,然后双足一顿,竟然用力的跳在了云追月的之上,那种狠劲看的我都一阵的腹痛。
云追月痛的大叫,原本粗长挺立的顿时就缩了一圈,连身子也痛的弓了起来。
「这样就行了……妾身也让你堆积一下……」
雪琼怨愤的说着话,走到云追月双腿之间站好,然后伸出一只白皙无瑕的美足把云追月的踩到了他的之上,开始用力的碾压了起来。
云追月的痛劲显然还没有过去,但是娇妻却又让他舒服万分,通红的俊脸上顿时浮现出来一副扭曲纠结的表情,就连我看了都不由的有股想笑的冲动。
云追月哼哼唧唧的发出不明意味的呻吟,娇妻踩着云追月的时而碾动压磨,时而上下撸动,过了一会,待得云追月的流出透明汁液的时候,娇妻便在云追月的精囊之上狠狠的踩几下,让他稍息,如此这般折腾了良久,娇妻似乎是有些累了,干脆坐了下来,双足裹着云追月的开始上下的了起了。
「啊……好舒服……琼儿的玉足好软好滑……啊……我要…………」
云追月的腰身配合着娇妻美足的不断的上下耸动,俊脸上满是陶醉的神情。
「啊……哦……不……不许射……啊…………哈……好热……啊……妾身还没有玩够……哦……哦……啊……你不许……哦……射……啊……」
娇妻在急促的娇喘声中叫道,俏脸上满是兴奋渴望的神色。
「啊……不行……啊啊……我控制不住了……啊……快……快……琼儿……快含着我的……嗷……啊……我要射你嘴里……啊……哈……」
娇妻此刻很显然也是处在欲火难耐的状态,闻言之后下意识的便埋首在了云追月的,红润的小嘴急切的含住了云追月那粗长的,吸吮吞吐的同时,一支小手也握住了的根部开始快速的。
「嗷……舒服…………要……啊……痛……琼儿你干什么……啊……痛啊……轻点……啊啊……」
处在喷射边缘的云追月突然的惨叫了起了,我先是一愣,然后就意会了过来,心里禁不住的哆嗦了一下。
这个时候的雪琼却是娇躯一僵,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颤抖,水幕中可以清晰的看到一股细细的水柱从娇妻的双腿之间喷射而出。
我痛苦的闭上的眼睛,将怒火压下,但是心中却苦涩万分,娇妻果然是喜欢和云追月这小子欢爱的,虽然她一直否认,但是眼前的一切却是铁一般的事实,只是吸吮对方的,娇妻就兴奋的达到了。
久久之后,云追月痛叫的声音弱了下来,雪琼的娇躯也渐渐的平复,雪琼抬起了红润异常的俏脸,看着云追月露出了满意的神色。
被娇妻吐出的依旧的傲然挺立着,但是那上端一圈的牙印却是让我这个旁观者都一阵的肉痛,虽然不曾见血,但是那清晰的牙印却完全能够证明娇妻方才牙咬的力度。
「姐姐未免太狠了吧!」
含烟面露不忍的说道。
「狠什么!咬死那混蛋才解气!唔!烟儿,你到底是站那边的!」
我气闷的说道。
「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