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桌摸岀水_第 17 部分阅读

尤其那桃形的大屁股,那种震撼人心的感觉让小北京一下子就硬了起来,尤其那稀疏的荫毛中间那道粉红色的肉缝,让小北京差点呻吟出来。那可是货真价实的粉红色啊,这些日子里小北京Cao了的月男女的都是黑黑的和荫毛一个颜色的女人,早就没有什么感觉了,但是一看到眼前的这个粉红色的女人的时候,小北京那根军棍恨不得马上插进去。
插进去了虽然没有什么润滑液,但是小北京是谁啊?北京新一代的小顽主儿,四九城的打听打听都知道。所以小北京直接就在军用背包里掏出一盒枪油来,也不管阮主任听不听的懂,说道:「骚娘们,你如果再没有浪水出来的话,那么小爷就用枪油好好的伺候伺候你。到时候日完你的骚Bi之后就日你的屁眼子……」
这句话直接把阮主任给震慑了,屁眼子不能日啊,卫星定位的GPS塞在里面呢,如果被查坏了的话,那么就更加的没有人救援了。于是阮主任使尽了浑身解数的要多分泌点浪水出来…………分隔线……
三哥还是心太软啊!就是一个被同桌摸岀水人流泪到天亮,终于又写了一个老马的番外。
看着起点那惨淡的成绩,对于这些狼友算是彻底的死了心了。本来还寻思写完这个番外之后,把起点的和谐情节都写几个章节在这里发一下
呢!看来没啥必要了,才十二个收藏还都是三哥在别的地方想方设法的拉来的。都已经小十万字了,起点的编辑都没联系三哥,所以三哥这本完事了也不打算再写黄书了。求个数据都这么费劲!
老马的传说终结篇
小北京这下可算是爽到了,虽说阮主任并不是被同桌摸岀水多么的紧窄,但是却胜在鲜嫩,那源源不断的潺潺流水顺着肉缝里不断的在向外喷涌着。看来枪油算是用不上了,而且阮主任那白嫩的屁股看起来是那么的有视觉震撼性。不断的用力抽插着,不断的把玩着阮主任的屁股,真是人间幸事一件。
尤其是伴随着自己的抽插的时候,阮主任的屁眼宛如一朵褐色的雏菊一样的不断的在收紧放开的,小北京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好玩的人肉玩具,中指轻轻的在伴随着自己的抽插之中轻轻的在抚弄着那一朵不断紧缩放开的雏菊,那种刺激的感觉更加加剧了阮主任内在的压力,不断的收紧放开之下,小北京差点就没把持住的一下子喷出来……
其实眼前的阮主任的滋味也不好受,刚开始没有分泌物的时候还要咬紧牙关的不要惨叫出声,怕惊醒老马了又多一个人来蹂躏自己。而后来被小北京掏出来的枪油给吓得够呛,赶紧的又开始拼命的分泌出来浪水,润滑小北京的那根粗硬的军棍。可现在更加害怕的则是小北京在干够了自己前面之后非要走后门。
本来的卫星定位系统的信号追踪器是在自己身上戴着的,但是在刚才激战的时候阮主任就害怕被这支凶悍的队伍给灭了。所以阮主任灵机一动的把信号追踪器塞进了自己的菊门,幸好信号追踪器并不是很大,只有一根手指粗细的东西,里面是一截五号电池供电的。能给后方提供自己所在的位置,但是谁想到这支中国军队这么的凶悍,几乎是拼到了全军覆没也要跟自己同归于尽。
中国军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尤其是在小北京这种家伙正在自己身上驰骋的时候,阮主任不断的这么想到。而小北京此时明显是玩的比较累了,毕竟CaoBi可是重体力劳动的一种工作。放倒了阮主任的小北京先把阮主任的军裤和内裤都扒掉,然后架起阮主任的一条玉腿,侧身躺在阮主任的身后,把黝黑的军棍塞进了阮主任的肉缝之中后,侧身运动着。
这种姿势相对于比较省力,力量全都是腰劲了。此时的小北京的力量完全的都集中在了这里,而且插得阮主任也激|情澎湃的高潮迭起。这下可算是苦了阮主任了,本来阮主任的下巴就已经被老马卸掉了,要强忍着被奸Yin出声就很费劲了。可能是遗传了法国人浪漫的基因,阮主任平时算得上是很敏感的女性了,轻轻一碰敏感部位就会出声的那种。但是此时嘴根本就闭不上,只能拼命的把声音压抑在喉咙里。
而此时的小北京的军棍明显是大显神威了,神奇的军棍用着军用的速度噼里啪啦的拍击着阮主任的阮主任的屁股。而阮主任终于经受不住小北京的撞击了,小北京就像是一台打桩机一样的噼里啪啦的用力的插弄着粗硬的制式军棍不断的在阮主任娇嫩的肉缝里进进出出的。终于阮主任受不了小北京的速度了,高潮有一次的来了,瞬间在肉缝的前方喷出了大量的潮水……
阮主任一声压抑的嘶吼之后,肉缝内的压力骤然加大,那皱褶的内壁仿佛来了巨大的压力一样的猛然的收缩着,导致小北京赶紧的掏出了军棍,这个娘们的高潮还真的很带劲啊!就这力道差点搞的自己射在里面。不过小北京转念一想,三扁不如一圆,Cao屁股赛过年啊!二话不说的把枪油掏出来,在自己沾满阮主任的汁水淋漓的军棍上面涂抹了一下,趁着阮主任正在不断的抽搐的时候,对准阮主任的菊门就是用力一顶……
这一下小北京差点把自己的军棍给插断了,谁想到阮主任的里面这么的紧窄,一下子插进去的时候阮主任就是一收缩。收缩直接就固定住了那个卫星定位追踪器,小北京的军棍就是一下子的顶在了上面,就算军棍再怎么结实,那玩意也是肉的,所以被同桌摸岀水小北京就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而这一下也把阮主任从失神状态之中一下子给弄醒了过来,那卫星定位追踪器卡在肛菊深处的位置传来了一阵的剧痛,丝毫不下于被开苞的时候的那种剧痛。那剧痛直接就导致阮主任惨嚎了起来,而惨嚎声伴随着小北京不断的抽着冷气的声音直接把老马给吵醒了。
醒过来的老马皱着眉头的问道:“怎么了?小申?”
不过一看眼前的这幅情景老马就猜出了个八九不离十了。阮主任就那样的半裸的倒在地上,鲜嫩的肉缝中还不断的流出潺潺流水。湿漉漉的打湿了稀疏的荫毛就能看出来刚才有多么的激烈。而小北京捂着自己的军棍在抽着凉气还有那正在不断收紧的肛菊的时候,老马就知道小北京破肛失败了……
小北京此时疼得脸上都抽筋了,说道:“马哥,这个骚娘们的屁眼子里有东西,刚插进去就碰上了。差点弄废了我……”
说着还用力的扒开阮主任那雪白的臀肉,露出浅褐色的肛菊,尤其是看着肛菊不断的收缩的样子,老马也知道这个骚娘们的屁眼子里一定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东西。
老马上前用力的把中指塞进了阮主任的肛菊,指尖就触碰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老马此时还笑道:“小骚货的屁眼里还插着自蔚器呢!早就听说有这种东西,但是还真没见过,嗯……”
用力一抠,伴随着阮主任的一声呻吟,老马把那个圆柱体往外带了带,然后又伸进去木制,夹住了就拽了出来……
抠出来之后老马和小北京都傻眼了,竟然是个卫星定位追踪器。而且还是带着阮主任体温的,甚至带着诱人的腥臭味的卫星定位追踪器。老马气的把卫星定位追踪器的电池卸了下来,然后远远的的扔了出去。低声的骂道:“看来在这里不安全了,小申收拾东西,咱们准备撤……”
小北京有点恋恋不舍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