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桌抹出水_第 2 部分阅读

漂泊,怎么这位姑娘是白兄的妻?”“不敢,她若是我的妻,那我连大门都跨不出。”
白云朗和黑衣男子谈笑风生地说着话,都没有感觉到异样的我。我现在脑子里充斥着三个字:刘青珀。
我紧紧拉着白云朗的手:“把你刚才说的话重复一遍。”“我刚才开玩笑的,你别生气。”“你刚才叫他什么你告诉我!我求求你,你告诉我!” 我已经吼道裂肺撕心。“我刚才叫她刘青珀,有什么问题吗?”
我开始笑,一直笑,笑到后来哭了,哭得累了就靠在白云朗的怀里。我也不知道后来我是怎么被白云朗抱下楼的,我只知道我连午饭都没吃。后来,白云朗把我抱到马车上给我煎药:“你是不是有点太激动了?我给你熬点定神的药,你先躺一会儿。”我其实没有把他的话听进去,我的记忆还停留在那个名字上,他就叫刘青珀,那他就是我认识的那个刘青珀,在北疆的那个黑衣蒙面的人也是他。
可是他为什么就是不肯承认呢! 白云朗的脚步很轻,在古代熬制中药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起码要一个时辰。那时的我已经累得睡了,我感觉有人为我盖被子,对我说话:“宛芸你为什么就这么在意青珀呢?就算是只听到他的名字你就可以为他落泪。”
唇边一阵温热,“啪嗒”东西掉落的声音惊醒了我。此时的场景就是,白云朗靠我很近,高子瑜刚才拎的烤鸡掉在了地上:“对不起,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转身灰溜溜地逃走的高子瑜让被同桌抹出水我很想吐槽。
高同学你不是喜欢我吗?你就没有冲动打白云朗吗被同桌抹出水
马车内静了好一会儿,只剩下我和白云朗两个人的呼吸声。“宛芸,他以为我们怎么了?”“都是你靠我这么近干什么。” 我正打算翻身下床可没想到摔在了马车的地板上。于是屋子里就闹腾了,“白公子,我家二皇子
找你有事。”是玉隐的声音。“好,我马上就去。”白云朗朝门外答应了一声,“乖,把药喝了,我去和青珀谈点事。”我很乖地点了点头,好像刚才反应是过了点,我竟然在我现在的爱人面前对我曾经爱过的人恋恋不忘,丁涵你清醒一点,这里不是2014,你不是丁涵,你是赵宛芸!
——前半夜算是睡得安稳,只是过了午时之后总有一些打斗的声音。我一直以来都是浅睡,很容易被吵醒。当时我忘记了玉隐对我说的话,打开了门,只见一个人影飞扑过来捂住了我的嘴:“想活命,别出声。在这里待着,不要动。” 话刚说完就离开了我的房间,半刻钟之后打斗的声音停了。我悄悄地打开了门看见躺在地上流血的玉隐和一旁手臂受伤的刘青珀。“你不要动他,他会流更多血。”我一只手制止了刘青珀搬动玉隐,“交给我,我以前学过医术。”
下楼取药,然后热敷终于止住了血。“我很想问你,玉隐中午下来和白云朗说话的时候叫你二皇子,可是一看你就比刘义隆年长。”一边帮刘青珀包扎一边问。“竟然被你发现了,我其实什么都不是。我是刘裕的义子,我因为与义真同岁,所以排行老二。可是我与刘义隆不和,他千方百计想杀我。”刘青珀停顿了一下抬头看了我一眼,“你是不是还没有给我上药。”“……”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一觉醒来他们就像在龙门的时间一样不见了踪影。
——“二皇子,你认识那个姑娘?”玉隐终于按耐不住地问了。“好好养伤,我们先不回建康,先去洛阳找淳于森玉,给你再治一治。”刘青珀巧妙地躲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