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板把我嗯在地上狂作_第 28 部分阅读

的道具。
“啊?这!”管平立刻怪叫了起来:“你是怎么做到的?”
“我只是把系统时钟调快了一倍而已——”我得意的笑着,在他们两人之前把道具抢了个饱。
之后借着道具的威力,送他们两个回蛇||穴重生去了。
两人面面相觑,抓了半年的BUG,本以为游戏已经相当完善了,没想到却还是有这么严重的漏洞。
“需要在主机上加一个速度检验。”老板把我嗯在地上狂作韩洪说。
管平点头:“这个功能很好实现,一小时就能做完。”
趁着他们两个在蛇||穴倒计时的工夫,我暂时从游戏画面中切换了出去,从破解软件中调出刚才那一会儿获取的封包,用眼睛的直观判断,从中选出了几个封包,设定了一个连续的宏。
切换回游戏后刚好两人计时结束,我用快捷键启动了刚才的那个宏,只见我的蛇马上就变得像喝多了一样,一边甩着尾巴一边原地打转,嘴里还不停的吐着石头……
甩尾,是火拼贪吃蛇寒假最新版新增加的功能,需要获得到了特殊道具后才能使用,并且每件道具只提供一次甩尾机会。吐石头倒是老早就有了,不过每条蛇最多只能随身带三块石头。
可我的蛇这一甩起来就没完没了了,石头也是吐个不住,完全没有住口的意思。管平和韩洪干脆窝在蛇||穴里不出来了,因为我的蛇现在已经变成了一只无差别式轰炸器,他们只要靠近,就有可能被流弹击中!
我的本意只是用一个宏指令让游戏主机获得一些非法的封包,之后我的蛇能在规则不允许的情况下能做出些随便什么动作,就行了。没想到无心插柳,弄成了这么一个效果,搞得我的蛇变成了一只生人勿近的刺猬了!
“我靠咧,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无敌状态?!”我夸张的叫了一声,笑嘻嘻的问管平:“哥们,这就是你说的万无一失吗,我看可不怎么样啊?”
管平的脸顷时红成了猴子屁股的颜色,简直都有些无地自容了。韩洪的脸色也很尴尬,费了那么大的劲搞出来的劳动成果,被我随随便便一搞就变成这副德行了,作为参与者的他也觉得面上无光。
正好这时候吕小东从厨房回来了,看到屏幕上的情景后立刻把嘴巴张成了蛋型,喃喃的说道:“莫非这就是传说巾的霹雳旋风脚?好有型啊,创意是从哪来的?是快打旋风里红白人的三摆腿,还是名将里的刀刃旋风?”
管平和韩洪不约而同的无视了吕小东的风凉话,韩洪瞪着环眼观察着屏幕上的那条怪蛇,管平讪讪的挠着头,不好意思的问我道:“志明,你、你这是咋弄的啊?”
我啧啧了两声,评价道:“你那封包加密的手法可真不怎么样。”
“是,是。”他苦着脸哀求着:“你快说说吧,我错了还不行么,你说说怎么做的,我找到问题马上改!”
我懒洋洋的坐在沙发里,故意刁难他一下,不打算马上告诉他。吕小东在一边趁机落井下石,挤眉弄眼的调笑管平:“牛皮吹破了吧?也不知道刚才是谁说的,这又不是单机版的游戏所有数据是要通过服务器验证的——”
管平瞪了吕小东一眼,急得抓耳挠腮。
“真是见鬼,改系统时钟速度这么简单的作弊,我们以前怎么从来没有想到过呢?”韩洪盯着屏幕,不停的摇着他那颗肥猪头:“见鬼,真是见鬼了。”
我心中暗笑,其实他们出了这种低级漏洞并不偶然,反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别就是他们,就是一些著名的游戏公司刚开发出网络游戏的时候,都没有屏蔽掉变速作弊的漏洞!眼前的这款小游戏一共才花了多少经费?经过多少测试?而那些游戏公司的作品可是动辄就耗资数百上千万,参与人员几十上百人的,人家都不一定能做的面面俱到,你管平一个人搞出来的玩意,又怎么可能万无一失呢?!
看看也把他耍得差不多了,我刚要点破迷津,忽觉腰上一阵震动,摘下BP机一看,是表哥刘志海发来的,内容只有短短的一句话:方大头出现了!
【119】成君立圣方大头
【举报我干你母吖,本故事发生在平行世界,与现实无关,知道不?艺术源自生活高于生活,笔在老子手里,爱咋写关你鸟事?】
方大头并没有真的出现,而是使用遥控的手法,摆了大家一道。
或许,应该说这是一次他对国家机关的挑衅或逆袭才对。
那么他做了什么呢?
我不得不说,这个人真是胆子大得包了天了,他居然用写信、打电话、发电报等途径方式,向他的拥趸们传递来了一个信息,说他其实并没有做任何对不起良心对不起人民的事,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出于良善之心,他现在有家难回,全是被迫害的!
这直接导致了他户籍和住所所在地的龙泉派出所遭到了一次围攻,我不知道应该用什么词汇称呼那些围攻派出所的人,暴乱分子?邪教徒?还是脑残粉丝?
方大头对国家机器的这一次挑衅行为彻底激怒了市公安系统和民政部门,公安局长震怒拍案,下达了硬指标,一个月内必须把人抓捕归案!
消息像载了电波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