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行长不用带_第2080章 长发

过程并不复杂,也不漫长,但没有纪安在身边,一分一秒对他来说都是分外煎熬的。
.明明眼前的瓦罐还在冒着热气,时辉琛仍然觉得,偌大的空间里,所有的空气都像是被抽尽了。
时辉琛伸手,将领带扯开,随之一颗纽扣一颗纽扣地将马甲的纽扣解开,直到最后一个纽扣被解开,抬手触碰到衬衫的领口,眼底已然酝酿出了铺天盖地张行长不用带的热欲,与面若寒霜的神情,陡然形成了异常鲜明的对比。
醒酒茶很快就准备好了,端着碗一步一顿上楼站在主卧门前,时辉琛的手指紧了一下,黑色碎发微微垂落,昏暗的走廊让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窗外夜色很沉……
所因为雾气一点点浮现张行长不用带上来而变得朦胧,并不迷人。
时辉琛的双眸深邃了几分,随之轻轻拧开了主卧的房门。
此时,纪安正从浴室走出来,身上已经穿上了保守型睡衣,一手拿着毛巾,一手正在捋刘海。
从当初回国,纪安就没留过长头发……
不,或许该说,从知道自己的肚子里揣着这两只小家伙后,他就狠心剪掉了飘逸柔美的长发,之后几年发现女扮男装起来都无比自然,就没再留过了。
特别是,孩子们出生后,半岁左右,总喜欢在手里抓点东西,那时候她近一年没有剪过头发,总在睡觉的时候被小时光抓的很疼张行长不用带。
纪安的侧脸还滴着水,落在地板上,随着离床越来越近更多落在地毯上,这才抬了手擦起头发来。
时辉琛的目光顿了一下,一眨不眨地落在纪安清秀的不像话的俊脸上,仿佛连细小的绒毛都能在吸顶灯下格外清晰,乖顺地服帖在脸上,再往下看,映入眼帘的便是精致漂亮的锁骨。
时辉琛的呼吸,一下子粗重了几分。
纪安已经清醒了不少,柔软的发丝有一下没一下地擦拭着,抬眼看向时辉琛,再垂眸看向那宽厚的大手中拿着的瓷碗。
“醒酒茶。”时辉琛察觉到纪安的目光,压制住自己体内翻滚汹涌的冲动,上前几步将手
中的瓷碗递给了纪安。
纪安腾出一只手接过瓷碗,却在不经意触碰到了时辉琛温热的指尖,和他泛凉的体温截然不同,挑了挑眉,作势要一口喝光这碗醒酒茶。
虽然不至于醉,但喝了这,兴许会好受一点。
时辉琛一把夺过纪安另一只手中的毛巾,覆在纪安蓬松柔软的发丝上,动作轻柔地一点点从发尾开始擦拭着。
同时,也深望着纪安开了口,“慢点喝。”
昏黄的吸顶灯被调暗了几分亮度,难得柔和的勾勒出了时张行长不用带辉琛立体英挺的五官,纪安一个抬眸,不由得看傻了眼。
天!时辉琛是越来越帅了怎么破?
纪安两手捧着醒酒茶,滚烫的温度,一点点透过他的掌心,传遍四肢百骸,如溪水流淌般。
等再次垂眸,纪安多了一丝漫不经心,就这么任由时辉琛给他擦拭头发张行长不用带,乖巧的过分,像个洋娃娃一样。
不止一次,时辉琛都觉得这样的纪安,没有了外在的张扬邪肆,乖巧的模样更加诱人。
偶尔,大概被自己的帅气吸引到无法自拔,看上去有点蠢萌蠢萌的,和小时光这个孩子很像。
果然是父子吗?
时辉琛嗓音清凉地提醒了一声,“有点烫,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