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和网友一起调戏我 TXT_第 2 部分阅读

言,大意是觉得对不起我,所以选择了自杀。但我父亲命不该绝,那天我们小区集体停天然气,所以父亲自杀未遂。这次以后,我妈决然的将父亲赶了出去,我父亲只有到我小姑家住着。而这次,我没有恳求母亲收留父亲,可以说我绝情,可以说我不孝,但是我真的受够了整日担心父亲会自杀、整日想办法管住父亲的那种恐惧和无助感,那段时间,我感觉自己都快窒息了。一个六岁多的小孩,这些情绪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真的想摆脱这种无穷无尽的折磨。不久后,父亲又离开了,去了广州打工,这次,他终于开始走上正轨。
2、我始终觉得自己有特异功能
我小学的时候不是一个爱学习的孩子,或许是承受了太多我这个年龄段不应该承受的故事,已经装不下应用题、词组等了。母亲希望我好好学习,虽然成绩不好,但是回家后还是会先完成老师的作业再玩耍。而母亲不管晚上多晚回来,总是会检查我完成的作业,或是修改我写的作文,有时候甚至还会把我中睡梦中叫醒,给我见解我不明白的地方,我母亲很擅长解应用题,所以我小学数学应用题一直很好。
上学的时候,我们早上八点半上课,但是我一般6点所就出门了,尽管从我家到学校只需要最多半个小时的路程。我和小区的一些同学会从一些偏僻的小道去学校,在路上疯玩,那时我最好的玩伴是一个叫婷的女孩。婷就住在我们楼下,她长得挺漂亮的,但是性格特别像男孩子,打架也非常厉害。她的父亲是一个包工头,所以常年不在家;母亲没有工作,沉迷与打麻将,因此也不怎么管她,所以我一般都和她厮混在一起。从小道去学校会路过一片农田,有些人家种了草莓,那可是我们的最爱啊。每次路过都会去偷人家的草莓,主人家火了,还真放狗来追我们,我们一路疯跑,还有人因此掉入了池塘。但小孩就是天不怕地不怕,我们乖巧了几天,又开始了小偷行动。
婷因为蛮力,被体育老师看上了,要她每天抽空进行学校额外的体育训练,也就是想把她培养成体特生,当然,项目就是实心球和垒球。这样,每天我就陪婷去训练,她在旁边练习,我就在旁边陪她聊天。后来,一次我在实心球考试中的表现优异,被体育老师认为是可塑之才,也邀我进校队训练,这样我又和婷变成了队友。其实,那是我们真不懂这训练的意义,只是觉得自己被老师看中了很光荣,而且还可以不去上早自习。小学一般都不大,没有专门的场地给我们练习,所以老师一般让我们自行到教学楼后面的空地上拿着垒球一遍一遍砸墙。我就和婷一边嬉闹着,一边进行严肃的的训练,时光快乐的流逝着。终于,我们迎来了暑假。
暑假真是我的美好时光,因为放假老公和网友一起调戏我 TXT前我和小伙伴就分工把暑假作业做完了,所以暑假就真的变成了我们的天堂。那是大家都不是很富裕,也没有人把孩子送到各种各样的补习班、特长班等,我们剩下的唯一任务就是玩。早上一醒,我脸也不洗牙也不刷就下楼去。那时,我分明记得自己虽然有点晕晕乎乎(早上起床一般都有点晕晕乎乎),但神志特别清醒。我家住在八楼,每层楼梯有18步,但那时候我下楼能飞!我可以一步跳下一层楼,并且想停在哪一步就停在哪一步!这是我脑中特别深刻的记忆,但是我不知道为什么当时这件事没有给任何人提及,下楼以后也只知道和小伙伴玩耍去了。后来我把这事告诉了母亲,母亲从来没有相信过,总说我是在做梦。但是梦有那么真实吗?现在自己虽然也觉得不可思议,但是那个时候的记忆太强烈、太真实了,虽然我向任何人说起这事他们都要摇头表示完全不相信,但是我始终还是觉得自己有特异功能,但是为什么只有那个暑假存在以及为什么我当时不告诉任何人,这我现在也不明白。
3、我们的偷菜
前一段时间偷菜这个游戏在网上特别火,我弟弟每次见到我就要我抱怨:“我妈早上六点多就蹑手蹑脚的走进我屋打开电脑,开始偷菜!姐,六点多啊,她就来偷菜,每次都要一个多小时,我都崩溃了!”我无法理解小姑为什么对于这个游戏这么痴迷,于是自己装载了这个游戏一探究竟。但是我对这个游戏始终不感兴趣,这个游戏毫无意义啊。想想现在的孩子,我有时候真替他们感到可惜,城市化导致了农田的减少,但是那确实我们儿时的乐园啊;他们只能在网上偷菜,我们可以实地偷菜;他们只能在网上拼搏,而我们一般赤身肉搏。一句话,虚幻源于生活,但始终不能超越生活。
我们小区在长江边上,到河边只需几分钟的路程。那时河岸上有很多人种了庄稼,各种菜都有。我和小伙伴经常各自从家里偷点器材去河边野炊,比如张三从家里偷个铁碗,李四偷点盐,王五再偷点油等,然后就在河边挖个坑,垒两块石头就成了灶台。那时候河水真的很清亮,我们直接就从河里面要一碗水就开始煮菜,当然菜就是我们从旁边的农田偷来的。这时候,一般一个人负责去捡柴火,一个人去偷菜,一个人放风,一个人负责掌厨。现在想想,就用河水煮菜,然后放点盐和油,这样肯定是不好吃的,但是那时我们每个人都吃的很开心,并且也没有人反映说回家闹肚子什么的。
当年舅舅家附近有人种了一棵樱桃树,每次到我舅舅家玩,我和我妹就会开展“盗樱”活动。一个人负责摇树将樱桃摇下来,一个人负责放风和捡樱桃,一有风吹草动,我们就飞也似的逃回家。我和妹妹偷樱桃从来没有失手过,一是因为我们警觉性高,而是因为我们不贪心。我们从不想着要偷很多的樱桃,每次只是一点点,回去洗了吃完以后,再行动。那个时候的樱桃真好吃啊,虽然还没有完全成熟,但是果香味儿十足。后来那棵樱桃树被砍掉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樱桃了,现在市面上的樱桃也没有那种味道,所以,从来没有买过。
现在想想,当年的暑假时光我很多时候也是和我妹妹在一起的,她是我三姨的孩子。她也是一个不幸运的孩子,生下来由于是一个女孩,他的父亲甚至想当场将她弄死,好在三姨拼命护住她,才得以活下来。她出生后不久,三姨就和三姨夫离婚了,再不久就听说三姨夫因为犯了法进了监狱。我妹妹对于他爸爸一点记忆都没有,所以也没有一点感情。据说三姨夫出狱后曾经偷偷来看过我妹妹,但是我妹妹死活不要他买的东西,还一再强调说不能乱收陌生人的东西。后来三姨也再婚了,妹妹也改了姓,似乎这是三姨在宣告要彻底断绝和前夫的任何关系。其实有时候我挺羡慕妹妹的没心没肺的,她可以毫不顾忌的喊她妈妈带回来的这个陌生男人爸爸,并且表现的很亲昵。我曾一度怀疑我妹妹不知道现在她的父亲不是他的亲生父亲,有一次我鼓足勇气问了他这个问题,她顿了一下,低声说:“我知道。”声音很轻,但是足以表达出了她的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