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红一早回到教室_第 5 部分阅读

风的小女孩,她现在行能力养活自己。
“没有一技之长的你能做什么工作?继续打工吗?你真以为外面那么好混吗?而且这里屋况好一点的房子,房租部贵得离谱,你以为光靠你打工赚来的钱就足够让你过生活吗?”
魏云说了一大堆负面的理由来劝她,为的就是要让她回心转意。
他愿意养她,他也有能力让她过衣食无缺的生活,只要她肯点头,他可以给她一切。
“我…”她什么都不清楚,所以也无法反驳。
“别再固执了,跟我回台北。”他不死心地继续劝说。
“我不要回台北!”她仍然非常坚持。
她一直坚持不肯回台北,再加上她自从开学后就没有回去过一次,想必是她和台北那个城市有什么心结。
“台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见得每个地方都有你的回忆,更何况,我带你去的是我时常出没的地方,而不是有你以前回忆的地方,你根本不必害怕会想起不愉快的事。”
他和她的过去是没有交集的,所以她到了他的地方也不会触景生情。
他怎么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江霈亲惊讶于他心思的细腻。
“别这样看我,其实我并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所以我不会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会猜中你的心事是因为我了解你、在意你,只要是有关于你的事,我都不可能会忽略。”
魏云的话令江霈亲非常感动,她的心也渐渐地动摇。
她原以为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人会关心她,没想到,她极为排斥的他竟然如此关怀、在意她。
虽然讨厌他的轻浮及花心,但是眼前这个说话专注、双眼有神的他却让她有些迷惑。
她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么多女人迷恋他,要不是她早已知道他风流的个性,说不定她也会沉迷其中。
“我答应跟你一起回台北拍婚纱照,但是我们先说好,这些都是假的,可不能假戏真做喔!”她不放心地再次声明。
“当然。”他露出了一抹无害的笑容。
当然会假戏真做,他的当然是这个意思。
要是他不懂得把握这次的机会,那他就是大傻瓜。
魏云找了一家婚纱公司,要他们在五天之内将拍照、冲洗、编排搞定,只要能在时间内交件,花多少钱都没关系。
结婚是女人一辈子的大事,他怕江霈亲以后会埋怨,所以他为她买了四套价值昂贵的白纱礼服,及四套各有特色的晚礼服。
看她穿着他买来的白纱礼服,他的心中有说不出的满足感。
“再抱紧一点、亲密一点。”摄影师透过镜头指挥着他们两人营造恩爱的感觉。
虽然她认识魏云,但是像现在这样搂搂抱抱的让她觉得很不舒服,那种感觉就像是被陌生人抱着一样。
这令她感到非常尴尬,她虽然想要推开他,但却又碍于他们现在拍的是婚纱照而不是武打照,所以她也只能努力地忍着。
唉!要她对一个自己不爱的人表现出浓情蜜意的样子,实在是好难啊!
“新娘笑开心一点。”摄影师总觉得这一对新人很奇怪。急急忙忙要拍结婚照的人是他们,原以为他们是爱得浓到化不开才会这么急,可是要他们摆姿势时,男的表现还好,女的就有点扭扭捏捏了。
不过,就算他们真的很奇怪也不关他的事,他们男的俊、女的俏,他只要负责拍出好照片就行了。
小红一早回到教室“新娘的脸再自然一点。”
江霈亲觉得这个摄影师根本就是在找她的麻烦,她已、经很努力让自己笑得自然一点了,他居然还要她再自然一点,分明就是在鸡蛋里挑骨头。
“放轻松。”魏云知道她太紧张了。
“我也很想放轻松,可是你的手在我的腰上,我就轻松不起来。”说来说去都是他的手害的。
见他们谈话的样子颇为自然,摄影师立即按下快门。
“很好!再来一张。”
啊!怎么没通知就拍了啊?江霈亲想要提出抗议,但又突然想到,反正若是拍得不好看,她在挑照片时就会淘汰掉,他想要浪费底片就随他。
摄影师拍了十来张后,随即吩咐化妆师说:“好了,换造型。”
听他这么说,江霈亲的头皮就开始发麻。
从早上到现在已经换了好几种造型,她觉得自己就像芭比娃娃一样只能任人摆布。
还是魏云好,他只要换衣服就行了,哪像她还要换不同的发型。
真是痛苦啊!
虽然说是订婚晚宴,但魏云早就偷偷地安排好要让江霈亲在今晚成为他名正言顺的妻子。
呵呵呵,他的计谋暂时先保密,越少人知道,成功的机率就越高。
魏云在魏家豪宅设下晚宴,还邀请了许多达官政要。
魏氏集团总裁的婚礼,大家多多少少都会给个面子,所以一到晚上,晚宴会场冠盖云集,所有知名的人物都来了。
“恭喜!”
“谢谢。”
面对从四面八方涌来的祝福,魏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