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同桌摸出水污文_第 5 部分阅读

场。于是她在一个总裁不在办公室内的下午里,带着蛋糕和冰咖啡向江宝儿道歉,为自己的误会了她。
但,江宝儿怎吃得下去。
“没结果吗?”陶雅珉和所有人一样的好奇。
“目前没有。”
“宝儿,说来好笑,前不久大家真的是把你和总裁绑在一块的。”陶雅珉边吃蛋糕边八卦。
江宝儿只能苦笑。
“你也吃啊!”瞧她一口也没动,陶雅珉不禁催促。
“我没胃口!”
多少觉得她的反应有些怪异,所以陶雅珉开始白行解读起她的心思来。
“宝儿,有些失落吧?”
“失落?”
“你之前可能以为总裁对你有意思。”她一副没什么大不了的耸耸肩。“别说你啦,连我们大家都这么想,以为你有可能飞上枝头当凤凰。”
江宝儿陪上一个尴尬的笑,打算什么意见都不要发表。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她已经不敢期望自己可以带着那个秘密到棺材去。
“有一天,那个属于你的真命天子会出现的。”
“或许吧!”
“宝儿,反正咱们总裁并不适合你,他花心又冷酷,这种男人当情人是可以,可是如果要做老公,那八成不用三天,你就会心碎而死!”陶雅氓自认是在给好友安慰。
江宝儿猛点头,一副很赞同的模样。
“但女人真的很可笑。”陶雅珉又继续发表言论。“万圣节那夜的巫婆明明只有一个,可每天却有这么多的女人上门说自己是那个巫婆,你说,这些女人是不是疯了?”
江宝儿不知道那些上门的女人是不是疯了,倒是她自己快要疯了。
“希望这件事快点落幕,因为我急着要看那个巫婆的庐山真面目。”陶雅珉一副摩拳擦掌的期待模样。“我要瞧瞧她到底是谁。”
江宝儿快要把自己的嘴唇咬破了,但她不敢吭声,真的不敢。
“谜底揭晓那天,一定很刺激!”
江宝儿无法被同桌摸出水污文再思考。
再思考下去,她会当场发疯。
裘修平再宅,也是有看新闻的,所以当电视新闻每天播出一群巫婆一个个进出辛氏大楼的画面时,他就会感到荒谬又可笑。但这至少证明了一点——江宝儿和辛杰不会有结果,人家他早有了自己属意的女人,警报是白拉的,只要他再有耐心一点,给江宝儿一点时间,终究,他会抱得美人归。
带着几罐啤酒和一些卤味,裘修平打铁趁热的来按江宝儿家的电铃。
只是江宝儿显然心情糟到一个不行,一张脸抑郁寡欢,整个人死气沉沉,裘修平有心理准备,所以他并没有被吓跑,他甚至是有些幸灾乐祸。“江宝儿,就算是失恋,也没必要把自己弄得像是弃妇一样吧,世界末日又还没到。”
“裘修平,我今天没有心情应付你。”她有言在先。
“心情真这么糟?”
“我想一个人!”
“但我怕你会做傻事。”“傻事?”江宝儿听了竟然觉得有点好笑。“裘修平,傻事我早做过了,我曾经做了件非常疯狂的事,我真的做了!你不知道而已。”
正想再问下去时,裘修平一眼瞥到在柜子上,在江宝儿的相片旁,有个很精致,还在上面缝了不知是假水晶还是亮片的东西,他定眼细看,是猫女眼罩!顿时他脸色大变。
他猛地瞪视着江宝儿。
她也看着他,不想再有所隐瞒了。
“你是那个万圣节巫婆?”
“很难想像吗?”
“真的是你?!”裘修平仍处于一种震惊情绪下,他不敢相信江宝儿会是辛杰在找的那个女人。“江宝儿,你是疯了吗?”
“对,我不只是疯了,我还是个笨蛋!”
“你和辛杰……”
“对,我和他发生关系了,那一夜,我喝了洒,借酒壮胆去向他搭讪,当时我戴着眼罩,恢复平常不太流露的娃娃音,我有把握他不会认出我,谁知事情会演变成今日这种局面,我比任何人都意外!”江宝儿不吐不快。
“你……”裘修平错愕的看着她。“我知道你很难置信,我也一样,那一夜我像着了魔似的,拚命告诉自己一次就好,暗恋他两年了,那仿佛是唯一一次可以亲近他的机会,于是我豁出去了。”她像陷入回忆,眼神有些迷离。
“江宝儿,你就这么喜欢他?”裘修平嫉妒的质问。“就算被当成玩玩的对象也没关系?”
她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