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把我拉回家按到床上的故事_第 2 部分阅读

贴在了两腿之间,十六岁的公主因为营养好,已经发育的像个大人了。侍卫们不敢抬头,只能用眼角的余光去看这难得一见的美景。建宁并没有觉出他们的目光有异,「我饶了你们,但这要让太后看见还是会砍了你们的脑袋,快带人找个地方把我的衣服晾乾。」张康年等哪敢不从,便把公主带到皇宫西北角一个废了的空场里,这里年久失修,已有许久无人来过了。侍卫们生了一个小火堆,刚要退出去好让公主烤干湿衣服,哪知建宁竟是毫不在意,自顾自的脱光了衣服,还让张康年他们帮着烘烤。也难怪,公主自幼生长在皇宫里,服侍她的都是太监,她哪里知道这侍卫和太监们却有本质的区别呢?张康年他们眼见着公主那白嫩的Ru房上两粒红艳艳的||乳|头以及下身处还湿漉漉的紧贴在两腿间的柔亮的荫毛,一个个下面的小将军都已经是雄赳赳的了,却无人敢越雷池一步,那可是抄家的罪名。建宁裸体对着这几个男子,也不觉得害羞,乾等着无聊,就又命张康年继续和她比试。张康年只得硬同桌把我拉回家按到床上的故事着头皮应战。谁知才打了几下,公主便叫停,「这不公平,你穿着衣服,我没穿,你也给我脱了。」「可是……」「脱!」「着。」张康年无奈也只好脱光了衣服,如此一来,那根已挺立的鸡芭便摇晃着出现了。
建宁好 像丝毫没有注意,又出手了。如此一来,椒||乳|上下晃动,玉腿左右翻飞,有时一个踢腿连小||穴也被场边的赵齐贤他们看的清清楚楚,有人已忍不住打起了手枪。张康年这会已是色慾熏心,趁着转身偷摸一下公主的Ru房,或者轻扫一下公主的荫毛,有时乾脆一个转身来到公主身後,使劲用大鸡芭往公主松软的屁股一顶。公主只觉得这次比试自己被弄的混身痒痒的,也不知是为什麽。这张康年只顾得占公主的便宜,终於不不小心被公主仰面绊倒在地,公主怕他跃起,顺势往他小腹上坐去。张康年的大鸡芭此时正是一柱擎天,而公主正对着他的小兄弟坐了下来,不偏不倚,「滋」的一声,大鸡芭便尽数没在了建宁的荫道当中,这可真是因祸得福。建宁只觉得下身一阵刺痛,一件又热又粗的硬物插
入了体内,以为着了道,正要起身,忽然发现身下的张康年表情更复杂,便忍住疼问道:「怎麽样?服不服?」张康年怕一说服了,公主会就此离去,便说:「不服。」此时赵齐贤介面道:「公主,你腰上下动一动,他一准就服了。」张康年看了赵齐贤一眼,眼中充满了感激。建宁果然依言上下动了起来,Chu女的荫道隔外的紧,夹得张康年舒爽极了。这时公主又问:「服不服?」「公主你再动的快一点我就服了。」於是公主动的更快了。张康年只觉得自己的Gui头每下都能顶在公主的花心上,终於再也守不住精关,突然伸手按住了公主的腰,大鸡芭顶住了花心,「噗噗」的射起精来,嘴中叫道:「我服了、我服了。」公主觉得一股热流冲进了体内,被烫的一阵哆嗦,竟是无比的舒爽,「你,你把什麽尿到我体内了,啊哟,好热……你服了?好,」转过头来对赵齐贤他们几个道:「怎麽样?」赵齐贤此时早已忍不住,脱光了衣服,走上前来,「我不服,要向公主请教。」说着躺在了地上,公主见又有了一个挑战者,从张康年身上站了起来,又跨坐在了赵齐贤身上,上下挺动了起来。
赵齐贤的阳物比张康年的还要粗,整个荫道都被塞的满满的,公主也觉得舒服极了,忍不住的「啊……啊……」的浪叫了起来。赵齐贤的大Gui头每顶一下花心,公主便会忍不住的浪叫一声,胸前的一对Ru房也已成了赵齐贤的玩物。「你……啊……服……不服……」公主喘息着问,赵齐贤也不答话,却猛的开始主动挺动起来,「啊…啊……你……你怎麽反击了……啊……好舒服……」赵齐贤只觉得公主体内一股阴精泄了出来浇在了Gui头上,自己马上也要精关不守了,他害怕射在公主的体内有危险,忙向上一托公主的腰,鸡芭脱离了荫道,对着公主的荫毛便射了出来,顿时黑色的荫毛上粘满了白色的Jing液。公主觉得又有东西喷到了自己的下身,伸手一摸,白色粘液马上沾了一手,「这是什麽?张康年你刚才是也把这种东西尿到我体内了吗?这好像不是尿。」「公主,这是男人的命根子,你只要让男人对你射出这种东西就说明他服了。」「是真的?」「是真的,公主我也服了。」赵齐贤介面道。
建甯公主站直了身,也不顾还从荫毛上向下滴着Jing液,对余下三人道:「你们呢?」「我们要领教後才知道服不服。」「那好你们三人一起来吧!」说着摆了了架势。原来公主也起了疑心,不肯轻易再坐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