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来的员工被女老板叫到办公区_第 86 部分阅读

存这个长辈也做了一回荒滩事,果真就去了小皇帝那里讨得一书圣旨。
据说,当得知自己将要被送去和亲,胧月公主直直杀上法华庵,直言要潜心礼佛。但在后来得知却莫名其妙地被许配给了当朝尊尚敬国公时,则直接踹飞了来人,其彪悍程度,让杨术为杨存未来的生活担忧不已。
众人皆以为胧月公主心有所属,不肯下嫁,正想推出谁去安慰一番,好好地说道说道,好让她自己知道是找了一个怎样的好夫君时,胧月却与当晚悄然回宫,等着做新嫁娘……
紫气阁小说网(www.ziqige.net)txt电子书下载
怪事年年有,也不知是多事之秋还是怎的,总也感觉今年的就格外的多!
第九章女人的事
京城诸事一定,在镇王府内接了娶胧月的圣旨之后,杨存便带着众人回了杭州。正式迎娶的婚期定在了三月之后,他还需去杭州敬国公府好好的准备准备。
此次进京,安巧姐妹不曾跟着李彩玉他们一道去了,见到杨存回来,自然欣喜异常。杨存则是更甚,日日与她们几个欢好,做着三女一夫的销魂趣事。
最后的结果却往往是三女皆是怠倦到无力承受新来的员工被女老板叫到办公区,杨存却还是不肯尽兴。许是修为一下子提升了太多的缘故,他总也感觉自身有着用不完的劲儿。
(Www..)好看的txt电子书
通常这个时候,他都会都找高怜心。高怜心有木之灵宝在身,不论杨存怎样的折腾,都经受的住。唯一有些羞人的就是,只有高怜心自己知道,她下体羞人处的肿,可是都没个消除的机会。
安巧姐妹,李彩玉,这三人早就让杨存调教的服服帖帖的,在一起玩弄,又一开始的羞臊再到现在,已经是可以淡然面对。可是高怜心却始终不肯加入到他们之中,无论杨存怎样说,都是不肯。
若是杨存想要,只愿意关起门来,只剩下两人时,才由着他任意索取。
对此,杨存非但不曾生气,还格外珍惜起她来。
这也并不是就说,轻看了那三个。不过是各有特色,各有个的韵味罢了。
装饰的富丽堂皇的寝室内,最惹人注意的,不是其豪华程度,也不是一步就有一个夜明珠照明的奢侈。而是那张足足有五米宽的红木雕花大床。
这般的宽度,一般地用来怎样玩闹的,只要是知人事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的。
(www..)好看的txt电子书
室内,明亮如昼。空气中Yin靡的气味已经淡下去了不少。而在大床上,横竖不规则地躺着三个浑身赤裸的女子,皆是闭着眼睛昏睡。洁白的,上面布满了斑斑点点青青红红痕迹的娇艳肌肤,从随意搭在身上的被子下清晰可窥。
而她们身下的被单上,那些浑浊的体液已经凝固。连着她们下体幽深的花园深处溢出来的一起,都书写着一幅别样的Yin乱。
好一个春色无边。
只是遗憾的是,造就这一切的男人,此时却是没有了身影。
距离此处隔着一条走廊的客房之中,住着高怜心。此刻从她房中不断传出的嘤咛娇喘,无不说明着溜出寝室杨存的去向。
“怜心乖乖,来,给爷舔舔……对对,就是那样……嗯……嗯嗯……再用力一点儿……用手……上下移动……哦……就是这样,快快……”
“爷,您的宝贝,实在是太大了……怜心……吃不了啊……唔唔……”
“不会不会。小心一些,把嘴张大。慢慢的往下吞咽……不要急……嘶……轻点……你这是要吸断爷么?恩啊……好舒服……”
“唔……慢……点儿……唔唔……”
女人的声音,就如被吞噬掉的一般。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只有男人舒服的喟叹,和下体拍打在脸颊上的声响,以及“噗噗”的唾液声响。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总要做些什么事情来打发时光才好。
古人将洞房花烛夜放进了人生四大喜事之中,在马眼大开,将|乳|白浓稠,还带着腥味的Jing液射进高怜心那道细细柔柔的嗓子深处时,杨存一边抽搐着身体抵挡着紧随而来的痉挛,一边由衷地感叹。
紫气阁小说网(www.ziq
ige.net)txt电子书下载
古人真是太明智了啊!洞房花烛夜,男女交合欢爱时的快感,果真是难得的美事一件啊!
自然,生活中不仅仅只是有享受。杭州经过了定王一事的变乱,又经历了新皇登基时的动荡,有很多的事情等着杨存去处理的。所以其实严格算起来,他呆在府中的时间,也不是很多。
也就导致了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够照看的上的。
这日杨存自外面回来,刚踏入府中,就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氛。下人们都低着头不敢看他,连杨三也是。唯唯诺诺的,让他很不怀疑杨术随时都想着开溜的心思。
好在这样的怪异在看到立在庭院中高怜心那双红肿的眼睛时,也就顾不上了。
“怎么了这是?眼睛怎么肿成了这样?”
几个大步过去,杨存忙将怜心搂进了怀中。没想到只是出去了一趟而已,她就成这般了?在这府中,还有谁这么不长眼的,给惹了他的心肝?
“谁欺负了你了?告诉爷,爷这就去给你出气去。”
丝毫没有身为一个绝世高手或者半仙应该有的出尘气质,这个时候的杨存,仿佛还是以前那个油腔滑调,放荡不羁新来的员工被女老板叫到办公区的他。差一点儿就要卷起袖子,等高怜心说出一个名字之后,直接过去就劈了那新来的员工被女老板叫到办公区人。
见杨存进来,高怜心本来是想赶紧走开的。却不料已经被看见了。既然杨存发问,也不能这般干耗着。屈膝行了行礼,吸吸鼻子,方道:“不曾有人欺负了我,只是……”
“可别是眼里进了沙子。”
杨存打断了她的话。心中直纳闷,怎么女人撒谎,都喜欢用这一句?难道是这句话的魅力格外的大?还是可信度高?
“爷……我……”
高怜心欲言又止,见杨存沉下了脸,心中更是委屈。登时本就通红的眸子中更加聚满了氤氲的水雾。但又紧咬着下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