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让我穿戴振动带我逛街_第 24 部分阅读

心,便让他们稍等,自己回房间关上门。
“宝宝,有事?”宁天一接我电话就很紧张,这么担心我应该是爱我的吧?
我放下这个念头,“宁天,我要去一趟警局。”
“去警局?怎么回事?”他更紧张了。虫
“没危险啊,你别急,是我自己的私事,回来再告诉你!”
“不行!”他的语气忽然强硬起来,“你什么时候开始有私事了?你的事不是我的事?快说,到底怎么回事?”
我想了想,长话短说,“是我妈妈的事!宁天,我找到亲生妈咪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他的声音变温柔了,“好,等我,我陪你去!”
我有些犹豫,但他接下来的话改变了我的主意。“宝宝,这么重要的时刻,你怎么能没有我在身边?”
心里顿时被温暖充实得满满的,“嗯,好,我在家等你!”
重新下楼,告诉楼下两人要等宁天回来,便和他们聊天。曾教官忽然告诉我,“指柔,现在程宇宸已经在跟着我实习了,一起跟寒鹰这个案子呢!为了这个案子,大家投入的都太多了!”
我不知道他说这话是什么意思,警觉地望上程宇宸,没错,我的确跟他说过宁天是寒鹰的事,但是,这并不危险,反正曾教官他们都知道宁天是寒鹰,没证据也奈何不了他,只是,程宇宸,我唯一可以信任的朋友,是否从此以后也失去了呢?
程宇宸表情复杂,欲言又止的样子换来了我的冷眼以对,朋友和宁天,我毫无疑问会选择宁天。无端地,一句《胭脂雪》的歌词闪进脑海:我不怕承担,全世界都背叛,是你让我没有了遗憾……在我的理念里,只有宁天是我的世界。
之后,我们三人之间便再也没有话题,客厅里空气凝固,气氛尴尬。我觉得自己跟他们之间无形之中有了隔膜,竟是无法再走进他们中去了,而这并非我的初衷。
半小时以后,宁天就出现在家里,俨然男主人的姿势,很大气地跟曾教官和程宇宸握手,一副乐于和警方合作的好市民样子,不过,他现在确实是好市民,我清晰地记得他把我从周家救出来时就已经跟周家断绝关系,跟毒品也划清了界线。
秦风亲自开车送我们到警局,曾教官把我们带进一个房间,“请稍等,我马上就把她叫来。”
他出去以后,宁天也跟着说,“宝宝,你和妈咪见面一定有很多话要说,我在这儿可能会妨碍你们,我出去在车里等吧。”
他能这么想我很意外,我以为他会霸道地一直守着我呢!
“戴着这个!”出去之前他把一块手表戴在我手上,在我耳边轻轻嘱咐,“不许取下来!”
我皱眉看着这块手表,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不过他让我做的事,一定不会错!
“小凡!”门口传来一声呼唤。
我奔过去关上门,眼泪哗哗地就下来了,“妈咪,你没受苦吧?”
“小凡!”妈妈抱着我也大哭起来,“妈咪对不起你,你恨我吧!”
印象中所有的母亲形象都是光辉的,而所有的女儿都应该由妈妈牵着小手一路走过,此刻的我,却发现自己比妈妈还高了,而且妈妈依然端庄的容颜却有了岁月的痕迹,两鬓也有了一两根银丝,如果不注意看是看不出来的,但是,妈妈真的年华已老。如果岁月可以流逝,如果青春可以流逝,还有什么不能忘记的呢?
我擦着妈妈脸上的泪痕,自己却在不停流泪,“妈咪,我怎么会恨你?我现在也要当妈咪了,知道每个妈咪都是心疼自己孩子的,你当时一定有自己的苦衷!”
妈妈拥着我在长凳上并排而坐,“小凡,你真的长大了!”她美丽的脸上如今写满慈爱,疼惜地摸着我的脸,整理我的头发,似乎看不够,摸不够一样。
忽然,她笑了,却是在整理我的衣领,“小凡,宁天对你很好?”
我一愣,想起自己脖子上的梅花,羞红了脸。
她叹了口气,“我们母女俩的命运还真有着惊人的相似,不过你比我幸运多了!”
“妈咪,什么意思啊?”我不解地看着她。
第一百八十七章 凶手
( )“宝贝,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爸爸!”妈妈流着泪回忆往事,“那时候你爸爸工作太忙了,我一个人带着你本来就很辛苦,偏偏这时候你外婆得了重病,以我们家的条件根本支付不了昂贵的医药费,而且我天天背着你家里医院两头跑,实在太累了!”懒
“一次偶然的机会遇到了周子正,也就是周娆的爸爸。也不知道是哪辈子的孽缘,他居然对我一见钟情,找人调查我的情况,主动把医药费什么的都交了,还请人帮我照顾你外婆,总之,我的困难在他那里全部迎刃而解了。”
“本来我不想接受他的帮助,更没想过和他有什么关系,但是造化弄人,我还是对他动心了,哪个女人不喜欢被宠爱的感觉呢!于是我选择了离开你们父女,也许这是我一辈子最大的错误!”
“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毒枭,但是已经没有回头路走了。”说到这儿,她压低了声音在我耳边说,“那时候,他随便去哪里都带着我,也不避讳他是毒枭的事实,他对我是真心的。我想即便他是罪人,即便他愧对全世界,但是至少不会对不起我,如果生活一直这样继续下去,我也觉得满足了,直到那一天的到来,那件事让我一辈子受到良心的谴责。”
“十一年前的一天,家里来了一个年轻人,也就是宁天,那是我第一次见到宁天。他和宁天居然去书房谈话,这让我觉得很诧异,这是他第一次背着我谈话。好奇心驱使,我去偷听了他们说话。原来宁天的父亲是隐匿很深的毒枭,却被你爸爸查到并于不久前击毙。周子正和宁天商量的正是杀你爸爸报仇的事,但是宁天不肯……”虫
我惊住了,“妈咪,难道爸爸不是宁天杀的?”
“谁告诉你是宁天杀的?”她既惊且疑地看着我。
我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只听她继续往下说,“宁天和周子正便在书房吵了起来,宁天是个聪明人,他自然知道周子正打着为宁天父亲报仇的幌子,真实目的是想联合宁天之手除掉你爸爸,因为你爸爸既然查到了宁天父亲头上,周子正自然也脱离不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