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进衣服抓揉图片_第 7 部分阅读

,我看见陈洁了。”
阿星问:“看见陈洁怎么了?有什么可大惊小怪的?”
占山说:“我是说我看见陈洁和一个男生在主搂那牵手了。我看到了就马上跑回来告诉你,你快去看看吧。”
阿星听完二话没说就跑了出去,马上又跑了回来,忘穿鞋了。
我和阿牛不禁感叹道:“我们怎么没有想到用陈洁做幌子来伸进衣服抓揉图片骗阿星呢?如果说陈洁怎么怎么着了阿星一定会信的。占山,真有你的。我们服了!”
占山说:“你们说什么呢?谁告诉你们我说谎了。我都是亲眼所见的,千真万确!”]
听完占山的话我便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相当的严重!
陈洁有男朋友了!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里的霹雳,“咔嚓”一声劈向了阿星。阿星流着眼泪倒在血泊之中,此刻他的心是碎的。
真没想到,陈洁的男朋友我们居然认识,他就是话剧社的社长张宏伟。经过调查得知,此人不光是话剧社的社长,还是学生会组织部部长和班级学习委员,而且长得也挺神经的,啊不!挺精神的。既有才华学习又好还有很强的领导能力,简直就是无懈可击啊。而再来看阿星这位仁兄,花花公子、感情骗子、色魔、道德沦丧的家伙。如果你是陈洁你会做何选择呢?看来阿星这次真的是十死无生了。
阿星边在寝室里来回走着边说:“这个死瘦子,敢和我争,他能争过我吗?”
我和阿牛在一旁说道:“他还真能争过你。”
阿星听完此话便不再言语,只是抽烟,一支接一支。
次日,占山又匆忙地跑了回来说道:“不好了,不好了。”
阿星忙问道:“怎么了?他们又怎么了?”
占山说:“陈洁和那男生在自习楼的走廊里吵起来了。”
阿星说:“啊?真的?”
占山说:“当然是真的!要不我能大老远的跑回来告诉你吗?”
阿星幸灾乐祸地说:“哈哈哈哈……太好了,太好了。这么快他们就有分歧了,这么说我还有机会?”
占山说:“我还没说完呢,他们吵了几句就不吵了,然后那男的就把陈洁给亲了。”
“啊?”阿星一听,立刻崩溃了,再一次倒在了血泊之中!
很巧,下午阿星在超市买烟的时候碰见了陈洁和张宏伟,两个人很亲密地在挑选商品,从陈洁的表情中能够读出她的幸福。阿星一阵酸楚,正在他准备躲起来的时候,却被陈洁看见了。陈洁主动跟阿星打了招呼,并把张宏伟介绍给阿星认识。自从上学期那件事以后陈洁就再也没和阿星说过半句话,而这次却主动打招呼。看来她已经不在意了,不在意那些事和那些人。阿星对陈洁说了些祝福的话后,拿着烟匆伸进衣服抓揉图片忙地离开了超市。本来阿星是准备买一盒烟的,但看见陈洁如此的甜蜜后阿星买了一条。
失恋是什么?
就是满地的烟头满屋子的叹息和满脸的颓废,这正是我们在阿星那里找到的答案。我们劝阿星把烟戒掉,这样下去对身体不好。他却说如果老天能让他和陈洁在一起他就一定把烟戒掉。哦!那看情形是很难戒掉了。我们劝阿星还是把陈洁戒掉吧,结果他把我们戒掉了。
第二十六章:阿牛的事
这一次,阿星彻底地失去了机会。占山一次又一次地从外面匆忙地跑回来,阿星一次又一次地倒在血泊之中。大家似乎也已经对这种现象习以为常,逐渐的阿星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事实。阿星对我说,你看阿牛多好,一门心思沉浸在网络世界里,什么都不用考虑,我要是能这样忘情忘爱的该多好啊!正当阿星要和阿牛一起玩网络游戏时,阿牛却出事了。不!确切地说是阿牛家里出事了。
那日,阿牛正在网吧和别人PK时接到了家里打来的电话,然后迅速回到寝室收拾行李返回了铁岭。我们还没有来得及问他究竟出什么事啦,他就匆匆离开了。是什么事呢,会比阿牛玩网络游戏更重要?
一天、两天、三天……一直都没有阿牛的消息。我们给阿牛打了无数次手机却没人应答。直到第七天阿牛才在我们的等待和担心下回来。我们还没有来得及问他家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就看见阿牛胳膊上的黑纱。以前听阿牛说起过他母亲身体一直都不好,难道……
事实也证明了我们的猜测是正确的。阿牛回到寝室后一句话都不说就躺在床上开始翻书,一本又一本。我们想找些语言来安慰阿牛,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一个人极度痛苦的时候也许最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清静吧。我们把打来的饭放在阿牛的床头然后离开寝室。阿星走出寝室后跟我和占山说他突然觉得自己以前太肤浅,他一直以为被陈洁拒绝是最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