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逼我穿隐形震动裤_第两千零二十一章吹牛皮

,最快更新捡个总裁做老婆最新章节!
“你是叫叶秋是吧,你可以上网搜索一下燕京鹿家,如果完你还有胆量让我裸奔的话,那我会好好的考虑考虑的!”
鹿凡看着面前不知死活的叶秋,言语变得有些阴冷,要不是这回来天海大学不允许带保镖的话,他肯定让人把叶秋狠狠的揍一顿。
“哦?燕京鹿家?”
叶秋挑了挑眉毛,对着慕清冷招招手,示意女孩过来。
慕清冷大概的已经猜到了什么,立刻和钟离一起走过来,笑着问道:同桌逼我穿隐形震动裤“怎么了,需要本姑娘的帮忙么?”
“暂时还不需要,只不过这个家伙告诉我他是燕京鹿家的少爷,身世显赫,想要恐吓威胁我,你说怎么办?”
叶秋显然是在扮猪吃虎,燕京就那几个一流家族,他会不知道?
小小的鹿家而已,就算是二流家族中的佼佼者,那也无法跟慕家相提并论啊,甚至连提鞋的机会都没有。
慕清冷并未回答到底该怎么办,只是看着叶秋甜甜的笑着,除了叶秋钟离陆可儿,没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鹿凡一看情况不大对劲,从慕清冷的颜值和穿着,他隐隐的已经猜到,这个女孩肯定不是等闲之辈。
“美女,我看你好像也是富家千金,但最好不要插手这家事情,这是我跟叶秋的私人恩怨。
你的家族可能很强,但说句不好听的,在我鹿家的眼里,可能什么都算不上,只会被踩在脚下。
俗话说,识时务者为俊杰,你还是乖乖的退回去,别把自己牵扯进来······”
由于慕清冷在黑暗世界五年,回国后又一直待在天海跟着叶秋,所以鹿凡根本就不知道面前这个美女的身份,权当她是天海一个小家族同桌逼我穿隐形震动裤的公主。
他说这些话,为的就是告诉慕清冷,有些人,是她一辈子都惹不起的,还是乖乖的躲着好。
不仅于此,他身后的那几个纨绔子弟也跟着附和:“小妞,咱们鹿少爷可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就算是天海的慕老爷子,高老爷子见到他都得和和气气的。
而高泽,慕清闲等人,见到鹿少爷更是点头哈腰装孙子,我劝你还是懂事一点的好,别给自己的家族惹上灭顶之灾!”
“啊?”
听到这里,慕清冷忽然就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道:“你是说真的吗?慕家和高家都对你们少爷这么尊敬的么?
据我所知,高泽好像是江南军区总
司令的副官吧,统领着无数的士兵,就他那铁骨铮铮的性子,会给别人点头哈腰?
还有那慕家的慕清闲,在军中担任要务,为人一直比较冷漠,会对他人俯首称臣?”
慕清冷可坏了,她并没有第一时间表明自己的身份,而是故意的扮猪吃虎,逗一逗鹿凡和他身后的这群纨绔子弟。
她这是在故意的挖坑,没想到的是,浑然不知危险逼近的鹿凡,还真的往里面跳了。
“可不是嘛,不仅仅是高泽和慕清闲,还有郭家的那个少爷郭宇,前两天还跟我一起喝酒,求我帮他办事呢······”
说这些的时候,鹿凡不自觉的昂着脑袋同桌逼我穿隐形震动裤,好嗨哦,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巅峰,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高潮。
“噗嗤!”
这下同桌逼我穿隐形震动裤,连陆可儿都没有憋住,突然就笑出声,像是个傻瓜一样看着面前的鹿凡。
郭家在很久之前就被灭光了,包括郭世海郭宇父子俩在内,无一存活。
结果这鹿凡吹牛逼不打草稿的,还前两天跟郭宇再一次吃饭,难道是在棺材里面吃的土吗?
“你确定,前两天和郭宇见过?”
慕清冷强忍住笑,脸都憋红了同桌逼我穿隐形震动裤,问道。
“对啊,前几天我们在燕京国际酒店吃的饭,郭宇有一个两亿的项目想跟我合作,不停的恳求啊。
原本我是不准备答应的,但他点头哈腰的,我想了想就给他一个面子,答应了下来。”
鹿凡说的煞有其事的,搞的跟真的一样,满嘴跑火车。
身后有个纨绔子弟不停的用手臂在捣鼓他,脸上满是焦急,火辣辣的。
“干嘛呢?一边去!”
鹿凡转过身,非常生气的朝那个跟屁虫吼了一句,还沉浸在吹牛逼的世界里,自我陶醉呢。
结果那家伙小声的悠悠的来了一句:“鹿少爷,郭宇已经离世好多天,连郭家都不复存在了。”
“啊?”
鹿凡身体猛的一颤,脸蹭的一下就变得通红,喉结动了动,挣扎道:“我刚刚讲错了,是二十天之前。”
他天天就忙着吃喝嫖赌玩,哪里关注新闻,根本就不知道郭家灭亡的消息,贻笑大方。
“鹿少爷,一个月之前,郭宇就嗝屁了······”
这纨绔子弟都快找个地缝钻进去,结果鹿凡还在这里胡说八道,他是真的扛不住。
“这······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尴尬的鹿凡硬着头皮怒喝了跟屁虫一句,一巴掌呼在他的脑袋上,示意他别再逼逼叨叨。
而此时的慕清冷,是再也忍不住,笑的前仰后合的,连眼泪都笑出来了。
叶秋和陆同桌逼我穿隐形震动裤可儿同样如此,他们见过吹牛皮的,但还从来没见过拿死人出来吹牛的,这事先的牛皮稿子,是一点都没准备啊。
“你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么?”
“我记错了而已,不信你去问问慕清冷和高泽,他们两人见到我是不是规规矩矩的?”
鹿凡非常的嘴硬,根本不肯服软,仗着面前的这些人根本不认识慕家和高家的少爷,肆无忌惮的吹着牛。
很可惜,这回他提着铁板了,好巧不巧的遇上了叶秋,慕清冷等人,摆明的就是在“送人头”啊。
慕清冷本是不准备表明自己的身份的,但这家伙越来越不上路,那就必须得好同桌逼我穿隐形震动裤好的教训他了。
“嘿,你知道慕清闲是我的哥哥吗?你不怕我把你刚刚说的这些告诉他?”慕清冷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哥······哥哥?”
鹿凡努力的在捋其中的关系,不过很快他就笑了,“美女你可别逗了,慕清闲的妹妹可是国际刑警,据说现在并不在燕京,怎么可能呢?”
“哦?那你
看我像么?”
慕清冷调皮一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