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哥在卫生同间添我尿尿的地方_第1560章悲惨的身世

,最快更新女子监狱里的男人最新章节!
“说起来,我来安水这么久,还真没有在周围好好的逛过,还要感谢你给我这个机会,能让我领略一下这里的自然风光!”
我单手扶着方向盘,对坐在副驾驶上面的余筝说道。
余筝冲我翻了个白眼:“有什么好看的,还不都是山和水,还能看出花儿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没有情趣,还是搞设计的呢,一点也不擅长发现生活中的美!”
“哼!”余筝干脆转过头不理我。
我咧了咧嘴,心中颇为享受我们现在的状态。
从沪上回来到安水之后,我谁都没通知,将小七他们赶回厂子之后,就带着余筝一起,开车回了她的家乡。
起初余筝说用不到我陪她一起,想要自己回去,可我还没忘记她家那坑爹的情况,我要是真让她自己回去,万一出了点什么事儿,那我还不得哭死!
余筝现在可是我的财神爷,素筝这个牌子刚要有起色,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那素筝也就算是玩完了。
不仅如此,我也很心疼这个可怜又上哥哥在卫生同间添我尿尿的地方进的小姑娘,就算是从朋友的角度出发,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自己回家。
刚跟余筝接触的时候,我就了解到了她的背景,她的罪名是故意伤害,而她伤害的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亲舅舅。
她的亲舅舅整个一人渣,一直吸她们家的血,她妈妈也是个奇葩,最后连给她爸爸看病的钱都拿去借给她舅舅赌博,活活将她爸爸给害死了!
等到余筝上门的时候,她舅舅还嘲讽她,说她爸爸天生短命相,还不如把钱拿给他...
余筝只是挑断了她舅舅的手筋脚筋,已经算是克制了...
这要换了是我,她舅舅早就死八百回了!
她那妈妈也够绝的,余筝入狱这么久,她都没来看过她,也不知道在她心里,有没有把余筝当成自己的女儿。
余筝出狱以后,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惦记她妈妈,我也看得出来,不过...女儿惦记妈妈,可妈妈是不是惦记女儿呢?
余筝不傻,她应该也能猜到结果,只是她心里还是不承认罢了。
我这次跟她回家,也是想跟她一起,帮她把以前的事情做个了断,让她毫无后顾之忧,可以专心打拼事业。

在路上的时候,我便一直找话题,让气氛活跃一些,省的余筝触景生情,又想起以前的事情。
可惜,效果好像并不算太好...
虽然我一直插科打诨,余筝的反应似乎也挺轻松,可那都是表面现象。
她偶尔望向窗外的眼神,我看的一清二楚,那种复杂的情感,用语言哥哥在卫生同间添我尿尿的地方实在无法描述。
压抑,难过,仓皇...
种种情绪纠葛在一起,让余筝整个人都透着一股低气压。
我看着又不说话,望着窗外默默出神的她,叹了口气,说:“有什么心思你就跟我说说,别总憋着,咱俩也算是在一张床上睡过的好兄弟了,你还有啥放不开的呢!”
余筝脸色微微有些涨红,她顺手在我腰上捏了一把,微嗔的
说:“谁跟你好兄弟...不是,谁跟你一张床上睡过!”
“你忘了?就沪上那天晚上,我们喝多了,然后...”
“那天晚上咱们什么都没做!”余筝瞪起眼睛,刚说一句话,整个人气势又垮了下去,重新被悲伤笼罩。
“别扛着了,有什么就好好跟我说说吧。”
我索性将车停靠在路边,伸手在余筝的肩膀上拍了拍。
余筝靠在座位上,有些出神的看向窗外,沉默了片刻,才开口说:“我想起我爸爸还在的时候,他经常带我出来玩,那时候我不觉得什么,只觉得日子就是这样...可直到失去这些的时候,我才明白那些时光有多么的幸福和珍贵...”
“年轻的时候总是对死亡没有太多的感悟,直到失去第一个挚爱的亲人开始,才明白了什么叫做永远失去,什么叫做阴阳两隔...”
我静静的听着余筝的话,声音平和的对她说:“人总是有这么一天,你还好,最起码爸爸还陪了你那么久,不像我...我很小的时候开始,爸妈就都不在了,我现在几乎都忘了他们张什么样子...”
“那咱们也算是同病相怜了。”余筝苦笑摇哥哥在卫生同间添我尿尿的地方头:“我那个妈...哎...我进监狱这么长时间,她都没有来看过我一次,她可能都不记得还有我这么个女儿了!”
“没准她也是有什么苦衷呢?”
“苦衷?”余筝脸上的表情突然有点激动:“她能有什么苦衷?我爸爸和我在的时候,她就从来没有做过任何事情,只会每天在那里伤春悲秋,要不就是帮那个人渣弟弟!我这次回来,就是想要当面问问她,我爸爸死了以后,她到底有没有感受过一点悲伤!她到底有没有一点内疚!我爸对她那么好,她呢?她是怎么对我爸的!”
“我爸爸就剩下那么点救命的钱,她都要拿去给我舅舅!结果我爸爸活活的病死在医院里面,就是因为耽误了治疗...她如果把我爸爸送到医院,就算没哥哥在卫生同间添我尿尿的地方钱也能先治着,可她...可她根本就没有过去!”
说着说着,余筝的眼哥哥在卫生同间添我尿尿的地方哥哥在卫生同间添我尿尿的地方已经泛起了泪花,她的脸色很是激动,我这才明白,她坚持要回家,原来还有这一原因在里面...
怪不得,怪不得她眼中的情绪那么复杂...
一边是思念母亲哥哥在卫生同间添我尿尿的地方,一边又怨恨母亲。
哎,这事情就是一团乱麻,换谁谁都得不知所措!
“别激动...”我将余筝抱住,伸手在她的后背轻轻的抚摸,安抚着她的情绪:“我陪你一起回去,有什么事情,咱们两个一起面对。”
“嗯...”
余筝的声音很微弱,我感到后背有点异样,原来不知什么时候,余筝的手也慢慢抬了起来,紧紧的抱在了我的腰间...
……
余筝的家是一个小镇子,镇子的名字挺有诗意,叫清河镇,看起来跟古装片似的,可是当我到了镇
子上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的情况跟名字太不符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