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叔凶猛全文免费_第 8 部分阅读

个男朋友,她们一起考上了大学。大二那年,那个男的移情别恋,和慕雪贞在一起了,所以凌丽一直觉得是慕雪贞抢了她的男友,难免有的时候要针对她!”
“那……?”我只问了一半就停下了,觉得这个问题问的好像有些不妥。
高功像是知道我想问什么,看了我一眼说:“慕雪贞和那个人相恋了四年,直到今年年初才分了手,好像……那个男的又看上别人了吧。”
我点了点头,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个问题:“那个……慕雪贞说凌丽……。”我不知道这个问题该怎么问下去,组织了一下语言又重新问:“凌丽是不是说过……什么类似,要抢走慕雪贞男朋友的话?”
高功看着我,像是在揣测我的用意,过了片刻才说:“是说过一次,不过是同学聚会的时候酒后说的。”
我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沉默下来,没有继续往下问,高功却自顾自说:“你也知道,这种事情是没办法问的,我也只是知道个大概。”
我无奈的笑了笑,不置可否。我只是好奇,想起来随便问问而已。这些事情和我没有关系,我可不想把自己搅和进去,越裹越乱。
可生活有的时候,就是一个巨大的漩涡,总会把人卷逆其中,身不由己……。
chpter 25 我要是什么你很清楚
【chpter25】【我要是什么你很清楚】
早上起来,我打着哈欠走出卧室,看见餐厅的桌上已经摆好了早餐,是豆浆和油条。没想到啊,在这个家里居然有人比我还勤快。
我一个箭步就冲到桌前坐了下来,正看见萧寒从厨房里端着一盘包子走出来。她看见我只是微微一笑,也不说话。
“这些东西是你买的?”我拿起一根油条,咬了一口问。
萧寒点了点头说:“你去叫一下高功,我去叫她们起来吃饭。”
不一会儿,所有人都坐到了桌子前。由于我是最先开动的,当然也是最先吃完的。我看着众人吃得都挺香的,肚子里的坏水突然就沸腾了,装着一本正经清了清嗓子的说:“嗯嗯,那个……你们吃饭,我给你们讲个笑话,娱乐一下气氛。”
说完我也不管她们的反映,就开始讲起来:“有一个大帅哥坐飞机,正巧他旁边坐着的是一位绝色美女……。”
刚讲到这里,慕雪贞就打断了我的话:“高境,我可警告你,你要敢讲出带色的笑话,你就死定了。”
“放心吧,我的思想没那么复杂!”说完了,我眼含深意的看了慕雪贞一眼,那意思是在说:你的思想太复杂了。我想慕雪贞是看懂了我的意思,因为她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我不看慕雪贞,继续的往下讲:“有一个大帅哥坐飞机,正巧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位绝色美女,可这位美女呢,偏偏有晕机的毛病,一路上不停的呕吐。男人为了献殷勤,表示他的细心和体贴,看女人的袋子快要吐满的时候,就起身去空姐那里要来了一个新的。可当他回来的时候,却现整个飞机上的人都拿着袋子吐了起来。”
说到这里我顿了顿,看了看众人,才继续讲:“帅哥就问他身边的人,唉,怎么了?只听那人说:刚才你是没看到,你身边那位美女看袋子快要吐满了,喝了一半,接着吐。”
众人听到我的话,都停下了动作,凌丽差点没把嘴里的东西喷出来,高功则在旁边不停的咳嗽,剩下的人也都不吃了。慕雪贞腾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我早就做好了准备,看她站了起来,马上就跑回了卧室锁上了门。
等了一会儿,我见慕雪贞没有追过来,就把门开了到缝隙,探出头像餐厅大喊:“吐了喝,喝了吐,吐了再喝,喝了再吐,千锤百炼。”然后迅的锁上了门,在屋里偷笑,听着外面的动静。
只听见外面有人说:“这饭是没法吃了!”
随即,我在卧室里笑成了一团,好好的一顿早餐就这样被我给搅了。
这人还真是不能做坏事,比如我,因为怕她们报复,只好躲在房间里看书。看了一会儿,慕雪贞就敲门叫我出去玩扑克牌。我当然不会相信她的话,觉得这是她们的诱敌之计。直到慕雪贞保证了不对我下毒手,我才将信将疑的开了门,万分警惕的走了出来。见众人果然都聚在客厅里准备打扑克,才送了口气。
我看出来了,这帮人是不打算这么早就离开,怎么的也得吃了午饭再走。换了是我,我肯定也会这么干的,在这里呆着可多好啊,有人给做饭,把屋子弄乱了也不用收拾,无聊的时候还可以找个人消遣小叔凶猛全文免费。
她们说原本是想打麻将的,但考虑到人数的问题就改成了玩扑克。太复杂的玩法女孩儿们都不会,我们就只好采用各自为战的混战法,赢的人可以用眉笔在输的人脸上涂鸦。
几把牌打下来,我的脸已经是惨不忍睹了。渐渐的我开始现,她们根本就是一伙的,我不出牌则以,一出牌保证是群起而攻之,而且她们之间还让来让去的,好像打我是众望所归似的。
明知道中了她们圈套,我再玩我就是缺心眼。我把手里的牌随手扔到茶几上,佯装的生气的说:“你们也太欺负人了,我不玩了!”然后,我给自己点上一根烟,靠在沙上说:“换个玩法,让不爷就不玩了!”
几个人看着我被涂鸦过的脸,咯咯的笑个没完。可能她们也觉得这么玩确实没什么意思,就同意了我的想法。在我的提议下,我们玩起了21点,既简单又快,几分钟就能玩一把,最重要的是没法作弊。
三个小时玩下来,虽然我的脸仍然是最重的灾区,但她们的脸上也是百家争鸣,各有特色。经常是玩着玩着,大家就无缘无故的笑到肚子痛,因为每个人的表情都能逗死人。
慕雪贞的鼻头是乌黑乌黑的,点了满脸的麻子;凌丽的嘴大了三圈,眉毛连在了一起;萧寒带了副很怪眼镜,脸上长满的胡子;贝小米满脸都是皱纹,黑黑的熊猫眼;高功已经多了几副眼镜,脸上写着‘我有病’。至于我吗?嘿嘿,几乎她们的特点我都有,脸上已经没有什么好地方了。
时近中午,大家都饿了,也累了,决定到此为止。正要散去,我却伸手做了一个停的手势说:“等一下!”然后飞也似的跑进了书房。
我双手背在身后,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脸露微笑。众人不知我在卖什么药,全部都看着我,等着我的下一步动作。突然,我从背后拿出一个数码相机,喀喀喀的猛按快门,等她们反映过来,捂脸遮羞的时候已经来不急了,我已经拍了五六张。
“小样儿,你们不都自称是美女吗?我凭着这些照片,马上让你们在网上出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