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手指头帮女朋友扣有什么技巧_第 39 部分阅读

小聪明,哼,别忘记我身上有两个人地智慧好不好?我索性也不管脏不脏,直接就在地面上躺下来,张大眼睛,望着遥远的星空。深蓝色地夜幕离我是如此地贴近,月光朦胧,可星光却璀璨,那满天的星辰,晃呀晃,似乎汇聚成我最爱地那双眼睛,弧度完美的薄唇边勾着最清艳的笑,我的卓不凡,我的最爱…………眼皮开始打架,我慢慢的闭上眼睛,陷进了睡梦中。
被清晨的阳光刺醒,想看看几点了,掏了半天,才发现自己没有带手机,爬起来揉了揉脑袋,居然并没有被硌的生疼,身子也并
没有处处酸痛,如果一整晚睡在地上,绝不可能睡的这么舒服的。哈哈,小凡凡,你说你这样是为什么呢,刺激我出来吧,还得悄悄跑来给我当床。
忍不住好笑,于是就笑起来。不论这世间发生过什么,只要卓不凡仍然陪伴在我身边,我的沉郁和伤痛都不妨暂时延期。我的生活,只有快乐可以站在主流,其它的,都只可以是插曲。为什么我心里有这么深沉的爱,却不能理解我的母亲?我愿意相信容展飞有过回报,而不只是敷衍,我愿意相信容展飞对小苇的死也是痛心疾首,只不过是回天乏力。
我于是仍然盘膝坐下,微笑着自言自语:“小诺啊,你说你是不是闲着没事做啊,再好的事情也能被你翻出不好来。是,你刚满月妈妈就没了,可是,你还不是有爹疼有妈爱的过了二十几年?你随便爬个山就拣到绝世美男子,最重要的,这美男子还和你有宿世的情缘,你不用学就会了N多的医卜药相,武功心法,虽然用不着,也不敢拿出来卖弄,但没事想想也可以得意一下嘛!你到了北京,本来是人生地不熟,结果老天爷一伸手就给你安排了一个熟的不得了的熟人,居然你还要叫他……呵呵,不叫就不叫。不过平白比别人多个父亲,也算是双重保险了吧?最起码卓不凡这小子欺负你,你有两个地方哭诉,你就算是不想用,留下来当贮备也行啊,发什么神经嘛!”
后脑勺似乎看到了那个一脸无奈的人,我于是偏过头,免得自己不小心真的看到:“我真该说说你,小苇啊!你也太没出息了吧,没事割脉玩,这件事情你做的不对,你别以为过了这么多年,我就会放过你,我一定要去跟你理论理论。嗯,不过,毕竟是这么多年不见了,看在你是我正牌妈妈的份上,我一定给你带点见面礼去,等着我吧,小苇妈妈!你的女儿是万能的!”
我用手指梳理头发,然后分开来,编成两个麻花辫,可惜没有皮筋,幸好衣服上有几个装饰的细带子,扯下来两个,勉勉强强的系住。然后站起来,拂拂身上的灰尘,对着初升的太阳,点点头,道:“小诺,加油!
下卷:一百八十五、捆绑君父千里还
下卷:一百八十五、捆绑君父千里还
我敲了好一会儿门,门才慢慢打开,容小艾还穿着睡衣,眼睛都没睁开的样子,一见我,立刻大吃一惊,揉了下眼睛,才不敢置信的叫道:“小诺?”
我也没想到容小艾居然在他父母家里,微愕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彬彬有礼的道:“容展飞在不在?”
容小艾愕然了一下:“小诺,你要干什么?”可是容展飞的脸,随即在容小艾身后出现,他一见到我,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眼睛里也迅速的涌上了泪花,他踏上一步,嘴唇颤动,几乎就要叫出那个名字,容小艾又是惊讶又是着急的连连晃他的衣袖,他才回过神来,宁定了一下,向我点点头,柔声道:“小诺,找我有事吗?”
我对他的反应基本满意,盯了他一眼,然后平平淡淡的道:“跟我走吧。”说着,就转身,一边艰难的扶着椅子下楼,一边就把自己的辫子拆开,回复我的清汤挂面。
容展飞毫不迟疑的跟着我下楼,根本不理身后容小艾的叫声,他的身上,甚至还穿着睡衣,我回头看了一眼,也不吭声,直到下到楼前,我才指着他的衣服闲闲的道:“你不会是没带钱吧?”我口袋里只有几十块零钱,要出门肯定是不够的。
容展飞愣了一下,我狠狠的丢给他一个卫生球眼:“你看我的样子,我像是带了很多钱吗?再说,你凭什么用我的钱?”
容展飞低下头,温言道:“你等我一会儿。”说着,就飞快的转身,我在他身后不冷不热的道:“麻烦你顺便换身衣服。..”
容展飞的速度非常快。我满意地点下头,一边伸出手:“给我钱包。”
他一言不发的把钱包给我,我的手背几乎都可以感觉到他潮湿地注视。可是我就是不要看他,打车。去车站,买动车组的票到济南,然后顺便从车站买了根常见地那种龙头拐,很有气势的拄着。
运气不坏,等了两个小时就有车。我始终高高的昂起头。摆出一副懒得理你的样子,所以容展飞也并没有试图和我说话。到了济南,我头也不回的问道:“你饿不饿?”
他跟在我地身后,没有听清,愣了一下,我回头横了他一眼,然后脚不停步的缓缓向前走,他似乎本来想扶我一下的,不过终是什么都没有做。一直找到一家肯德基。再有几步,还有一家加州牛肉面,我站住再问:“去容展飞本来似乎想说让我选的。可是在我凶巴巴的注视下收了回去,犹豫着指向肯德基。还没有说话呢。我立刻就道:“垃圾食品!除了油炸就是油炸!”
他苦笑了一下,然后小声道:“吃牛肉面吧。”然后低着头率先进去。我在他身后大声自言自语:“真是当老总当习惯了。吃什么东西都要依自己的口味,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想法。”他站住,无所适从的望着我,我昂然直入,拿过菜单,点了两碗面和几个小菜,他就慢慢的,安安静静地吃。
我从昨天就没怎么吃东西,早就已经饥肠辘辘,不一会儿就吃光了一大碗面,然后等他吃完,毫不客气的用他的钱结账。他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我瞪他道:“怎么?”
容展飞向我一笑,又回复了几分往日地温和亲切:“小诺,我钱包里现金不多,如果要再用,就找个自动提款机提一点出来。”
“真是穷人乍富,有钱了不起啊,又不是在国外,整天抱着信用卡干嘛?”
他只是看着我,陪着笑,却并没回答,我翻他的钱包,想抽出银联卡给他,却无意中触到了一个硬硬地纸片,我心里一动,手很快地拉开拉链抽了出来